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应立祥向衙役求救后,立刻躲到了衙役身后。他现在的脑子里仅有逃走,再加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都换了衣裳,脸上拾掇得非常干净,应立祥也没认出来他们三人。紧随在应立祥身后而至的就是文传明府上家丁。看见了挡在应立祥前面的衙役,这几人也没丝毫怯懦。其中一个领他现在脑子里只有逃命,加上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都换了衣裳,脸上收拾得干净,应立祥没有认出他们三人。。...

    应立祥向衙役求救后,立马躲到了衙役身后。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逃命,加上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都换了衣裳,脸上收拾得干净,应立祥没有认出他们三人。

    紧跟在应立祥身后而来的便是文传明府上家丁。

    看见挡在应立祥前面的衙役,这几人没有丝毫胆怯。

    其中一个领头人走上前,向站在应立祥前面的衙役抱拳施了一礼。

    “这位差爷,躲在您身后之人便是文府前任管家。

    因他私通外人陷害老爷,老爷现要家法处置,请差爷高抬贵手。”

    李淑婉听完立马道:“笑话,我只听过我大晟的国法、王法能杀人,哪有家法能杀人?”

    这领头人看了看李淑婉,虽说李淑婉看起来一身贵气,但和衙役待在一起,这领头人猜想李淑婉应该不过是哪个小门小户里的人。

    “这位公子,我何曾说过要杀人?”

    领头人反问李淑婉。

    应立祥怕领头人说话占了上风,然后将他带走。

    他赶紧接着领头人的话,道:

    “这位公子,别听文府的人瞎说。

    其实今日早上我便被文传明赶出了府,本来文传明要废我一条腿,因我花了重金才买下来一条腿。

    我出了府,本想靠着点自己的积蓄置个房产,做点小买卖。

    刚才我正在大街上看着街道两旁的门面,突然,文府的人站在我面前,说文传明有请。

    我仔细一想,觉得情形不妙,便逃跑至此。

    既然我被放了出去,再叫我回去,那肯定不止是一条腿的事了。”

    原来如此,李淑婉三人深夜盗取账册,没想到那文传明心狠手辣至此种地步,竟要废了应立祥一条腿。

    按《大晟律例》,私人不得滥施刑罚,民宅不得私设公堂。

    “听应立祥所说,看来应立祥是不能交给你们了。

    你们老爷竟敢随意戕害下人,真正该治罪之人是文传明。”

    李慕白直接怒斥文府的几个家丁。

    应立祥听见李慕白直接说出了他的名字,他有点吃惊。

    他记得刚才他并没有说出自己名字,前面这位贵公子是如何知晓自己姓甚名谁?

    他刚准备侧过身、伸出头去看看站在前面的李慕白。

    此时文府家丁领头人说话了,吓得应立祥又躲在了衙役身后。

    “你算什么东西,以为跟着官差走,就拿自己当官爷了。

    即使你是什么富户人家,也配直呼我家老爷名讳,也配对我文府的事指手画脚。”

    领头人不知李慕白真实身份,认为李慕白也只是富家公子而已。

    站在最前面的衙役见领头人对李慕白无礼,便开口训斥领头人。

    “大胆,竟敢对新任京兆府大老爷无礼,就不怕告你个冲撞朝廷命官之罪。”

    听见衙役如此说,几个文府家丁瞬间吓得没有了底气。

    领头人连忙向李慕白致歉。

    “原来是京兆府大老爷,您没穿上官衣,小人也是有眼无珠,冲撞了大人,望大人看在我家老爷面子上,大人不记小人过。”

    户部文传明靠着言升,狐假虎威,在京都官场也有些威望。

    即使文传明官阶不大,京都不少官员都要卖他三分薄面。

    因为上任京兆府尹赵琦与文传明熟识,以往在京都地面上,文府家丁连京兆府衙役都不放在眼里。

    于是现在这领头人又抬出文传明,希望李慕白也能给几分薄面。

    他没有想到他家老爷正是李慕白已恨之入骨的赃官。

    “看在你家老爷面子,你家老爷是谁?本官为什么要给他面子?再不走,本官就要治你们的罪了。”

    李慕白丝毫不留情面地喝斥着文府家丁。

    领头人眼见今日形势不对,双眼瞪了一下文传明,以示恐吓之意。

    然后他又对李慕白假笑了一下,接着带着身后跟着的几个家丁转身跑了出去。

    看见这几名文府家丁跑远,应立祥担惊受怕的心才算安稳下来。

    他第一个念头便是,京兆府新任大老爷是谁?怎么会认识他?

    应立祥快步走上前,先向李慕白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一边仔细打量着李慕白,一边道:

    “蒙菩萨保佑,今日真是走了大运,让小人碰上了大老爷,不然被那几个家丁带回去,小人的小命恐就不保了。”

    应立祥说出此番话,自有他的考虑,因他知道文府太多的秘密。

    今日本已将他放出,现在又要抓回去,肯定是文传明起了杀人灭口之心。

    应立祥盯着李慕白看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

    “是你!!!”

    李慕白笑了一笑。

    “怎么?你认得本官?”

    应立祥是何等精明之人,如当街说出李慕白装成下人入文府之事,岂不是让李慕白颜面扫地。

    “不认识!不认识!小人怎么有幸认识大老爷呢?”

    应立祥矢口否认。

    站在李慕白身旁的李淑婉、李适,看着应立祥,两人在“呵呵呵”地笑。

    应立祥看了看笑着的李淑婉、李适,也认出来李淑婉与李适,他这才明白过来。

    他心想,原来这三人并不是那何娘子的亲戚,那日只是自己嘴快,让他们借了个东风。

    他们入府的真正目的肯定不是为了救何娘子,而是为了窃取文传明的什么重要东西。

    后来东西失窃,这才让文传明发了大火,要废了自己的腿。

    害自己到现在这般处境,原来也有这三人一份“功劳”。

    奈何人家现在何等身份?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只能依附着他们活命了。

    应立祥想通了这些,心里才好受些。

    众衙役在芙蓉楼外等着。

    李慕白从芙蓉楼里将何老汉接了出来,然后他又吩咐衙役去准备了几辆马车与快马。

    在应立祥死乞白赖地请求下,李慕白才答应让他上了马车同行。

    一行人在何老汉的引路下,朝何娘子的命案现场进发。

    *

    未时(下午一点),京郊。

    当众人在何老汉指引的屋子前停下时,众人皆发现了异样。

    李慕白、李适与众衙役下了马。

    坐着马车的李淑婉、何老汉、应立祥也一个一个下了马车。

    何老汉所指引的房屋门外好像已经被人打扫一番,地上一点灰尘不见,还有水冲洗过的痕迹。

    何老汉吃惊地向屋内快步走去。

    然后他惊讶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