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屈蓬自然而然去理解李适所言。“老朽明白殿下良苦用心。不知道殿下将此账册交到老朽有何盼咐?”屈蓬虽然是李适与李淑婉的启蒙先生,虽然讲话但是守着礼仪。“学生哪敢盼咐先生,而已有一事拜托了先生。是将此账册誊抄一份,并顺道看一看其中有何不妥当。”李适谦虚道。屈“老朽知道殿下良苦用心。。...

    屈蓬自然理解李适所言。

    “老朽知道殿下良苦用心。

    不知殿下将此账册交给老朽有何吩咐?”

    屈蓬虽说是李适与李淑婉的启蒙先生,但是讲话还是守着礼仪。

    “学生哪敢吩咐先生,只是有一事拜托先生。

    就是将此账册誊抄一份,并顺便看看其中有何不妥。”

    李适谦逊道。

    屈蓬对李适是绝对的信任,他相信他教出来的徒弟,不是贪赃枉法之辈。

    他没有多说,也没有多问。

    “那就请殿下安排笔墨纸砚来,老朽边誊抄边查看一番。”

    见屈蓬答应帮忙,李适十分高兴。

    李适亲自起身去给屈蓬取笔墨纸砚。

    他将取来的笔墨纸砚放于书房西侧的书案之上。

    “先生请。”

    听见李适邀请,屈蓬起身前往长条书案。

    李淑婉看着年纪偏大的屈先生,心生心疼之意。

    账册虽说专用于记录购进军马,内容不太多。

    可毕竟屈蓬年纪在那儿,不知屈蓬身体是否吃得消。

    “先生,不如我让阿弟再去请一个年富力强的后生来帮您。”李淑婉关心道。

    屈蓬虽说没有详细问账册来历,但是以他多年的经验,这账册所载之事应是十分机密。

    不然李适也不会请他来办此事。

    屈蓬道:

    “多谢长公主关心,老朽身子骨还没到那种不堪的地步。

    老朽刚才粗略翻看一下,大约两个时辰便能誊抄完毕。”

    李慕白再对这老先生心生佩服。

    不仅为官清廉正直,为人也是无话可说。

    圣人李景为李适、李淑婉找的启蒙先生还是没有走眼。

    “有劳老先生了。”李慕白再向屈蓬施了一礼。

    屈蓬没有回话,但也向李慕白回了一礼。

    “看账册是个十分需要集中精神的活儿,老朽开始誊抄后,望几位不要打扰老朽。”

    屈蓬再次交待李淑婉、李适、李慕白。

    “那是当然。”李淑婉三人同时答道。

    此时屋内已经变得雅雀无声。

    屈蓬全神贯注地誊抄账册,也仔细琢磨着账册所载内容。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也在一旁看着,未曾歇息。

    在誊抄账册时,屈蓬面露愁容,不时摇摇头。

    如此动作倒是让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心里没了底。

    这可是在户部任职多年的老先生。

    这账册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那天底下还有何人能看懂账册?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

    此时已到了寅时四刻(凌晨四点)。

    书房内四人依旧精神十足,丝毫没有倦意。

    并不是因为身体亢奋,而是因为账册誊抄完后,一个大麻烦摆在眼前。

    屈蓬叹了一口气,道:

    “唉,奇怪,实在是奇怪,这账册没有任何猫腻,所记载的各项开支很正常。”

    听见屈蓬此言,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心中多少有些失意。

    这意味着今日所做皆为无用之功。

    “先生,这账册的猫腻连您都无法解开吗?”李淑婉道。

    屈蓬点了点头,道:

    “这本账册应是个十分精通术数之人所做。

    他自创了一套方法将数目隐藏其中,各项之间存在着一个纽扣。

    可是老朽找不来这关键一环。

    是老朽无能了。”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也没有想到,贪财好色的文传明竟然有这等奇才。

    他们哪里知道这并非文传明所创!

    “先生已然尽力,莫要自责。”李适安慰道。

    “是啊,屈老先生,以您高龄通宵达旦誊抄、查看账册,已是不易。

    您尽了力,就不要为此挂怀了。”

    李慕白也接着安慰屈蓬。

    李适此时已经没了主意。

    他只能问问李淑婉与李慕白。

    “阿姐,如今如何是好?

    我在狱中答应何玉保他妻子儿女,答应留下赵琦、马安性命。

    可现在父皇已将这三人定为‘军马案’头号恶首。

    这账册解不出来,我们便拿幕后之人没有办法。”

    李淑婉心中何尝不是着急万分!气愤万分!

    军马一案,损公肥私,边军因此战事失利。

    害国害民,无数将士因劣质军马丧命。

    她想了多时,道:

    “现在别无他法了,明日将账册副本直接上奏父皇,让父皇再做决断。”

    “看来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明日将账册交给圣人。

    即使查不出账册什么问题,也应该能让‘军马案’缓上一缓。

    让何玉、赵琦、马安多活上几日。”

    李慕白也赞同李淑婉的想法。

    李适见李慕白与李淑婉均是此种建议,他道:

    “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又面向屈蓬道:

    “今夜有劳先生了。”

    说话间,他从腰间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屈蓬。

    屈蓬十分生气道:

    “殿下这是何意?”

    依照常人看见这么大的银票都会喜笑颜开,可屈蓬倒是一个怪人,不高兴反而生气。

    这便是读书人的清高。

    “先生如此辛劳,学生以此表示心意,别无他意,望先生收下。”李适解释道。

    屈蓬直接向门外走去,一言不发。

    李淑婉马上责怪李适。

    “阿弟,你还不了解先生!

    先生是看在我们师生一场,看重的是感情,不是这些俗物。”

    李淑婉一边责怪李适,又一边向屈蓬赔礼。

    “先生莫要生气了,阿弟其实并无贬低之意,也只是在意先生。”

    屈蓬停住了脚步,道:

    “刚才是老朽又犯了书生之气,老朽岂不明白二位殿下对老朽的拳拳之心。”

    屈蓬转过身向李适道:

    “殿下,没有其他事,老朽先告辞了。”

    “我来送送先生。”李适道。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将屈蓬送出了巡卫衙。

    李适再安排了小诚将屈蓬护送回家。

    站在巡卫衙外的李淑婉三人面面相觑。

    “今日着实累了,我们都去歇息去吧,明日进宫又是一场较量。”李淑婉道。

    “是啊,明日进宫又是一场不容易的较量,弄不好,父皇又会大发雷霆。”李适道。

    李慕白始终没有明白圣人李景在“军马案”的立场。

    让承旨司彻查此案的是他,可如今已查到案件关键环节,有意掩盖的也是他。

    圣人李景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或许这便是君王的深不可测。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进了巡卫衙,便各自回厢房歇息了。

    *

    卯时四刻(早上六点)。

    文传明府邸,书房。

    被下了迷药的文传明药劲已过。

    他趴在桌子上未睁开眼,嘴里说着不堪入耳之言。

    “小娘子,昨夜可还开心?”

    见没人回话,他缓缓睁开眼,揉了揉头。

    以往喝酒都没像今日一般头疼脑胀。

    难道是昨日喝了假酒?

    等他完全睁开眼,屋内哪还有什么娘子,只有他一人。

    并且衣服还完好无缺地穿在身上。

    文传明若有所思,赶忙去书房内机关处,查看暗格情况。

    此时从书房传来了响彻整个文府的声音。

    “大事不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