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么芙蓉楼惹事儿呢?羽林军怎么会在这里会出现?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盯住着身穿金甲的羽林军兵士看。这兵士好像察觉到到了李淑婉三人的始终望着他。便他朝李淑婉三人走了回来。这金甲兵士先开了口。“是你们几位啊!”他边说边取下头盔。“原来是是你!”李淑婉这兵士似乎察觉到了李淑婉三人的一直看着他。。...

    难道芙蓉楼惹事儿呢?

    禁军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紧盯着身着金甲的禁军兵士看。

    这兵士似乎察觉到了李淑婉三人的一直看着他。

    于是他朝李淑婉三人走了过来。

    这金甲兵士先开了口。

    “是你们几位啊!”

    他边说边取下头盔。

    “原来是你!”

    李淑婉三人同时惊讶道。

    原来这金甲禁军兵士便是徐朝辉!

    “小人参见……”

    徐朝辉准备躬身向李淑婉及李适行礼。

    他被李适抬起了双臂。

    “这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李适道。

    徐朝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招呼李淑婉、李适、李淑婉三人进店。

    李淑婉三人跟着徐朝辉刚进店,就看到了招呼客人的柳慕卿。

    柳慕卿也看到了刚进门的李淑婉几人。

    徐朝辉一身金甲,到哪里都是惹人瞩目的焦点。

    “徐公子,今日应召禁军兵士很顺利啊,金甲都穿回来了。”

    柳慕卿边说边走着,待走到李淑婉附近。

    “徐公子还带了几位贵客回来,看来是想好好庆贺一番。

    那我得亲自侍奉几位,几位跟我上楼吧。”

    柳慕卿没有说出李淑婉三人的身份。

    她说完就往楼上雅间走去。

    就留下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徐朝辉四人在楼下面面相觑。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跟着柳墓卿上了楼。

    柳慕卿带着李淑婉几人走到了昨日李淑婉几人来过的、最角落的雅间。

    “这里僻静,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柳慕卿边说着话,边推开房门。

    “几位请进。”

    柳慕卿进来后,站在门边。

    李淑婉几人往里走,分散站在了屋内桌旁。

    “柳掌柜太客气了。”李淑婉道。

    “我们几位以后会常来,柳姑娘不必如此客气。”李适笑着道。

    李慕白没有说别的话,只是要酒。

    “柳掌柜,来几坛陈酿好酒,今日我与诸位不醉不归。”

    李慕白这个样子说话,脸上都挂着像。

    柳慕卿也看出点什么,她没有多问。

    “到我芙蓉楼来,好酒管够。

    几位先坐一会儿,我去吩咐后厨做几个拿手菜。”

    柳慕卿说完就往楼下走去。

    徐朝辉一直在芙蓉楼里帮柳慕卿打理生意,也算半个掌柜。

    “诸位贵客就不要站着了,到了芙蓉楼就跟到自己家一样,随意开心便可。”

    徐朝辉招呼着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就坐。

    几人纷纷落座后,徐朝辉看了看李慕白,再看了看李淑婉及李适。

    他开口道:“看来今日几位遇到了麻烦事,不知在下能否开解一二?”

    李慕白叹了一ロ气,道:

    “此等烦心事不说也罢。”

    李适看李慕白还是如此烦闷,他打趣道:

    “别听慕白兄瞎说,他今日也和徐兄一样,有了喜事。”

    徐朝辉看出来李适是为了活跃气氛。

    他也跟着打趣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慕白兄是怕我们打他的秋风,才故作不喜的样子吧。”

    徐朝辉如此一说,李淑婉、李适都笑出声来。

    李慕白也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这二人没有办法。

    眼见几人稍微舒畅了些,徐朝辉知道只能找点喜事聊聊。

    “禹王殿下,慕白兄有了什么喜事。”

    “说到慕白兄,他可是我大晟开国以来第一オ子。

    今年新科状元便是他,这才没几日,今日父皇下旨,委任其为京兆府尹。”

    李适脸上带着略微夸张的表情说着。

    “原来如此,在下失敬了,这么年轻的京兆府尹,估计是古今第一人吧。”

    徐朝辉说着起身向李慕白躬身施了一礼。

    李慕白被这二人一来一去地夸着,调侃着,心情确实好了不少。

    见徐朝辉施礼,李慕白起身还了一礼。

    李淑婉在一旁,一边看着李慕白,一边用手掩着嘴偷偷笑。

    “好了,你们俩别这样夸慕白公子了,待会儿他都不好意思坐在此处和我们饮酒了。”

    李淑婉出言说笑着。

    此时雅间内气氛比刚进来时好了许多。

    柳慕卿带着几个店小二将后厨的招牌菜送进了雅间内。

    店小二上楼、下楼,这样几个来回,就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还有几大坛陈酿美酒摆放到位。

    忙完后,柳慕卿让店小二不必在雅间内侍候,并吩咐其中一个领头的店小二,让其代为照看一下店里的生意。

    交代完这些后,柳幕卿没有立马坐下,而是开了一坛好酒。

    顿时雅间内酒香扑鼻。

    柳慕卿边斟酒,边道:

    “这酒可是托我父亲从绍兴特意运过来的女儿红,今夜不醉不归。”

    闻着酒香,李慕白酒兴大发。

    “这等好酒,一滴都不可辜负。”

    说完李慕白自己先干了一杯。

    李适与徐朝辉看着李慕白如此豪爽,两人都在开怀大笑。

    唯独李淑婉心疼着李慕白。

    她看出李慕白的烦闷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那些在边境战死的无辜将士。

    柳慕卿又给李慕白添了一杯酒。

    李淑婉举杯道:“我们共同敬柳掌柜一杯。

    感谢柳掌柜的盛情款待,以及多次伸出的援手。”

    几人一同举杯敬了柳慕卿。

    李淑婉说到援手,她这才想起来,问道:

    “柳掌柜,怎么不见何娘子来此一同吃酒?”

    “刚才忙着招呼几位,都忘记给几位说了。

    何娘子说已多日未见她父亲。

    今早她便出了城,去寻住在郊外的父亲去了。”柳慕卿答道。

    李慕白见李淑婉说到了何娘子,他叹了一口气,道:

    “是我无能,辜负了何娘子的牺牲,今日没有将强抢何娘子进府的恶人绳之于法,在下心中有愧。”

    说完,李慕白又往嘴里送了一杯酒。

    徐朝辉与柳慕卿这才明白,为何李慕白今日闷闷不乐。

    他俩心中也暗暗佩服李慕白,竟然为了升斗小民之安乐,一直挂怀。

    柳慕卿举起酒杯,道:

    “小女子敬佩李公子为人,我先干为敬。”

    徐朝辉也举起酒杯向李慕白敬了一杯洒。

    李慕白回敬了这二人一杯酒。

    李淑婉心中仔细思虑一番,顿时眉头紧锁,道:

    “坏了,文传明那恶人如今还逍遥法外,他不会去京郊寻何娘子的麻烦吧。”

    李慕白与李适这才反应过来。

    “柳掌柜,你可知何娘子家在何处,我们去看上一看,也好安心。”李慕白道。

    “各位不必着急,何娘子临走时,我给了她一些银两,并询问她回去是否安全。

    她说有了这些银两,她和她父亲马上离开京都,去江南隐姓埋名,做点小生意谋生。”

    “这样就好。”李淑婉稍微安心了些。

    此时,店小二着急地跑进到房内。

    “柳掌柜,有个浑身是血的老者哭喊着找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