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就在丁鹤年说出来此话时,众人心都提及了嗓子眼儿。圣人李景双眼紧闭,但也关怀着最终结果。其余众人更无须说。虽然文传明非常自大,账册除了他,谁也看不出猫腻。可当然丁鹤年术数很厉害在晟国出了名的,要不然也轮将近这人当上户部尚书。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丁鹤年的圣人李景双眼紧闭,但也关心着最终结果。。...

    就在丁鹤年说出此话时,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圣人李景双眼紧闭,但也关心着最终结果。

    其余众人更不必说。

    虽说文传明十分自负,账册除了他,谁也看不出猫腻。

    可毕竟丁鹤年术数厉害在晟国出了名的,不然也轮不到这人当上户部尚书。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丁鹤年的身上。

    李景缓缓睁开双眼,表现出一副悠然自得、君心似海的模样。

    “丁尚书,可有结果了。”

    “回圣人,有结果了。”

    这一句更加让人紧张。

    文传明的自负一下子好像消失一般。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除了紧张,更多的是期待一个他们想要的结果。

    “什么结果?”李景问道。

    “这本账册所记十分完美,并且有些项目环环相扣,让人查看起来十分便利。”

    此话一出,殿内左右两侧之人的表情是泾渭分明。

    左侧三人立刻眉开眼笑,犹如大战取胜一般。

    右侧三人除了失意,还有的便是气愤和无奈。

    连晟国这么有名的术数高手都看不出端倪,看来文传明所用之法确实厉害。

    李景笑了笑,道:

    “好了,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了,朕也不想追究谁的责任。”

    李慕白心有不甘。

    “启奏圣人,臣这里还有京兆府尹赵琦与兵部尚书言升往来书信一封,信中所言便是言升让赵琦包庇京都盟平日所为。”

    言升立马反驳。

    “圣人,绝无此事,此信定是李郎官伪造。”

    “将信呈上来。”

    李景话中透露出些许不耐烦。

    李保从李慕白手中接过书信递给李景。

    李景拿着信,看了看,然后又交给了李保,并示意其妥善保管。

    “朕看了此信,其中内容不能表明言升牵涉‘军马案’,此信就先放在朕这里吧。”

    李慕白吃了一惊,圣人怎会如此包庇言升?

    “请圣人彻查言升嫌疑!”

    “好了,李郎官,朕自有决断。”

    李适还不想放弃,他跪在地上道:

    “父皇,何玉、赵琦、马安招供有功,望父皇从轻处罚。”

    李慕白、李淑婉也一同跪下。

    “臣附议。”

    “儿臣附议。”

    “怎么?你们还嫌今日没有闹够吗?

    ‘军马案’,朕自有决断。

    何玉乃军马案罪魁祸首,他罪无可恕,斩立决,不过他妻儿老小可以不追究,家产没入内廷司。

    赵琦刺杀长公主,光这条就是谋反的罪,要诛九族,朕也只办他一人,不处置妻儿老小,家产没入内廷司。

    马安本就在京都为祸多年,据承旨司后面查证,这厮手上还有不少人命案,不过此贼子孤身一人,故只判他一人斩立决。

    正好京兆府尹空缺,让李慕白调任京兆府尹,顺便将京都盟在京都势力一网打尽。

    禹王、长公主查办‘军马案’有功,赐黄金千两。

    ‘军马案’就到此为止吧。”

    如此冗长的“军马案”旨意,这其中便是李景深思熟虑、再三均衡过的考量。

    李慕白心气、能力可用,京兆尹一职可让他荡涤京都风气,为李景赢得名声。

    只杀祸首,不牵连家人,这便是给禹王李适及长公主李淑婉的面子。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就这样跪着,丝毫没有领旨谢恩之意。

    李保也是个机灵人。

    “二位殿下,还有状元郎,这是圣人最大的恩典了,放过了何玉、赵琦一门家室。

    这样僵持着对谁都不好看,几位还不谢恩。”

    李保所说也是肺腑之言,李淑婉三人如若还不识趣,届时可能会害了何玉、赵琦妻儿老小,也会牵连到自身。

    并且李慕白刚中状元不久,便任了京兆府尹这样一个三品京官。

    这也是天恩浩荡!

    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已喜不自胜了。

    可此时李慕白还在对“军马案”的真相耿耿于怀。

    一切调查都很顺利,多名人证指认言升,可现在幕后之人却安然无恙。

    李慕白望着左侧三人,他不甘心。

    李淑婉看出了李慕白的不忿,可此时一切已成定局。

    “军马案”只能日后有机会再翻案了。

    李淑婉扯了扯李慕白的衣袖,她双眼望着李慕白,示意今日到此为止。

    李淑婉先叩了一个首,道:

    “儿臣谢父皇赏赐!”

    李适见李淑婉已服软,便也跟着谢了恩。

    唯有李慕白双眼看着李景,没有言语。

    李景知道李慕白是什么人。

    这个读书人视权力、钱财为身外之物。

    李慕白唯一的追求便是儒家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李保防止李景大怒,立马呵斥李慕白。

    “大胆李状元,竟敢直视陛下!”

    李景伸出左手以示阻拦李保。

    “算了,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朕的,都退下吧!”

    李景对李慕白这样独有的宽容,让言卫道、言升都很诧异。

    圣人究竟是何打算?

    殿内左侧三人每人都得意洋洋,面带春光,向圣人告退后,脚步轻快地出了祈年殿。

    李慕白是被李淑婉拉了多次才起身,连告退都没有说。

    李淑婉与李适就这样拉着李慕白出了祈年殿。

    今日圣人李景如此的宽容大度,李淑婉与李适还是头一次见。

    他俩也觉得甚是奇怪。

    是因为对李慕白另有大用?

    不过他俩只猜对了一半。

    其实李景真正的盘算便是,用李慕白开出言卫道掌控朝局的新局面。

    京兆府尹便是开端。

    *

    承天门大街。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几人从祈年殿出来后便没有说话。

    几人都垂头丧气。

    这几日冒着性命危险,没日没夜地审案、查案。

    没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那日只要扣住军马,言升绝对跑不了。

    可圣旨却偏向了言升。

    李慕白之所以到现在还是这般模样,那是因为他怎么都没有想通“军马案”在圣人心中究竟是什么地位?

    燕州战死的几万将士在圣人心中又是什么地位?

    李慕白对李景的信念已经产生了动摇!

    李适看着李淑婉、李慕白闷闷不乐。

    于是他笑着道:

    “一个个怎么都垂头丧气的!

    虽说军马案真相未查明,可慕白兄高升了,何玉及赵琦妻儿老小也保住了。

    这也算不幸中的好消息吧。

    柳掌柜所开的芙蓉楼最近在京都有了些名气。

    不如我们去她那儿喝喝酒,也帮她捧个场。”

    李慕白与李淑婉当然知道李适的良苦用心。

    “我怎么忘了这茬,我们还没有感谢柳姑娘帮助我们收留何娘子。

    慕白公子,我们去帮她捧捧场吧”

    李淑婉望着李慕白,也笑着道,希望能帮他将心情好转一点。

    李慕白站住了脚步,闭了双眼。

    他想了很多,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出,再睁开双眼。

    “走,去柳掌柜那里喝酒,不醉不归!”

    李慕白大声说道,好像将心中不快尽数吐出。

    *

    未时(下午一点)。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到了芙蓉楼门口。

    此时,只见一个身着金甲的禁军兵士也走到了芙蓉楼门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