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看见了应立祥笑着朝他们点点头。这三人心中也都在笑着应立祥。应立祥自作聪明貌似帮了他们一个大忙。何娘子如此盛装就是为了今天晚上。李淑婉早已将她提早准备好的迷药交到了何娘子。后来李淑婉这样的举动更是傻眼了李适与李慕白。这是大晟的长公主这三人心中也都在笑着应立祥。。...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看见应立祥笑着朝他们点头。

    这三人心中也都在笑着应立祥。

    应立祥自作聪明倒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何娘子如此盛装便是为了今晚。

    李淑婉早就将她提前准备的迷药交给了何娘子。

    当时李淑婉这样的举动更是惊呆了李适与李慕白。

    这是大晟的长公主?还随身带着迷药。

    应立祥为了继续稳住何娘子,也是为了帮李淑婉救出何娘子。

    他将李淑婉三人带到了书房外,何娘子独自进了书房。

    由于何娘子今日打扮得格外吸引人,文传明早已看得目不转睛,口水不自觉地从嘴边流了出来。

    他擦了擦嘴,回了回神。

    文传明这才瞧见门外的李淑婉三人。

    这三人瞧着眼生。

    他向应立祥问道:

    “这三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被文传明这样问,应立祥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回老爷,这三人都有功夫在身,是小人特意找来帮老爷看守书房的。”

    文传明点了点头。

    “你有心了,就让这三人守在门外,老爷我今日兴致盎然。”

    文传明边说便露出猥琐的笑容。

    应立祥从书房退了出来,并带上了房门。

    他在门外站了片刻,仔细听着书房内的动静。

    何娘子今日没有闹腾,反而梳妆打扮一番,他也觉得心满意足。

    “几位小兄弟,看来你们是说通了你们家小妹。”

    应立祥小声地和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道。

    “感谢应大哥帮忙。”李淑婉小声回道。

    应立祥赶紧将李淑婉拉倒一旁。

    “今晚你将你家小妹救出后,小兄弟你可不要食言啊。”

    “应大哥,你到门口接应我们。

    今晚我安全送出小妹后,报酬定会让应大哥满意。”

    当李淑婉说出报酬让应立祥满意时,应立祥激动地手舞足蹈地离开了书房。

    李慕白与李适看见激动异常的应立祥,两人都十分诧异。

    “阿姐,你是怎么将应立祥骗得团团转的?”李适小声问李淑婉。

    李淑婉做了个“嘘”的手势。

    “日后再聊。”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就这样和文府家丁一样,笔直地站在门外。

    酒过三巡后,已到了亥时四刻(晚上十点)。

    书房房门打开。

    何娘子的衣服乱了,她脸上的妆也花了。

    她手上拿着本账册,面无表情地递给李淑婉。

    李淑婉没有接着,而是双拳紧握,眼神充满愤怒。

    同为女子的她,自然知道何娘子心情。

    “我去弄死这狗官。”

    李淑婉准备冲进书房,被身旁的李慕白双手拉住双臂。

    “切不可冲动,否则功亏一篑了。”

    李淑婉望向李慕白,她冷静下来,向李慕白点了点头。

    李慕白这才松开双手。

    李淑婉伸出双手去接了何娘子手中账册,然后交给李慕白看了看。

    片刻后,李慕白向李淑婉那点了点头。

    “这账册确实是兵部军马账册,但一时还看不出其中猫腻,得带回去再仔细查看。”

    李淑婉点了点头,然后向何娘子道:

    “何姑娘,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先跟我们出府吧。”

    何娘子没有回话,李淑婉扶着何娘子在前走着,朝文府大门走去。

    李适跟在李淑婉身后。

    李慕白在后面关上了书房的门,随后跟上了前面几人的脚步。

    应立祥早已在大门口等候多时。

    见李淑婉过来,他笑脸相迎,他看李淑婉几人仿佛看到了一堆挪动的银两。

    应立祥之所以不敢直接放何娘子出来,而让李淑婉进来救人。

    他心里盘算着,直接放人,会被打死,还会被赶出府。

    而让李淑婉进来救人,最多算识人不明,好心办坏事,挨一顿小板子,不会受太重的责罚。

    应立祥将李淑婉几人送出文府。

    李淑婉三人站在大街上刚准备出发,应立祥立马拉住李淑婉。

    他满脸堆笑。

    “小兄弟,是不是忘记什么事呢?”

    李淑婉没有忘记。

    只是账册已经得手,还救出来了何娘子,她本不想再理会应立祥。

    现在被这厮缠着,没有办法,看来不见到真金白银,他是不会放手的。

    未免节外生枝,李淑婉拿出一百两银票递给了这厮。

    应立祥接过银票,是真得不能再真的大晟宝钞,文银一百两。

    他虽没有用过数目这么大的银票,可还是见过不少。

    他仔细核对着版型、章印。

    核对无误后,应立祥对李淑婉再三感谢。

    “应大哥,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被这厮拖了片刻,李淑婉失去耐心道。

    “当然,小兄弟果然是实诚人,言出必行,那我就在这里祝几位阖家美满。”

    说完,应立祥笑嘻嘻地进了文府。

    他一下得了这么多钱,今晚估计是个不眠夜了。

    李慕白与李适心中充满疑惑,但为了不坏了李淑婉的好事,两人没有作声。

    待应立祥进入文府,关上大门,李适开口道:

    “阿姐,怎么给他这么多银钱?”

    听见李适叫阿姐,何娘子愣了一下。

    这位年轻俊朗的大人竟是位女子。

    “大人,你是女子?”何娘子好奇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找一个地方将何娘子安置好。”李淑婉道。

    “不如就将她安置在巡卫衙吧。”李适道。

    “这样不妥,巡卫衙有内奸,将何姑娘带回只会节外生枝。”李慕白道。

    李淑婉想了想。

    “没有别的办法了,去芙蓉楼找柳慕卿与徐朝辉。”

    李慕白与李适这才想起还有芙蓉楼可去,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何娘子听见芙蓉楼,似乎知道这个地方。

    “几位大人要去芙蓉楼吗?”

    “姑娘可是知晓?”李淑婉问道。

    “以前我住在京都郊外时,种的菜,还有养的鸡鸭都卖给了芙蓉楼。

    那里的老板也是个女子,对人很好,每次都会多给我一点银钱。”

    何娘子说起芙蓉楼是满口夸赞。

    本来李淑婉三人从未去过芙蓉楼,既然有这渊源,看来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真是天助我也,我们还未去过芙蓉楼,正好有姑娘带路,事不宜迟,我们动身吧。”

    李慕白略显激动道。

    何娘子在前带路,几人朝芙蓉楼走去。

    *

    子时(晚上十一点)。

    芙蓉楼。

    这才没几日,芙蓉楼生意已经见了起色。

    此时的芙蓉楼,依旧灯火通明,客人络绎不绝。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何娘子站在芙蓉楼外。

    李淑婉仔细看了看一楼大门上挂着的金字招牌,确认是芙蓉楼无疑。

    她心中暗自佩服柳慕卿。

    能在京都皇城这么快就扎下脚跟,这样的能力非常人所能比。

    芙蓉楼的伙计看门外来了几个奇怪的人就给柳慕卿禀报了。

    柳慕卿站在二楼仔细看了看,这不是前几日花灯节她出手相救的那几位。

    还有一个几日不见的送菜小妹。

    看着穿着打扮定是想隐瞒身份。

    她赶紧下楼来并让伙计安排一处隐秘厢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