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适说出来此言,言升心中了急得跟蚂蚁像。他已拖了快一个时辰,想的东西还没来。堵在门口的小兵心中直破口大骂,昨天怎么这么倒霉透顶,进退之间都也不是!进了,被很任性禹王砍死,退了,会被尚书大人砍死。这些小兵了吓得冷汗直流,帖身衣物了全湿。“怎么!你们这他已拖了快一个时辰,想要的东西还没来。。...

    李适说出此言,言升心中已经急得跟蚂蚁一样。

    他已拖了快一个时辰,想要的东西还没来。

    堵在门口的小兵心中直骂娘,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进退都不是!

    进了,被任性禹王砍死,退了,会被尚书大人砍死。

    这些小兵已经吓得冷汗直流,贴身衣物已经湿透。

    “怎么!你们这些当兵吃粮的,还没点眼力见吗?你们当本王在说笑吗?”

    李适将已经收进去的剑,又缓缓拔出。

    李慕白心中也是十分担心。

    他自然不想今日出现无辜之人被杀,也担心禹王因此会担上罪责。

    但现在已成骑虎之势,谁先示弱谁就败了!

    李适拔出剑准备向站在前面的小兵胳膊划去,让他们见点血。

    以此唬住这些兵部小兵,让他们后退。

    就在准备出剑之时,后面大军中传来大叫声。

    “圣旨到!”

    巡卫衙大军给传声之人让出了一条路。

    从大军中走出之人正是内廷司总管李保。

    李保旁边站着丞相言卫道。

    “众人还不跪下接旨?”

    李保这句话才将众人点醒,将刚才肃杀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所有人都收了兵器跪下听旨。

    “圣人说了,朕命禹王彻查‘军马案’,但禹王也应遵朝廷法度。

    西山马场由兵部专管,自当以兵部条令为上,望禹王李适切莫为难兵部。

    巡卫衙虽说由禹王统领,但私自调重兵出京,弄得京都人心不稳。

    今日回去好生歇息,明日进宫向朕亲自来请罪,钦此!”

    李保说完赶快扶起了李适,这倒是一个心明手快之人。

    “殿下快快请起。”

    李适还没有回过神来。

    言升是怎么知晓今日巡卫衙的行动?

    言卫道及言升究竟和父皇李景说了些什么?

    父皇李景为何站在来言升那边?

    李慕白冷笑了几下,众人都望向了他。

    可笑至极!

    赃官乱的是圣人李景的天下,他是不知,还是太过愚蠢?还是有别的什么勾兑?

    “李状元,你这是何意?”

    看见李慕白如此模样,李保有些不满地问道。

    李适看出了李慕白心中之忧愤,这情形如被李保上奏圣人,让圣人恼怒有些不值当。

    “李总管,不用理他,这是他文人脾气,稍微遇到不顺就爱发牢骚。”

    见李适帮忙出面说话,李保自然要给李适颜面。

    李保看向言升及言卫道。

    “今晚的事就到此为止吧,言相与言尚书辛苦了,马场的事你们自己善后,这是圣人的原话。”

    李保最后一句所说“善后”自然话中有话。

    “禹王殿下,你也带着巡卫衙将士与老奴我一同回京都吧。”

    “那是当然。”

    今日准备强闯西山马场,却以这样的结局收尾,李适与李慕白谁也没有料到。

    以为伤了几个人就会控制马场。

    毕竟兵部那几个草包兵只能吓唬吓唬老百姓,和巡卫衙士兵还是差远了。

    没想到消息泄露,竟然让圣人亲自出马平息了此事。

    李保到了便意味着圣人到了。

    如今,“军马案”的军马已经不可能控制了,唯一的线索便是那本账册。

    李保由禁军护卫在前,李适与李慕白在后,带着大军返京。

    言卫道与言升站在身后相视一笑,尽是蔑视之意。

    ...........

    翌日辰时(早上七点)。

    京都巡卫衙。

    昨晚回到巡卫衙后,李慕白又亲自熬了一瓦罐鸡汤送到了李淑婉房中。

    因小苑在旁侍候,李慕白便不好再亲自喂汤。

    李淑婉身体恢复得很快,今早便感觉能站起身来,所以她起得很早。

    她在床上不动弹,躺了快两天,人都待闷了。

    承旨司大院中,李淑婉做着细微的动作辅助恢复身体。

    此时,李慕白与李适看见了李淑婉,他们在替她高兴之余,商量好瞒着李淑婉进宫。

    他俩进宫是昨日李保带来的旨意。

    李淑婉笑着本欲和他俩打招呼,可这两人好似没看见她一般向外走去。

    她生气地道:“站住!”

    李慕白与李适这才停住脚步,两人缓缓转过身,微笑着望向李淑婉。

    “阿姐,看见你恢复得这么好,我就放心了。”李适道。

    “看见公主恢复得这么好,臣也放心了。”李慕白也说着同样的话。

    李淑婉觉得这两人奇奇怪怪。

    因为从昨天寅时(凌晨三点)受伤后,她便没有过问“军马案”。

    今日看着两人鬼鬼祟祟,定是出了什么事瞒着他。

    李适与李慕白也是考虑着让李淑婉静心修养,才没有告知案件进展。

    “不要给我岔开话题,‘军马案’到了哪一步,你们俩给我如实道来。

    还有你们俩出去看见我了怎么不叫我一同出去?”

    李淑婉也是十分聪明,没被这两人带偏题。

    看见只能如实告知了。

    李适从头到尾给李淑婉说了一遍。

    李淑婉听到昨日之事,顿时感觉气血上涌,好像有点头晕,李慕白上前扶住。

    男女授受不亲,李淑婉打了个激灵,人瞬间清醒了。

    “多谢李公子,我没什么事。”李淑婉不好意思道。

    “没事就好,切莫激动,免得伤了身体。”李慕白光顾着说话,手还在李淑婉身上。

    李适盯着两个人看,没有说话。

    挨在一起的两个人这才反应过来,李淑婉往旁边走了几步。

    李慕白笑着看了看李适,眼神传递出意味深长的意思。

    “你们这是要进宫见圣人吧。”

    李淑婉为缓解尴尬,先岔开了话题。

    “正是,昨日内廷司李总管交代过,因李适兄没有请示圣人便私自调大军出城,让李适进宫请罪。

    我进宫也是为了去帮李适兄分担罪责,再就是去看看圣人究竟是何打算。”

    李慕白也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立马回了李淑婉。

    “那我们一同进宫吧,我受伤了,父皇一定会宽宥阿弟的,说不定父皇会另有安排相助我们。”

    李淑婉将她的父皇想得还是那么美好。

    就这样,两人进宫面圣变成了三人进宫。

    ..........

    祈年殿。

    辰时四刻(早上八点)。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已站在殿内,等待李景修道的早课完成。

    片刻后,坐在玉床上李景睁开双眼看了看面前三人。

    “李适,你给朕跪下。”

    李适连忙跪下。

    “你可知错!”

    看来私自调兵一事让李景心中十分不悦,其实这只是在李适职权范围内。

    不过在李景看来是李适翅膀硬了。

    “无法无天,李适,你是要造反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