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到小二的传话,屋内几人都傻眼了。柳慕卿急忙站起身,对着来报的小二道:“怎么回事?”“小的也不明白,我上次在大堂给客人端茶送菜。抬头一看一个浑身是血的老者跑了进去。他哭叫着要找柳掌柜。”小二回道。“把他带上去。”“他就在门外。”小二说着这一句,只柳慕卿连忙起身,对着来报的小二道:。...

    听见小二的传话,屋内几人都惊呆了。

    柳慕卿连忙起身,对着来报的小二道:

    “怎么回事?”

    “小的也不知道,我刚才在大堂给客人端茶送菜。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老者跑了进来。

    他哭喊着要找柳掌柜。”

    小二答道。

    “把他带上来。”

    “他就在门外。”

    小二说完这一句,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老者立马冲进了雅间。

    这老者便是何娘子的父亲何老汉。

    他有时陪同何娘子一同进入京都给芙蓉楼送菜,故他识得柳慕卿。

    柳慕卿也认识他。

    看见何老汉一身血。

    柳慕卿惊呆了,第一反应便是救何老汉。

    “小二,马上叫鸿铭医馆的大夫来。”

    何老汉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多谢柳掌柜,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这是我女儿的血。”

    何老汉边说边哭。

    这血是何老汉女儿的,也就是何娘子的。

    桌子上的李淑婉几人都惊得站了起来。

    何老汉这时才注意到屋内还有其他人。

    他将屋内其他人扫了个遍,神情变得谨慎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柳慕卿看出了何老汉的谨慎,也理解他。

    “何叔,这里没有外人,你直说便是。”

    何老汉见柳慕卿如此说,便又继续哭着道:“柳掌柜,我那苦命的女儿被歹人杀了。”

    “什么?”

    李淑婉激动道,并走到了何老汉面前。

    这怎么可能?

    按照柳慕卿的说法,何娘子与何老汉离开京都前往江南,应该至少跑出去几十里路了。

    茫茫人海,即使文传明派人追杀,也无法寻得,怎么会发生这种惨事?

    何老汉被突然激动走到眼前的李淑婉吓了一跳。

    “没事,不用怕,这位便是救你女儿出火海的恩人。

    你说说这究竟到底怎么回事?”

    柳慕卿安抚着何老汉。

    李慕白也走过来,他扶起何老汉。

    “何老汉,起来说话吧。”

    何老汉站了起来,突然遭遇如此人间惨事,悲伤的心情一时也难以收住。

    他哭着道:

    “自打我女儿被抓进文府后,我去京兆府告过,去文府也闹过,还被打伤了一条腿,

    后面文府的人还说,你闹再大也没用,要敢再闹下去就打死你。

    我无能为力,只能整日借酒浇愁。

    小女幸得恩人相救。”

    何老汉说着躬身向李淑婉施了一礼。

    李淑婉连忙扶住何老汉。

    “惩奸除恶是我等的辈分,老人家不必如此,您继续说。”

    “是,今日早上,小女回到京郊家中后,给我说有恩人相救,她就逃了出来。

    她还说因为抓她的恶人没有被绳之于法,柳掌柜特意给了她五十两银子,让我们逃往江南谋生。

    于是我们就简简单单收了些换洗的衣裳,租了辆马车,离开了京都。”

    “这一切挺顺利的,怎么会发生这等惨事?”

    李适是个急性子,他插话打断了何老汉。

    “阿弟,别打断老人家说话,老人家,您请继续。”

    李淑婉斥责着李适。

    “本来一切挺顺利的,还有柳掌柜给的五十两银子。

    我和小女一路都开开心心的,还憧憬了以后江南的好日子。

    到了巳时(上午九点),我和小女赶路有些累了。

    我就说到前面不远的亲戚家待一会,还可以节约点路费。

    到了亲戚家,小女和马车车夫就待在亲戚家吃点茶,往肚子里垫些东西。

    然后我就去附近镇上采买些干粮,以备后面几日连续地赶路。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我带着采买的东西回来了。

    就在此时,我远远地瞧见,亲戚家门口栓了一匹军马。

    一个青衣大汉腰间挎着刀就出来了,接着他骑着快马,朝京都方向跑去。

    我站在路边见那人跑至不见了人影,我才敢进到亲戚家里去。

    我一进去……”

    说到此处,何老汉本已稍微稳定的情绪,又变得崩溃了。

    何老汉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人瞬间变好像被抽空了一般,没了气力。

    李淑婉与柳慕卿赶忙扶住何老汉,然后将其搀扶至桌旁的凳子上坐着。

    即使何老汉不往下说,其余人也都能想象出来,何老汉所说亲戚家的那间屋子里的惨状。

    “老人家,请节哀,千万保重身体,何姑娘的仇还需要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来报。”

    李淑婉安慰着何老汉。

    “是啊,何叔,我们还得振作起来,帮何姑娘报仇。”柳慕卿也安慰道。

    何老汉擦拭了泪水,继续道:

    “我一进那房屋……我就……我就闻到了满屋子的血腥味儿。

    我亲戚,赶车的车夫,还有我那苦命的女儿。

    家里是一个活口没有留。

    估计那歹人还没等人开口说话,进屋就开始杀人。

    或许他将那车夫当成了我,以为都灭了口。

    否则这杀手不会这么快就离去。

    我摸了小女身边的包袱,银两还在,这人杀人不是为了求财。”

    李慕白气愤地、狠狠地将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无法无天,何老汉,你可知那杀人者是何许人也?”

    何老汉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为防恶人再度返回杀人现场,我解了那匹马的车套,我骑着马赶回京都找柳掌柜帮忙鸣冤。”

    听见何老汉所说,李慕白暗暗吃了一惊。

    这京郊老汉竟然还会骑马,难道年轻时服过兵役?

    李适想了想,道:

    “这还用想,肯定是那文传明干的好事。

    他肯定是对何姑娘帮我们盗出账册怀恨在心。

    他拿我们没有办法,只得找何姑娘撒气。”

    “唉,是我无能啊!

    没有找出文传明那本户部账册其中的门道。

    否则那贼子早就身首异处,何姑娘也就不会被害了。”

    李慕白又开始自责。

    “慕白公子,此事怨不得你,我们几人都尽力了。

    只怪那恶人太过狡猾,账册门道太深。

    连当朝户部尚书都看不出门道来。”

    何老汉听见李淑婉、李慕白、李适来来回回说了几遍账册。

    他突然睁开双眼,似乎恍然大悟。

    然后他用拳头用力地捶打自己。

    “都怨我,报应来了,还害了我女儿。”

    何老汉突如其来的这一举止,又惊呆了众人。

    李淑婉心想,莫非这账册与何老汉有何关联?

    “老人家,您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说啊!”

    李淑婉向何老汉问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