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何姑娘,你是否可以还记得我那本账册放于何处?”李淑婉有点儿兴奋又有点儿兴奋。李适与李慕白站在旁边,非常期待……着何娘子提问出他们想的答案。“那日我被偷进文府后,就被被强迫梳妆打扮,再去书房侍候文传明喝酒。在书房我受尽屈辱污辱,怎奈却始终未见勇气求死。我始终李适与李慕白站在旁边,十分期待着何娘子回答出他们想要的答案。。...

    “何姑娘,你是否还记得那本账册放于何处?”

    李淑婉有点兴奋又有点激动。

    李适与李慕白站在旁边,十分期待着何娘子回答出他们想要的答案。

    “那日我被抢进文府后,就被强迫梳妆打扮,再去书房伺候文传明饮酒。

    在书房我受尽侮辱,奈何却一直未有勇气寻死。

    我一直小声哭泣。

    在被他灌酒灌得醉醺醺,他自己也喝得醉醺醺时,

    文传明那恶人似乎为了让我心甘情愿服侍他,他在书房摆弄了一个机关,然后从暗格里拿出一本书。

    他举着这本书向我咆哮着。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老爷我的命根子,有它在,你就算告到天王老子那儿,我也不怕。’

    我不知道那本书是否就是各位大人所要的账册,不过那恶人为非作歹似乎正是仰仗着那本书。

    那本书对那恶人来说一定性命攸关。”

    何娘子一边说,一边又开始哭泣。

    她想到那日被抢进文府的经历,人生瞬间变得天昏地暗。

    李淑婉将自己的丝巾递给何娘子,让其擦拭眼泪。

    “依何姑娘所说,文传明有如此举止,那本书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账册。

    这账册牵扯到朝中重臣,有了这本账册,文传明才敢说出命根子这番话。

    看来文传明残害百姓多年,正是因为账册让他心中有了底气。”

    李慕白分析道。

    “大哥说得在理,何姑娘所说的书定是我们想要找的账册。

    那恶人喝醉了酒,心中没有了顾忌。

    说出了心底话,拿出了心里的仰仗。

    他没想到的是,他会为此付出代价。”

    李淑婉说出此话时一本正经。

    倒是她的那一声大哥,让李慕白与李适总是想笑。

    不过看到李淑婉如此慷慨激昂,这二人又不自觉地恢复了正常。

    “大哥,二哥,既然我们要找的账册已经有了眉目,那我们现在去取。”李适道。

    听见李适现在就要去书房取那本账册,何娘子连忙阻止道:

    “不行,各位大人,这府内我已来了些时日。

    书房是文传明最为看重的地方,平日里书房上都上了一把特制的锁。”

    “那我们是否可以破窗或用别的方法进去?”李适接着问。

    何娘子摇了摇头。

    “听府内丫鬟说,这书房里不仅有着各种重要书信,还是文传明藏金银的库房。

    所以这书房是经过特殊工艺修建的。

    并且平日里老爷不在府内时,书房门口都有家丁把守。”

    听何娘子这样一番介绍,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都陷入了沉思。

    文传明如此谨慎,这书房定是其性命之所系。

    可是如果回去调兵,让内奸传递出消息,恐怕又让文传明警觉,将账册转移。

    那样更难上加难了。

    李慕白刚准备开口,想了想,又憋了回去。

    李淑婉看在眼里。

    “大哥,你有何妙计可以说来。”

    “你我都是读圣贤书之人,这个办法有违圣贤之道,我们还是另寻他法。”

    李慕白摇着头道。

    李适耐不住性子道:“大哥,你先说来听听,不行的话,再想他法。”

    李慕白望着何姑娘,叹了一口气,然后在屋内来回走了两圈。

    他走至何姑娘面前,恭敬地施了一礼。

    “何姑娘,你深陷虎穴,我等本应搭救于你,不该再为难你,让你对恶人强颜欢笑。

    可如今别无他法,只能委屈你今晚再将文传明灌醉,这样我们就好将账册取出。

    帮你出了那恶人,救你出火海。”

    让李慕白为难的便是让何娘子主动投怀送抱,用美人计将账册取出。

    本来何娘子就对文传明厌恶至极,这样一条计策确实有违读书人的初心。

    何娘子听到李慕白这样计策,内心也很抵触。

    她每多看文传明一会儿,心里就恶心得不行,更何况还要去伺候他。

    何娘子此时目光呆滞,面容已经失去表情。

    她在思考,她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李淑婉作为女子,当然理解何娘子的感受。

    “用美人计确实对何姑娘是种伤害,我们另想他法吧。”

    让何娘子用美人计是当前最好的选择,这样才能没有任何风险取出账册。

    李适听见李淑婉拒绝这条计策,着急道:

    “阿姐,后日案子就有定论了,到时候拿文传明就没有办法了。”

    李适所言,何娘子听进去了,看来朝廷来的大人,只有今明两日的时间来对付文传明。

    她思考通透后,开口道:

    “各位大人,我愿意今晚伺候文传明,将他灌醉,帮助大人除掉这个大恶人。”

    李淑婉走至何娘子跟前。

    “何姑娘,你想好了吗?我们不逼你。”

    “我想好了,各位大人时间紧迫,成败就在今晚,为了府里被抢来的姐妹,为了无辜死去的冤魂,我愿意做这件事。”

    何娘子此时变得决绝,不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其他无辜之人。

    李慕白再次向何娘子躬身鞠了一躬。

    “姑娘大义,在下佩服。”

    “大人有何安排,我一定照办。”何娘子道。

    李慕白、李淑婉、李适向何娘子床边靠拢。

    这几人秘密商议着今日晚上的行动。

    *

    戌时(晚上七点)。

    文传明府邸,书房。

    今日户部的杂事多了些,文传明比往日回来稍微晚了点。

    虽说是个贪财好色之徒,但对衙门的公务还是上了点心。

    他回府后第一件事便是询问应立祥关于何娘子的情况。

    “应管家,那何娘子一切都可安好?”

    应立祥自然不敢说实话,否则自己也会受牵连。

    他回文传明:“回老爷,何娘子安好,何娘子也越来越适应府内生活。”

    文传明将应立祥的话听成了真,公务累了一天,此时对酒色又来了兴趣。

    “安好就行,你去给老爷我备上酒菜,并将何娘子带过来。”

    因为害怕何娘子不听话,文传明用了“带过来”三个字。

    应管家接了文传明的吩咐就去准备了。

    当他来到何娘子闺房时,他惊呆了。

    此时盛装打扮的何娘子宛如天人一般,没有了哭泣的面容,在灯光下,何娘子皮肤更加显得吹弹可破。

    应立祥看出了神,他也佩服文传明识人的毒辣眼光。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站在何娘子左右。

    应立祥朝李淑婉三人点了点头,他也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用这三人果然稳住了何娘子。

    “何娘子,老爷有请。”应立祥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