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站在芙蓉楼外的李淑婉四人,看见了柳慕卿从芙蓉楼里走了出,几人都面带着笑容。“原来是是老家阿嫂来了,怎么不提早说声啊,走,随姐姐我下楼去吃酒席。”柳慕卿名不虚传是跑江湖的,反应时自然而然比常人更为敏捷度。她这样一番言语貌似让李淑婉四人有点儿出乎意料。李淑婉、李慕“原来是老家阿弟来了,怎么不提前说声啊,走,随姐姐我上楼去吃酒席。”。...

    站在芙蓉楼外的李淑婉四人,看见柳慕卿从芙蓉楼里走了出来,几人都面带着笑容。

    “原来是老家阿弟来了,怎么不提前说声啊,走,随姐姐我上楼去吃酒席。”

    柳慕卿不愧是跑江湖的,反应自然比常人更加敏捷。

    她这样一番言语倒是让李淑婉四人有点意外。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当然明白柳慕卿为何这番作态。

    何娘子没有明白过来,刚准备开口说话。

    柳慕卿走到和何娘子身边,给何娘子递了个眼色,然后拉着何娘子就往芙蓉楼里走。

    何娘子这才反应过来。

    李淑婉四人跟在柳慕卿的身后,来到了二楼一个稍偏僻但不失韵味的雅阁。

    在柳慕卿的招呼下,几人围桌而坐。

    柳慕卿顺便吩咐伙计备了些酒菜。

    “柳掌柜,我们这次来是因为……”

    李淑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柳慕卿打断。

    “您到芙蓉楼来是什么缘由,我不会过问,但我一定会帮助您。”

    柳慕卿未免李淑婉几人误会,先摆明了自己的想法。、

    李淑婉倒是觉得这柳慕卿真是个妙人,通人情世故,为人耿直善良,

    “柳掌柜如此帮我们,我们自然要向柳掌柜说明一二。”

    李淑婉之所以要说清楚,是因为她有求于柳慕卿。

    如果不与柳慕卿说明缘由,那也是表明自己还不信任柳慕卿,让柳慕卿多少有点寒心。

    求助别人还表现出不信任别人,这样做人太不厚道。

    “既然如此,那您请讲。”

    前几日,柳慕卿于鸿铭医馆,便从李慕白的称呼中得知了李淑婉的公主身份。

    只不过此时有何娘子在场,她不便言明。

    李淑婉将来芙蓉楼的目的,以及如何救出何娘子的来龙去脉,全部向柳慕卿说出。

    听完李淑婉所说,柳慕卿右手握紧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视百姓为蝼蚁的狗官,真该千刀万剐!”

    柳慕卿说完又紧紧握住何娘子的双手。

    “何妹妹受苦了。”

    然后她又转向李淑婉道:“何妹妹放在我这里,您请放心。”

    “那就多谢柳掌柜了,我们还有要事去办,就先告辞了。”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向柳慕卿告辞后出了芙蓉楼,回了巡卫衙。

    *

    子时四刻(晚上十二点)。

    巡卫衙。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已到了巡卫衙门口。

    这三人乔装打扮还是很成功。

    值守岗位的黑甲兵没有看出来。

    “来者何人,这乃京都护卫重地,没有要事速速离去。”

    李适走进前,拿出令牌。

    黑甲兵看到令牌再仔细瞧了瞧李适,这才认出李适。

    他赶紧将令牌还给了李适,并向李适赔礼道:

    “属下有眼无珠,没有认出殿下,望殿下恕罪。”

    “这不怨你。”

    李适收回令牌,一边说一边朝巡卫衙里走去。

    李慕白与李淑婉跟在李适身后,一同进了巡卫衙。

    自李适出去后,小诚十分尽职地守在巡卫衙正堂,将衙门里的一切大小事宜都瞧在眼里,记在心里。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走进正堂。

    小诚先是警觉,因事先李适交代过,他也认出了李适、李淑婉、李慕白。

    “殿下,一切可还顺利。”

    “恩,那文传明自己作恶多端,看来是报应来了,老天爷都帮了我们。”

    李适如此说,小诚一头雾水。

    “殿下,为防不测,我认为得连夜找个信得过的账房先生,先是抄个副本出来,然后再仔细推敲。”

    李慕白仔细思考后,说出了此番话。

    将账册抄个副本点醒了李淑婉。

    她附和道:

    “阿弟,后日何玉、赵琦就要处斩。

    明日我们必须进宫将账册详情奏明,为了万无一失,账册还是做个副本出来较为稳妥。”

    李慕白这个主意十分巧妙,李适点了点头。

    李适向小诚道:

    “小诚,何玉、赵琦、马安等‘军马案’一干人犯是否都移交给了承旨司?”

    小诚抱拳施了一礼道:

    “回殿下,今日殿下出去办事后,为防不测,于申时(下午三点),承旨司李将军亲自来巡卫衙接收‘军马案’一干人犯。”

    “恩,按照圣人旨意办妥就行。”

    李适话中多少透露出些许无奈。

    他接着道:

    “你现在就去请本王亲自安排的巡卫衙账房先生屈蓬,让他去书房商量要事。”

    “是。”

    小诚转身出了正堂。

    *

    巡卫衙李适书房。

    因账房先生屈蓬早已回家,小诚要前往屈蓬家中去请。

    屈蓬家离巡卫衙不太远,小诚骑快马只需二刻钟便能将其请来。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各自沐浴更衣后,三人来到书房等候屈蓬。

    此时门外传来小诚声音。

    “殿下,屈老先生已请到。”

    “进来吧。”李适道。

    屈蓬进来后向屋内三人施了一礼。

    “屈先生不必多礼。”

    李适边说边起身回了礼,李淑婉与李慕白也跟着起身回了礼。

    李适对屈蓬看上去比常人尊敬许多。

    “先生请坐。”

    屈蓬在李慕白身旁太师椅坐下。

    李适又转向小诚道:

    “小诚,你站在守在门外,今日一事至关重要,容不得隔墙有耳。”

    小诚按照李适的吩咐,出去后关上书房门,笔直站在门外把守。

    书房内,李适朝李淑婉及李慕白看了看,三人互相点了点头。

    李慕白这才拿出胸前一直放着的账册,然后递给屈蓬。

    屈蓬接过去,只是随便翻了几页,便道:

    “殿下,这是兵部购进军马的账册,理应放在户部,怎会在您手中?”

    这老者果然不简单,连朝中账目由谁主管他都清楚。

    李慕白一脸疑惑地望向李适及李淑婉。

    李淑婉是认识屈蓬的。

    她向李慕白道:

    “屈先生以前便是我与阿弟的启蒙先生。

    后来因脾气耿直惹父皇不喜,他便辞去户部侍郎官职。

    因为官清廉,家中储蓄本来就不多,后来生活就潦倒了一些。

    后来是阿弟再三请求先生,先生才答应来巡卫衙做账房先生。”

    “原来如此,老先生所为令在下佩服。”

    李慕白说完又向屈蓬行了一礼。

    屈蓬也还了一礼。

    户部侍郎是正四品,品级仅次于尚书,在户部也算能说得上话的人。

    能辞官而去,可见在老先生为人清高。

    李慕白自然心生敬仰之情。

    “这账册来历不是本王不愿告诉先生,只是先生为人正直,未免先生陷入不必要的麻烦,先生还是不知晓为好。”

    李适向屈蓬解释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