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按照既定计划。三人随即骑着快马出了城,在京都离处的一座竹林内,几人换了外装。随即又骑着快马到了京都城门附近。几人上马找附近老农买了一些蔬菜,就进了城。这样的打扮,恐怕走到言升附近,言升都认不出。这几人而如今打扮已成了地三人先是骑着快马出了城,在京都不远处的一座竹林内,几人换了外装。。...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按照既定计划。

    三人先是骑着快马出了城,在京都不远处的一座竹林内,几人换了外装。

    随后又骑着快马到了京都城门附近。

    几人下马找附近老农买了一些蔬菜,就进了城。

    这样的装扮,估计走到言升附近,言升都认不出来。

    这几人如今装扮已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三人进城之后就朝户部主事文传明家中赶去。

    到了文传明府宅斜对面的茶摊,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叫了一杯茶,商量办法怎么进去。

    此时,在三人旁边坐下了一名着蓝缎锦衣的男子,嘴里骂骂咧咧,好像在埋怨今日手气不行,又输了不少。

    “哟,应管家来了。”

    茶摊老板比刚才对李淑婉几人客气多了。

    这骂骂咧咧之人正是文传明府宅的管家应立祥。

    因白天文传明要去府衙点卯处理公务,所以平日里府内一应事务都是应立祥安排、作主。

    应立祥每日都会趁府内几位夫人午间休憩的时间,去附近的赌坊玩上几把。

    看来今日他应该输了不少银钱,才有了这般模样。

    李淑婉听见“应管家”三字,心中顿时有了筹划,看来此人便是文传明府邸管家。

    不管如何,先试一试。

    李淑婉起身走到应立祥身边,恭恭敬敬向他行了个礼。

    “请问是文大人府上的应管家吗?”

    应立祥侧过头看着土头土脑的李淑婉,一脸嫌弃,没有吭声,然后转过头接着喝茶,吃着桌上的点心。

    李淑婉没有想到一个管家竟然如此的威风,她忍住没有发怒。

    李适准备起身教训应立祥,被李慕白一把拉住。

    李慕白摇了摇头,示意李适要冷静。

    李适这才冷静下来。

    李淑婉从腰间拿出一锭十两白银握在手心,然后悄悄拿到应立祥面前。

    应立祥看到银钱顿时两眼发光,笑得合不拢嘴。

    李淑婉连忙将拿着银两的手收回。

    突然出现的这一幕,让李慕白、李适不知所以。

    就连茶铺老板都被应立祥突然的笑声吓了一跳,今天应立祥该不会是赌钱输多了,得了失心疯吧。

    应立祥瞬间改变了对李淑婉的态度,他扯住李淑婉的衣袖,让其坐下。

    “小兄弟,过来坐,刚才是哥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辨认出大罗金仙。

    不知我有何事能为小兄弟效劳。”

    应立祥谄媚地向李淑婉问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古人诚不欺我。

    应立祥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茶摊老板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怀疑,看来应立祥是输疯了。

    李淑婉脸上抹了些灰,加上粗布衣服,看上去和男子无异,只是身板小了些。

    应立祥没有认出李淑婉是个女子。

    李淑婉在应立祥的“盛情邀请”下,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不瞒大哥,我与隔壁那两个人都是同族兄弟,前些时日……唉……”

    李淑婉说到此处,故作哭腔,然后假装用手擦了擦眼泪。

    李适与李慕白面面相觑,李淑婉现在的举止实在超出平时他们对她的认知。

    应立祥知道府里老爷文传明是个贪财好色之徒,经常在京郊农户家强抢民女。

    农户告状,最后要么用钱摆平,要么京兆府出面恐吓,最终都不了了之。

    应立祥接着李淑婉的话问道:“莫不是小兄弟有妹妹被抢进了文府?”

    李淑婉正准备这样编谎话,没想到还真有其事。

    这送上来缘由,真的不能在真!

    她点了点头。

    “正是如此,宗族父母凑了不少银钱,让我兄弟三人想办法救出小妹。”

    李淑婉脸上还是一脸愁容。

    看来应立祥是相信了,他叹了一口气。

    “唉,我也劝过我家老爷多次,可是我毕竟是下人,老爷不听,我也没有办法。

    我本想帮一帮小兄弟,不过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如果被老爷知道,我将他新抢入府的小妾给放了,他非剁了我不成。”

    应立祥叹气不是因为不能帮李淑婉的忙,而是惋惜与李淑婉所说的银钱无缘了。

    李淑婉本来只是想进府而已,如今看来得多做一件善事了。

    她仔细想了一会,迅速想出一个计策。

    “应大哥,小弟为了不给您添麻烦,您只需将我兄弟三人弄进府去,其余之事不用您管,这银钱也是您的了。”

    说着,李淑婉将手心的银两悄悄放进了应立祥的腰间。

    应立祥看见一锭十两银子放进了腰带,两眼放光。

    况且李淑婉所言,对于他来说是举手之劳,并无任何风险。

    他开心得连道了几声“好”。

    “好、好、好,既然小兄弟如此仗义,那小兄弟这点小忙,为兄还是要帮的。”

    李淑婉为了进到府内更加安全,她接着道:

    “我在京都别处还藏了些银两,如果能将小妹安全救出,事成之后,那些银两都归应大哥了。”

    听见李淑婉此言,应立祥更是兴奋至极。

    毕竟赌了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这么大锭的雪花银。

    “小兄弟,这就随我进府吧。”应立祥道。

    李淑婉给李慕白、李适递了个眼色。

    这二人走到李淑婉跟前。

    李淑婉道:“应大哥,这便是我族内的两位兄长。”

    李淑婉又向李慕白及李适道:“还不快见过文府的应大哥。”

    李慕白、李适虽然现在还是有点懵,但也算机灵,纷纷向应立祥行了礼,叫了声“应大哥”。

    “这两位小兄弟见外了,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

    应立祥见到给钱的主都是亲人。

    他此话一出,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都在努力地憋笑。

    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你们与那新进府的何娘子既然是族亲,你们三人肯定都姓何,那你们三位叫什么,我进府好作登记,也好交待。”

    李淑婉灵机一动,指着李慕白道:“这是何大,我是何二。”

    然后又指着李适道:“这是何三。”

    应立祥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名字,言简意赅,又好记,那我们进府去吧。”

    而李慕白与李适没有开口,两人还是一脸懵的样子。

    李淑婉抢先结了茶摊的帐,应立祥心中自然十分受用。

    茶铺老板也没想到,自己看不起的乡间土鳖,居然这么爽快,这么有钱。

    一想到刚才对他们的态度,茶铺掌柜还有些后悔,希望没有得罪这样的客人。

    应立祥走在前头,李淑婉、李慕白、李适紧随其后,几人朝文府走去。

    刚进了府内,应立祥就给李淑婉三人介绍着,府内的规矩,以及忌讳,还带着他们转了几个地方。

    突然,一个仆役模样的小厮跑了过来,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

    “应管家,不好了!新来的何娘子上吊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