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何老汉回了回神,这才反应时回来,是自己上次说得有些多了。“没什么,没什么,我一下子想起了别处去了。”何老汉说着又扑通一跪下在了地上,给屋内其他人连磕了三个头。李淑婉急忙见状扶起何老汉。“老人家,这又是做什么?”“帮帮我各位恩人,帮我女儿申冤报仇雪恨“没什么,没什么,我一下子想到了别处去了。”。...

    何老汉回了回神,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刚才说得有些多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下子想到了别处去了。”

    何老汉说完又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给屋内其他人连磕了三个头。

    李淑婉连忙上前扶起何老汉。

    “老人家,这又是做什么?”

    “求求各位恩人,帮我女儿鸣冤报仇。”

    何老汉又开始哭了起来。

    “您放心,何姑娘的仇,我们一定得报。”

    李淑婉心地善良,见何老汉又哭了起来,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要帮何娘子报仇。

    “何老汉,据你刚才所言,此时暂时也毫无线索。

    不如这样,待我去京兆府走马上任之后,再带着仵作、衙役去京郊现场勘察。”

    李慕白倒是思虑周全一些,如此一来,既能以官方身份将此案立案追查,又能保留尸体等一系列现场证据。

    听见李慕白所言,李适也情不自禁地点着头,以表佩服之意。

    李适抬着手,指了一下李慕白,对何老汉道:

    “何老汉,这位就是圣人钦命的京兆府尹李慕白,李大人。”

    说“李大人”三个字时,李适还不忘调侃李慕白一番。

    “草民拜见府尹大人。”

    何老汉刚要准备向李慕白下跪行礼,李慕白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各位,事不宜迟,我先告退了。

    待去吏部领了任职文书和大印,我便立马去京兆府立案追查此事。

    何老汉先就麻烦柳掌柜与徐兄照顾了。

    待我领了京兆府衙役与仵作,就带何老汉去命案现场勘察。”

    李慕白对柳慕卿、徐朝辉拱手告辞。

    “慕白兄放心,有我们在这儿,没人能动得了何老汉分毫。”

    徐朝辉对于保护何老汉十分有信心。

    “那就多谢了。”李慕白道。

    李淑婉与李适也起身向柳慕卿、徐朝辉告了辞。

    就这样,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急匆匆地出了芙蓉楼。

    *

    在李淑婉与李适的陪同下,加上圣旨早已到了吏部。

    李慕白领取任职文书和大印十分顺利,并没有像旁边一位新任命的七品县令一般被人刁难。

    李淑婉与李适看不过去,出面斥责了那吏部办事小吏,那七品县令才快速拿到了任职文书与大印。

    那七品县令连忙道谢,并自报家门,说是新任京兆府下辖富平县县令贺迟明。

    李适还打趣道,李慕白与贺迟明缘分不浅,上下级竟于同一天上任。

    因时间仓促,短时间寒暄后,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就朝京兆府赶去。

    没想到如今晟国的朝政到了如此地步,李淑婉三人都气愤不已。

    要重塑朝纲,任重道远。

    *

    此时京兆府内,不少衙役在清扫内堂。

    一个师爷模样的八字胡中年猥琐男什么事也没干,在那里“叫唤着”。

    “这里、那里,都打扫干净一点,我接到了朝廷的旨意。

    新任的大老爷便是今年新科状元,听说还是长公主未来的驸马爷。

    一个个的都小心伺候着,新任大老爷的背景不是上任倒霉大老爷能比的。”

    站在京兆府衙门口的李适一直憋着笑。

    而李慕白、李淑婉两人被猥琐中年男子胡扯姻缘,两人此时心中都暗自欣喜,可顿时都不知如何言语。

    李适大声咳嗽了两声。

    那说话的中年猥琐男被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吸引了注意力,他朝府衙门口望去。

    只见门口站了三个看上去就不同寻常的人。

    这厮还是有点眼力见,虽说不明身份,但也对站在门口的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十分客气。

    “三位,实在抱歉,因上任大老爷犯了大罪被圣人判了斩立决。

    新任大老爷还未到任,加上承旨司曾在在府内到处搜查,现在府衙内一团糟,实在不方便待客,三位明日再来吧。”

    李淑婉笑了一笑。

    “你倒是一个见风使舵,欺下媚上的‘好人’啊。

    对手下人颐指气使,对贵人就客客气气。”

    听了此话的中年男子,瞬间有了脾气。

    “我待三位如此礼遇,为何要出言相讽?”

    “那又如何?”

    李慕白双眼瞪着这厮,大声问道。

    “来人,将这三人拖走。”中年男子大吼道。

    李慕白右手举起一直背在身后的大印。

    “我就是新任京兆府尹,我看谁敢动手?”

    这中年猥琐男立马跪下求饶。

    “大老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尊驾,还望大人恕罪。”

    “你就是府内师爷吧?”李慕白问道。

    “小人正是京兆府师爷郝建。”

    听见这名字的李适与李淑婉,没憋住笑,“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

    真是人如其名啊!

    “以后对待所有手下人都要像对待兄弟姊妹一般,尊之重之!听清楚了吗?”

    李慕白继续教训着郝建。

    府内衙役及婢女都点头示意,对这个新任的大老爷有了好感。

    “何隐君何捕头呢?”

    李慕白对京兆府这个在花灯节出手相助的何隐君印象颇深。

    一个拿着扫把的衙役小步跑到李慕白面前。

    “回大老爷,因在花灯节保护长公主及禹王殿下有功,圣上派承旨司青衣卫过来赏下了银子。

    现在何捕头与青衣卫去芙蓉楼吃酒去了。”

    “既然如此,就不用管他了,你现在立马召集人手,还带上仵作,随本官去京郊查件命案。”

    郝建听到京郊命案,心里咯噔一下,但没有表现出来。

    他站起身,略带谄媚地道:

    “大老爷新上任,不如先进去喝杯茶再办公事。”

    “不了,事情紧急,我就先不进去了。”李慕白一口回绝。

    片刻后,刚才进去的衙役召集了几十名当班衙役,还有一名仵作向京兆府衙门口跑来。

    待众衙役与仵作跑至门口。

    “走,先随我去芙蓉楼接人,然后再去命案现场勘察。”

    李慕白刚说完,转身就朝芙蓉楼方向走去。

    李淑婉与李适站在他身旁与他一同走着。

    后面还跟着几十名京兆府衙役。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京都大街上走着,引得路人瞩目。

    待李慕白带着一行人走远后,郝建便偷偷溜出了京兆府,鬼鬼祟祟地朝与李慕白相反方向跑去。

    *

    李慕白一行人已走到芙蓉楼前。

    此时只见应立祥一副十分惊慌的样子在大街上跑着,他面目惊恐,好像身后跟着锁魂夺魄的黑白鬼差。

    不过他的腿好像并没有被打坏。

    当应立祥看见一群衙役站在面前,他赶紧跑了过来,大声叫喊着:

    “大人,救命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