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见家仆这样来报,应立祥撒腿就朝何娘子闺房跑去。深怕去迟了通常。李淑婉听见是何娘子,便带点哭腔道:“我那可伶的妹妹,你怎么如此想不开啊。”李适与李慕白昨天算开了眼,长公主运用比较起智慧来是有点儿别开生面。应立祥听见李淑婉如此说,心中有了一丝生怕去迟了一般。。...

    听见小厮这样来报,应立祥拔腿就朝何娘子闺房跑去。

    生怕去迟了一般。

    李淑婉听到是何娘子,于是带点哭腔道:

    “我那可怜的妹妹,你怎么如此想不开啊。”

    李适与李慕白今天算是开了眼,长公主运用起智慧来也是有点别开生面。

    应立祥听见李淑婉如此说,心中有了一丝担心,边跑边小声道:

    “小兄弟,你们几人要控制自己的情感,千万不能让府内别人看出你们与何娘子的关系,否则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小弟一定牢记应大哥嘱咐,我们兄弟几人一定不会让你难做。”李淑婉道。

    “那就好。”

    应立祥点了点头。

    李淑婉三人跟在应立祥后面跑着。

    直接跑进了一个女子闺房。

    此时只见一个肌肤胜雪、身形苗条、无比娇美的女子躺在丫鬟怀中。

    她双眼紧闭。

    另外一个丫鬟正掐着此女子的人中。

    应立祥看了看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发现这三人没有一点悲伤之态,他也就放心了。

    看来这三人也是听话识趣之人。

    他交待之后,这三人看见自己族中小妹如今这般模样,三人都无伤心之态。

    “我出门时不是交代过,要仔细看着何娘子,为何还出现这种情况?”

    应立祥厉声呵斥着房内两个丫鬟。

    “这何娘子寻死觅活已不止一日了。

    自打她进府,就没有安静过一天。

    我们是尽心照顾,这几日见她好了一些。

    不知今日为何就狠下了心来,走上了不归路。”丫鬟回道。

    应立祥此时急得左右为难。

    李淑婉将自己带着的一个小瓶子拿了出来。

    “这是何物?”应立祥问道。

    “这是家中特制的香瓶,中暑时用来提神醒脑,对于晕厥之人有奇效。”李淑婉答道。

    李适与李慕白看到此景努力憋着笑。

    李适终于忍不住,调侃道:“二哥果然神通广大,什么宝物都有啊。”

    “二弟所为让人叹为观止啊。”

    李慕白也跟着道。

    李淑婉给了这二人一个白眼。

    其实李淑婉关于香瓶效用并没有说假话。

    这是她特意安排小苑提前回宫一趟,准备了些应急之物。

    应立祥心想,这三人心是真大,地上还躺着他们的族妹,他们还有心情聊闲天。

    如果是为了掩人耳目装出来的,那装的也太过了些。

    “先不管其他,何二,你先试一试。”

    应立祥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要是救不活何娘子,他自己就得被打一顿板子,然后被赶出去。

    李淑婉将香瓶打开,放在了何娘子鼻下。

    顿时屋内香气四溢,只不过闻久了有点刺鼻。

    而香瓶离何娘子如此之近,那效用自然不用说。

    何娘子手指动了动,眼皮也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双眼。

    看着眼前的几人,尤其是丫鬟和应立祥。

    她哭了起来,眼泪不停地从眼眶流了出来。

    应立祥还以为何娘子是见到了李淑婉几人感动而哭。

    他哪里知道何娘子是因为体会到了欲死不能的痛苦而哭。

    应立祥心想,让何家这几个兄弟去和刚醒来的何娘子聊聊,解开何娘子心结,这样自己也能过几天安静日子。

    “你们新来的三个,将何娘子抬到床上去。”

    应立祥吩咐着李淑婉、李慕白、李适。

    李淑婉三人将何娘子从地上抬起,然后慢慢地将她放在床上。

    “其余人跟我出去,为了让何娘子不再出现意外,这三人是我请来照顾何娘子的。”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三个男人照顾一个女子,这恐怕不妥吧。

    该不会是何娘子不听话,就给一顿毒打教训一下吧。

    这两个丫鬟心里戏还是很多。

    算了,如果自己能从这难伺候的主身边调走,也算自己的福气,还管那么多干嘛。

    应立祥带着人出去了,他出去时还给李淑婉笑着递了个眼色。

    李淑婉尴尬地回了一个笑。

    此时房内只留了李淑婉三人,还有一个何娘子。

    何娘子此时还未恢复力气,双眼十分惊恐地望着李淑婉三人。

    “你们三人该不会是应管家留下来教训我的吧。”何娘子问道。

    李淑婉噗嗤一笑。

    “姑娘误会了,我们知道你是被文传明强抢进府的。

    文传明这败类贪财好色,他贪污了朝廷银两,我们是朝廷派来调查他的钦差。

    我们来他府上就是为了找到一本账册。

    如果姑娘能够配合我们找出账册,将他绳之于法,我们一定能将姑娘救出苦海。”

    见到刚才何娘子那番表现,李淑婉没有理由不相信她,向她如实说出缘由。

    一个黄花闺女直接被强抢进府做了小妾,这等于就是毁了女子的一生。

    李淑婉深信,这何娘子绝对与文传明有不共戴天之仇。

    听完李淑婉这样说,何娘子由刚才的惊恐变成激动。

    她紧握住李淑婉的双手。

    “是真的吗?你没骗我吧!”

    自己本已注定的命运,此时竟还有转机,何娘子又激动又不敢相信,反复问着李淑婉。

    看见被恶人摧残成这样的女子,李淑婉也有点不忍心,眼中好像有点湿润了。

    她退到一旁。

    见到李淑婉如此,李慕白上前向何娘子解释道:

    “姑娘,请你绝对相信我们,正是因为看到了文传明为非作歹,我们才出手的。”

    听见李慕白这样说,何娘子倒是有了气愤,她说的话中带着点讽刺。

    “呵呵,你们朝廷的忠臣、钦差早干嘛去了!

    你们可知这府上有多少黄花闺女被抢了进来,还有多少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何娘子这样一番话倒是让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没有想到。

    这话中之意,文传明不仅强抢民女,还可能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李适义愤填膺。

    “姑娘,我以我性命担保,只要查出我们要的账册,这次一定能要了文传明的狗命。”

    何娘子现在这处境也没有人能够相信了,也没有别的希望了。

    可以说,李淑婉三人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想了想,她好像见到过文传明醉酒后,将一本账册藏来藏去,还口口声声说这是他的命根子。

    当时因为凭她一人无法逃出文府,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这本账册我好像见到过,但不能确定是否就是你们要找的。”

    何娘子此话一出。

    李淑婉收拾了刚才悲伤的心情,与李慕白、李适眼神交流着。

    看来是行善事,天相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