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巳时(早上九点)巡卫衙灯火通明。此时小诚已作战准备了三千兵马,耐心的等待李适喝令。李适与李慕白睡了快五个时辰,已睡得昏天暗地,快不知道今宵是何年。在小诚的再次提醒下,这二人起了床。怕再会出现李淑婉那样的出乎意料,这二人去巡卫衙库房换了两件很合身的轻甲,。李适与李此时小诚已整备了三千兵马,等待李适发令。。...

    巳时(晚上九点)

    巡卫衙灯火通明。

    此时小诚已整备了三千兵马,等待李适发令。

    李适与李慕白睡了快五个时辰,已睡得昏天暗地,快不知今夕是何年。

    在小诚的提醒下,这二人起了床。

    担心再出现李淑婉那样的意外,这二人去巡卫衙库房换了两件合身的轻甲,。

    李适与李慕白穿着一身轻甲,看上去还有点大将风范。

    “将士们,今天跟着本王干一票大的!事成之后,本王自掏腰包,每人十两赏银。目标京郊西山马场,开拔。”

    李适这话说得像去劫道的山匪,在他说话时已有有心人听见李适所讲目标,随后有心人快步出了巡卫衙。

    李适、李慕白、小诚骑着军马在大军前行进。

    因怕招摇,只有每行带路的士兵举着火把。

    这一行大军出现在京都城门时,吓了看守城门都尉一跳,这是要谋反吗?

    小诚拿出随身带着的圣人手书旨意,并递了禹王令牌。

    都尉自然不敢放行,他请来了城门校尉。

    校尉喝得醉醺醺下来。

    李慕白见此一幕,心中已有怒气。

    值守城门校尉身负守城之职,竟然敢酗酒,可见军纪涣散到何种地步。

    今日有要事在身,先不与其纠缠。

    校尉迷迷糊糊看见了李适,他似乎认识李适,连都尉手上拿着文书及令牌看都没看,就快速还给了李适。

    小诚接过文书及令牌。

    “禹王殿下带了这么多人这是去哪儿?”校尉谄媚地问道。

    “这是军机要秘,你想知道吗?”李适带着严厉的语气反问道。

    “没有,小的不敢。”

    校尉虽然醉酒但还是有几分神智。

    “那还不快开门。”

    “是,开门。”

    校尉转过身命令把守城门士兵将京都西门打开。

    校尉之所以这样听话,李适也知道这校尉不仅是给自己面子,还是因为酗酒怕被执行军法贬为小兵。

    巡卫衙大军就这样出了京都朝西山马场行进。

    ..........

    此时另一条通往西山马场的小道上,两人骑着马一前一后快速奔驰着。

    跟在身后之人道:

    “大人,究竟出了何事,这样急忙往京郊赶。”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刚才有人来报出了大事,我们得快速赶去‘救火’。”

    .........

    京郊西山马场。

    因马场地位特殊,便与巡卫衙一样,也有值夜班将士。

    刚才在小道上疾驰的二人直接跑进了马场。

    门口值夜都尉似乎认识马上的二人,刚准备打招呼而不是阻拦,马上那两人没有任何回应直接进了马场。

    过了半个时辰,李适的大军已经开到马场。

    守门都尉先是被这样的阵势吓到,这是敌军来夜袭京都吗?

    这怎么先攻打马场?

    等李适大军接近,才发现是巡卫衙的黑甲兵。

    都尉上前拦住。

    李适停住行军步伐。

    小诚递上了令牌及有圣人手书的折子。

    都尉看了看,好像有些不在意地答道:“殿下,您查‘军马案’和我西山马场有何关系?

    如若您真是要进去,小人也不阻拦,只是只能您一人进去。”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敢和殿下如此说话!”

    小诚素来不是仗势欺人之辈,只不过这都尉不知是仗谁的势,竟如此嚣张无礼。

    “小人不敢,小人绝没有对殿下无礼的意思,只是马场还未出现这样的先例。

    这是兵部直属马场,还没有人率大军进去过的先例。”

    都尉的回答没有丝毫怯意。

    这是刚才骑马进去的二人给的信心。

    李适坐在马上直接拔出腰间的剑放在都尉脖子上。

    “算你小子有胆识,可本王的剑就喜欢你这有胆识之人的血,本王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放不放,不放本王就打进去。”

    禹王后面大军摆出了阵势,黑甲兵口中喝声震天,威慑门口兵部士兵。

    站在门口的几个兵勉勉强强拔出了刀作应对之势,可心中早已吓得没了底。

    就在剑拔弩张之时,有人拍手叫好。

    “不错,殿下好威风啊!”

    说话的人正是刚才骑着快马,疾驰进马场之人,此人正是兵部尚书言升。

    李适吃惊万分,言升怎会在此?

    李慕白没有吃惊,因为此时他还不认识言升。

    看见李适这般模样,他靠近李适,轻声问道:“殿下,此人是谁?”

    “这人就是兵部尚书言升。”

    当李慕白听到言升二字也吃了一惊,此时言升在此实在不正常。

    今日行事如此机密,特意昼伏夜出,难道今日也行动泄了密?

    难怪这守门都尉如此有恃无恐!定是言升给了都尉自信。

    先不想这些,如今当务之急是如何进去控制马场。

    李慕白下了马,李适与小诚也跟着下了马。

    李慕白向言升施了一礼。

    “言尚书,下官是新科状元、新任御笔郎官李慕白,奉圣人旨意辅佐禹王殿下调查‘军马案’。

    因有嫌犯供述偷梁换柱的军马就在西山马场,望言尚书行个方便。”

    “喔,不是本官不行方便,这西山马场有西山马场的规矩,为了防止不必要的意外,任何人夜间不得进入,除非圣人驾临。”

    李慕白与李适从来没有听过这条规矩,也不知道是否是言升自己胡诌之言。

    “言升,本王这里有圣人手书彻查‘军马案’旨意还不够吗?”李适追问道。

    “手书在哪?下官要查验。”

    言升似乎在拖延时间。

    刚才都尉查验后交还给了小诚,小诚又拿出来交给言升查验。

    言升拿到手书后,慢悠悠走向门口灯笼之下,并命身后之人掌灯。

    他这才使劲睁大双眼,一字一字核对。

    李适看不惯他那做派,厉声问道:“怎么?难道言尚书怀疑本王会假传圣旨?”

    “殿下误会臣了,臣执掌兵部多年,负责全国兵马、粮草及一应军需调派,核验文书、兵符、印章已成这样的习惯,还请殿下见谅!”

    言升笑呵呵答道,但眼睛还在仔细查验着文书。

    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

    这一番话让李慕白不得不佩服,官场老手又或者称官油子就是这种人吧。

    李慕白与李适就这样等着言升、

    两刻钟后,言升笑眯眯地将手书还给小诚。

    “殿下,臣多有得罪了。”言升向李适赔罪。

    李适迈步准备进去。

    言升抬手示意。

    门口都尉及几个士兵迅速持刀堵住马场大门,挡住李适的去路。

    “言升,你这是何意?”李适愤怒道。

    “臣并没有说殿下可以进去。”

    “有圣人手书还不行吗?”

    “臣刚才说了,夜间除非圣人亲自驾临,否则谁也进不去。”

    李适怒火中烧。

    “看来今日本王要大开杀戒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