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始终在门外侍候的应立祥听到房内传来“大事好”,他赶快推门而入。“老爷,出了何事?”应立祥问着。为了防止出现文传明先追问,应立祥耍个小很聪明,自己先开了口。“老爷,何娘子呢?”文传明刚准备好问责应立祥,没想起这厮却先摆出了一无所知的样子。“你还问我“老爷,出了何事?”应立祥问道。。...

    一直在门外伺候的应立祥听见房内传来“大事不好”,他赶紧推门而入。

    “老爷,出了何事?”应立祥问道。

    为了防止文传明先发问,应立祥耍个小聪明,自己先开了口。

    “老爷,何娘子呢?”

    文传明刚准备问责应立祥,没想到这厮却先摆出了一无所知的样子。

    “你还问我?”

    文传明说着又看了看门外。

    “昨天你找的三个有功夫的家丁呢?”

    这样一问,直接让应立祥心生胆怯,幸亏早有应对,他小心回应着。

    “小的也不知道,昨夜吩咐这三人在门外伺候老爷,小人便去歇息去了。”

    “这三人不是你昨日招进府的吗?你却一问三不知!”

    文传明此时已经怒气冲天。

    他心里已有决断,这应立祥肯定与昨日偷盗账册那三人有关联,何娘子失踪也绝对是那三人的手笔。

    即使应立祥被蒙骗,这个蠢材也罪责难逃。

    “来人!来人!”

    文传明连叫了几声来人。

    听见书房这边的动静,附近不少打扫的婢女、家丁都跑进了书房。

    纷纷说道:“老爷有何吩咐。”

    文传明指着最前面的一个家丁道:

    “从今日起,你就是管家了,应立祥勾结外人,陷害老爷,给我打残一条腿赶出府。”

    这家丁听见自己是管家了,瞬间摆起了管家的谱。

    “没听见老爷说的吗?将应立祥打残一条腿赶出去。”

    应立祥瞬间泪如雨下,哭着求饶。

    “老爷,小的是无辜的,小的也不知情啊。”

    文传明呵斥道:

    “老爷谅你可能被骗,才只要了你一条腿,否则的话定要了你的狗命。”

    文传明又望向新任命的管家道:

    “还不把这碍眼的东西拖出去!”

    “是,是,是!”

    新任管家连忙回答了几声“是”。

    应立祥心里后悔极了,悔不该当初贪财啊,如今不光丢了管家这肥差,自己还落下一个残疾。

    这与他想得不一样啊!

    他还是将文传明想得太善良了。

    应立祥就这样被拖了出去。

    “冤枉啊,老爷!”

    几声“冤枉”喊得极其卖力,被拖了很远,声音才逐渐消失。

    文传明处理完府内的事,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紧出了文府。

    *

    辰时(早上七点)。

    巡卫衙。

    李慕白起床后就一直在走廊上等着李淑婉。

    李淑婉远远瞧见了李慕白,她没有躲闪,也慢慢走了过来。

    “你在等我?”李淑婉问道。

    “正是。”

    “是关于进宫上奏账册之事?”

    “不是,是昨日于公主闺房之事,在下向公主致歉,昨日在下举止失礼了。”

    “哦,那没有什么。我就随口一问,倒是让慕白公子有些为难了。”

    李淑婉与李慕白两人这样说话时,仿佛空气都变得香甜了。

    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此时李适走了过来。

    “两人说什么悄悄话了?”

    这小子不是不懂,而是因为太懂了,故意调侃道。

    李淑婉与李慕白都稍微回了回神。

    “闭嘴,我和慕白公子正大光明谈论账册之事,哪有什么悄悄话?”

    李淑婉拿出了长姐的风范说着李适。

    李适倒是服管,只是诡异地向这二人笑了笑。

    “都没用早膳吧,我们去用了早膳再进宫。”

    李慕白为缓解尴尬岔开了话题。

    三人一同前去用早膳。

    *

    辰时四刻(早上八点)。

    祈年殿。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请求觐见圣人后,跟着引路太监进到了祈年殿。

    刚进殿,李淑婉三人便看到了他们已经预料到的较量。

    在大殿左侧站了三人。

    从左至右,依次是言卫道、言升,还有没有来得及换衣服的文传明。

    李淑婉心想,文传明觉察账册被窃之后,他便立马请来了言升、言卫道。

    这言卫道、言升定与“军马案”脱不了干系。

    此时文传明还未认出李淑婉三人便是昨日书房外的三个家丁。

    他还不知道这三人进宫是为了何事。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向李景行礼后,李景问道:

    “婉儿,你们三人进宫可又是为了‘军马案’?”

    “启奏父皇,正是为了‘军马案’。”李淑婉答道。

    “朕昨日不是已经下旨,将此案全权交由承旨司查办,你们怎么还在调查此案?”

    李景刚做完修道的早课不久,此时心境还算平和,并没有责怪之意。

    李淑婉继续道:“父皇,昨日我与李适、李慕白三人又取得‘军马案’关键线索——军马买卖暗账一册。”

    李淑婉说完,李慕白从胸前拿出那本账册。

    李景没有感到吃惊,而是有了些愤怒。

    “果然如此,今日户部主事文传明一大早便向言相禀报了,放于家中保管的账册失窃一事。

    如今看来,这是你们三人的手笔吧。”

    李淑婉心里早有准备,没有丝毫怯意。

    “回父皇,这账册是儿臣用些手段取得不假,可这并不是户部账册,而是文传明私藏的暗账。”

    “大胆,做了这等不耻之事,还在狡辩,朕何时这样教你们的?”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一同跪下。

    李适护姐心切,道:

    “启奏父皇,这是儿臣的主意,与阿姐无关,父皇责罚,儿臣愿意一人承担。”

    李慕白也答道:“臣也参与其中,臣也愿分担罪责。”

    李景生气的笑了起来,然后十分愤怒地道:

    “你以为你们三人都出来请罪,朕就不敢罚你们吗?”

    “父皇,儿臣有罪,甘愿被罚,可如今首要之事便是查清‘军马案’的暗账。”李淑婉道。

    “常平公主,你是在教朕做事吗?”

    李景不再叫李淑婉“婉儿”,而是换了“常平公主”的称呼。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照实说话。”

    李慕白接着李淑婉的话道:

    “暗账一事事关‘军马案’真相,事关朝廷兵部军马,更是事关边关几十万将士的性命。

    请圣人彻查!”

    说完,李慕白重重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李慕白如此慷慨大义的一番陈词,李景退无可退。

    “李卿所言甚是。

    既然如此,那你就说说暗账究竟有哪些问题?”

    “这本暗账设计极为巧妙,臣暂时也不知问题在哪儿。

    臣请圣人调派朝廷内记账的术数高手来详查账册。”

    李慕白直言不讳道。

    李景顿时气得将玉床上的靠枕扔到了地上,李保赶紧捡了起来。

    “没有任何线索,你们就敢平白无故说一本账册是暗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