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被李景突如其来的君王之怒给弄蒙了。不知道李景为何说出来如此非常严重之话。“父皇,臣弟决无此心,莫要轻信言氏父子谗言!”李适作出解释道。李景说重话而已为了威慑李适,让其将来办事儿有点儿分寸。“巡卫衙乃京都重兵,战斗力不可以小视,平时主要负责京不知李景为何说出如此严重之话。。...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被李景突如其来的君王之怒给弄蒙了。

    不知李景为何说出如此严重之话。

    “父皇,儿臣绝无此心,莫要听信言氏父子谗言!”李适解释道。

    李景说重话只是为了震慑李适,让其日后办事有点分寸。

    “巡卫衙乃京都重兵,战力不可小觑,平日负责京都治安及重大案犯抓捕,你未向朕请奏便调兵出城,太肆意妄为了!”

    李景向李适讲明怒从何来。

    “父皇将巡卫衙交给儿臣节制,儿臣自然有权调兵,不知儿臣这样做有何不妥?”

    这便是李适的性格,不是个服软的主,他唯一服软的便只有他的阿姐——李淑婉。

    “不知悔改的逆子!

    竟然还敢反问君父,是从小朕太娇惯于你了。”

    李景厉声呵斥,看来李适还是没有明白李景生气的点。

    李景何尝不知调三千兵马出城不用请示圣旨,他生气就是因为李适的肆意妄为,目无君父。

    见李景与李适二人气氛如此紧张,李淑婉心中便有了一个妙计。

    她假装站立不稳,慢慢昏倒下去,。

    李慕白不知情况,又习惯性地扶住李淑婉后背。

    突发此种情况,李景心中也是一惊,连叫了几声“婉儿”。

    李淑婉假装昏迷不醒,没有回应。

    李景立马从玉床上起身,让李慕白将李淑婉放在玉床之上歇息,还吩咐了李保去叫御医。

    这样一慕让李景变得急躁及担心。

    他向李慕白问道:“李卿,公主这是怎么了。”

    李慕白将这几日发生之事全部如实向李景禀报了。

    李景又呵斥李适。

    “逆子,为何不及时向朕奏报。”

    “‘军马案’情势紧迫,儿臣没有时间进宫面圣。”李适解释道。

    看在李适实心用事,李景不好再继续呵斥。

    “看你开始实心用事,朕也觉宽慰了,那该死的赵琦现在关在巡卫衙牢中?”

    “正是。”李适道。

    “这该死的贼子!

    婉儿从小到大,朕都不曾动过她一根毫毛,他竟敢派人暗算婉儿。

    既然如此,那就连同何玉等一干人犯,于后日午时处斩。”

    圣人李景还是手段高明,既关心了李淑婉,连同“军马案”一同给下了定论。

    李慕白反应过来,圣人李景这是想将“军马案”就此结案,不再深究。

    “圣人,臣有事请奏。”

    “还有什么事,你说来。”

    “启奏圣人,‘军马案’涉及兵部尚书言升,何玉、赵琦皆指认其为幕后之人。

    如此草草将何玉、赵琦二人斩首,恐不能查清真相。

    那还如何还燕州战死将士一个公道?”李慕白慷慨陈词。

    “大胆,李卿,你是说朕故意不查此案?”李景呵斥道。

    “臣绝无此意,只是按照《大晟律例》,像处斩人犯案件,需向明法司上报案件,待明法司司首核查无误下达文书后,才能由明法司执行刑罚。”

    “朕说了,有些事事急从权,赵琦胆大包天,伤朕公主,朕下圣旨判他死罪如何?

    何玉贪赃枉法致燕州边关之战失利,朕下旨判他死罪又如何?”

    李景一字一句反问这李慕白,眼神充满愤怒。

    一国之君的圣旨当然效力非凡。

    可当圣旨违背律法时,那该如何抉择?

    这既要看为君之人是何品行!

    也要看为臣之人是何品行!

    当李景遇到李慕白,便是针锋相对了。

    “臣以为,何玉、赵琦二人虽罪该致死,可也应由律法制裁,还望圣人依法行事。”

    李慕白依旧不依不饶。

    “李卿,朕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先出去吧。”

    李景还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读书人最重颜面,李景不想伤了新科状元李慕白的心,所以还给其留点颜面。

    李慕白还想继续说话。

    “圣人……”

    李慕白刚说出“圣人”二字时,李景厉声道:

    “给朕出去!”

    李慕白没有起身出去,依旧跪在原地。

    他性格太过刚直。

    李适知道圣意已决不可违,于是劝慰李慕白道:

    “慕白兄,你先出去,后日午时斩首,不是还有明日呢?”

    李慕白这才反应过来,还有账册!

    只要弄来账册,坐实言升罪行,圣人再也不会听信言氏父子之言了。

    明日,对,就在明日!

    想办法将户部主事文传明手中账册弄到手。

    想明白李适话中之意,李适告退出了祈年殿。

    李淑婉本想借晕倒帮助李适,没想到弄巧成拙。

    不仅让李慕白与父皇起了冲突,更让父皇李景找了借口了结“军马案”。

    看来李景心中打算便是,“军马案”查到兵部主事何玉,就到此为止。

    李淑婉假装恢复了精神,缓缓睁开双眼,慢慢坐了起来,手摸着额头作头疼状。

    李景连忙关心道:“婉儿,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谢父皇关心,儿臣没事,刚才看到父皇训斥阿弟,儿臣心里一激动,气血上涌,便顿觉天昏地暗,这才晕了过去。”

    李淑婉这番话,李景与李适都明白其中意思,李淑婉这是在护着李适。

    为了不让女儿担心,李景调整了语气。

    “李适从小缺少约束,朕将巡卫衙交给他,是想让他替朕分忧,好好做事。

    他不但不替朕分忧,竟未请旨便私调重兵去京郊西山马场找兵部麻烦。

    幸亏昨日言相奏报及时,朕下了圣旨,这才制止了巡卫衙与兵部的冲突。

    要不然今日就要传出让全天下耻笑的笑话,说朕的巡卫衙和兵部打了起来,还互有伤亡。

    要不是朕昨日果断制止,依李适这不受管束的性子会向言升服软吗?

    他带了三千兵马是做什么去的,就是为了和兵部的人干架去的。”

    李景这番话也是心里话,他担心京郊西山马场出现意外,这丢的是晟国的脸面。

    经过李景这样一番话,李适也想明白了,昨日可能出现难以收场的意外。

    不过他昨日根本没有预料到言升会在那里。

    他本以为带上三千兵马就能吓住兵部那些人,缴了他们的械,他们也不敢动手。

    没想到言升在那里让李适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明白了父皇的良苦用心,以后逢大事必向父皇请旨。”李适道。

    李景的目的也达到了,皇子不能脱离掌控。

    太医到祈年殿之后,给李淑婉诊治了一下,发现李淑婉恢复得一切都好,身体也没有了大碍。

    李景这才放心。

    他再三叮嘱了李淑婉修养身体后,便向李适下了一道圣旨。

    将关押在巡卫衙“军马案”一干人犯及审讯口供一并移交承旨司处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