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的确此案让何玉背锅已成定局,现在的唯一的希望就是那本账册。李适那就答应下来了何玉放过我其妻儿老小,便要竭尽全力去求圣人答应下来。可现在的圣人正气头上,的确仅有等账册拿回来后,才能让圣人回心转意。今明几日是关键!李适与李淑婉向李景告辞后,与殿外的李慕白一起回了李适既然答应了何玉放过其妻儿老小,便要尽力去求圣人答应。。...

    看来此案让何玉背锅已成定局,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那本账册。

    李适既然答应了何玉放过其妻儿老小,便要尽力去求圣人答应。

    可现在圣人正在气头上,看来只有等账册到手后,才能让圣人回心转意。

    今明两日是关键!

    李适与李淑婉向李景告退后,与殿外的李慕白一同回了巡卫衙。

    ...........

    午时四刻(中午十二点)。

    巡卫衙中。

    李慕白、李淑婉、李适用了午膳后便去了书房,他们三人围着圆桌而坐,仔细复盘昨日之失。

    “听你们所说,本来一切进展顺利,言升手下几个经手军马案的重要人物都招了供,可作日为何出现这般情况?”李淑婉问道。

    “我怀疑巡卫衙也有言升的眼线,毕竟兵部也掌管着巡卫衙的后勤物资,这一来二去,定有人和兵部之人相熟。”

    李慕白将心中怀疑尽数说出。

    “要不我们清理一下内贼?”李适问道。

    李慕白摇了摇头。

    “现在这样做已经来不及了,还有明日一天,何玉与赵琦便要处斩,我们得想办法从户部主事文传明手中拿到那本账册。”

    听完李慕白所言,李淑婉点了点头。

    “阿弟,慕白公子说得在理,如果在何玉与赵琦处斩前拿到账册,或许还有机会查清军马案,扳倒言升。”

    “是啊,如果让这两个关键证人死了,再拿出账册,可能会功败垂成,我们立即上门去抓户部主事文传明。”李适道。

    “且慢,再兴师动众,恐又让言升占了先机。”李慕白阻止道。

    他站起身,在房中来回走了两圈,思考着如何行事更加隐秘。

    看着李慕白左思右想,李淑婉开口道:

    “我倒有一个办法,不知是否可行?”

    李慕白饶有兴趣地坐了下来,准备认真听李淑婉慢慢道来。

    “公主请讲。”李慕白道。

    “既然我们不能兴师动众,我们可以办成百姓,微服行动。”

    “阿姐,你准备出什么馊主意啊。”

    李适这张嘴就没饶过人,他笑着道。

    李淑婉给了李适一个白眼,然后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

    “我们让小诚暂时代管巡卫衙,放出消息我们出京都办事需要几天,然后当着巡卫衙的人骑马出城。

    待京郊无人之地,我们换上一身百姓穿的粗布衣服,再买点普通百姓的农货进城。

    进城后我们再想办法混进户部主事的府邸,借机行事找到账册。”

    李慕白与李适听李淑婉说完后,两人目瞪口呆。

    这还是眼前这个端庄大方的晟国长公主吗?

    这两人纷纷伸出大拇指,然后一同向李淑婉露出怪怪的笑容,再一同点着头。

    这样一出,倒是让李淑婉有了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当着李慕白的面。

    “你们倒是说话啊,弄出这般模样是何意?”李淑婉道。

    “阿姐,平时听你说话都是大家闺秀模样,没想到你还有些不着调的歪主意。”

    李适调侃着李淑婉。

    不知曾几何时,李淑婉当着李慕白的面开始更加矜持与害羞起来。

    李适这样调侃,李淑婉竟没有劈头盖脸地责骂。

    李慕白连忙帮李淑婉解围。

    “李适兄,这样说长公主就不对了。

    我倒是觉得长公主的主意另辟蹊径。

    这样我们的行踪就在京都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李适一脸疑问望向李慕白。

    “慕白兄,你也觉得这样可行?”

    “长公主的主意确实不错,只不过我还有点需要补充的内容。

    我们进到文传明府内后,还需要外面有人接应。”

    “这还差不多,我说怎么总觉得差点什么。

    我待会儿就让小诚安排信得过高手作为接应。”

    李慕白这样补充后,李适方才觉得妥当。

    “阿弟,你现在就去给阿诚做安排,我们待会儿就出发,今日必须进到文传明府内。”

    李适似乎听懂了李淑婉所言,但还是忍不住淘气一下。

    “慕白兄,你与我一同前去吧。”

    李淑婉立马阻止道:“你自己去就行,我还有些事情和慕白公子商议。”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吧。”

    李适边说边诡异地笑着。

    “快去,就你话多!”

    李慕白一边说一遍推走李适。

    李适笑着走出了书房。

    书房内就留着李淑婉与李慕白二人。

    两人沉默了片刻。

    “这两日……”李淑婉道。

    “你身体……”李慕白道。

    两人一同说出了话来,然后又陷入了沉默。

    “公主,您先说吧。”

    李淑婉点了点头。

    “这两日多谢慕白公子照顾了,要不是慕白公子用心熬的鸡汤,我身上的伤不会好得那么快。”

    没想到李淑婉会亲自致谢熬鸡汤之事,这让李慕白一时竟不知如何回。

    太直白表露心意?不妥!

    他思虑片刻后道:“公主因查案受伤,慕白照顾公主是应当的。”

    这样的回答,李淑婉显然不太满意。

    “慕白公子辛苦了,如有机会,我定当报答!”

    “公主,臣照顾公主不是为了公主的报答。”

    “那是为了什么?”李淑婉连忙接话道。

    这句话让李慕白心砰砰地跳,顿时又陷入了语塞,说不出话来。

    李淑婉望着已经涨红了脸的李慕白,心中有了窃喜。

    她知道李慕白心里应该有她。

    “慕白公子文采斐然,是天下皆知的大儒,难道被我一女子这样的话给问住?”

    李淑婉进一步试探,她想问出心里想要的答案。

    李慕白面对帝王都没有丝毫畏惧,不知为何此时心中竟有了一丝不安。

    是怕表露心意后的失望吗?

    还是自觉身份悬殊,与皇家终究隔着几重天?

    “回公主,照顾公主是臣子应尽的本份,仅此而已。”

    说完此话,李慕白站起身来,然后又躬身施礼道:

    “公主,臣去看看李适兄是否已安排妥当。”

    李慕白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的李淑婉多少有一点失望。

    她知道李慕白心中有她,可不知为何李慕白一退再退。

    难道让她一女子主动表露心声?

    “阿姐,你做什么了,将慕白吓得跟个鹌鹑一样。”

    只见李适拉着出门不久的李慕白又进了书房。

    “我哪里做什么,估计是慕白公子自己身体有些不适吧。”

    李淑婉既不好意思又有点生气。

    将这些看在眼里的李适有点疑惑,刚才他出去时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成了这个样子。

    算了,他阿姐与李慕白的事还得慢慢来,当务之急还是去想办法弄来账册。

    “阿姐,慕白兄,我们按计划出城去吧。”李适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