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站在屋外的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听到何老汉的惊叫声,便疾步走入屋内。此时的屋内哪里像凶杀命案现场,就连普普通通农家屋舍都已不太像。真的是太非常干净了!“老人家,您确认命案现场就是这里吗?”李淑婉怕何老汉难过过于伤了神,对命案现场有点儿模糊不清。“确实是这此时的屋内哪里像凶杀命案现场,就连普通农家屋舍都已不太像。。...

    站在屋外的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听见何老汉的惊叫声,便快步走进屋内。

    此时的屋内哪里像凶杀命案现场,就连普通农家屋舍都已不太像。

    实在是太干净了!

    “老人家,您确定命案现场便是这里吗?”

    李淑婉担心何老汉伤心过度伤了神,对命案现场有点模糊。

    “确实是这里,你看屋外那两棵大樟树没有,上面还有晾衣服用的绳索。这里是我女儿被害的地方无疑。”

    何老汉向众人指着屋外的两棵樟树,斩钉截铁地道。

    李慕白听见李淑婉与何老汉一番对话,他没有言语。

    他心想,既然何老汉如此肯定,那这里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不用说,行凶之人又来现场毁尸灭迹。

    不过可疑的是,为何当时凶手不立即清理?如今又折回来清理,莫非是提前得知自己要查案的消息。

    “啊。”

    此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便是“锵锵”的刀剑碰撞声。

    只听见屋外有人大声喊道:“死也要护住大老爷!”

    李淑婉立马警觉。

    “不好,这里有埋伏!阿弟,你在屋内保护好慕白还有何老汉,我出去迎战。”

    李淑婉说出这番话时英气十足,俨然一个带兵大将。

    “大人,还有我啊!”

    虽说应立祥到现在也不知晓李淑婉的身份,但他觉得叫大人应该是没错的。

    他在旁边瑟瑟发抖地叫着。

    李淑婉朝应立祥看了一眼,没有理他。

    她走向屋外,此时屋外情形不容乐观。

    出来时带着的几十名京兆府衙役已经死了几个,从伤口来看,是被突袭致死。

    看来这伙杀手早已埋伏在这里等着他们。

    这伙杀手人数与京兆府衙役不相上下,可身上带着的功夫远在京兆府衙役之上。

    他们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倒不像普通地痞流氓,一看就是从小就练的江湖人。

    从文传明派的家丁来看,显然杀手不是文传明派来的,否则应立祥早已被抓了回去。

    这伙杀手的幕后之人为何要出手?又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让他们如此痛下杀手?

    李淑婉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从地上捡起一把刀。

    她一时没有想通,拿着刀加入了战斗。

    这伙杀手虽说有功夫在身,可都在各自为战,京兆府衙役唯一占优势之处便是平时训练过的配合迎敌之法。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众衙役向我靠拢,呈环形迎敌。”

    李淑婉指挥着衙役。

    摆出阵型之后,衙役们的情况稍微好转了一些,可仍然处于劣势,还是不断有人伤亡。

    “跟着我边打边退,退至门边。”

    在李淑婉指挥下,京兆府衙役呈弧形护住了房屋大门。

    李淑婉进到屋内。

    “慕白公子,屋外情形不妙,这伙杀手是特意在此地埋伏我们。”

    “难道文传明这么大胆?”李慕白道。

    “现在还不清楚,这里已经查不出什么情况了,我们先想办法撤回京都。”

    屋内几人听了李淑婉的话,就跟着李淑婉朝门外走去。

    李适也从地上捡了一把刀,护住李慕白、何老汉、应立祥。

    当杀手们看到应立祥走了出来,就像苍蝇闻见臭味一样,一个个眼里放出光芒,纷纷朝应立祥方向进攻。

    李淑婉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应立祥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应立祥究竟知道多少秘密?

    几人在衙役护卫下,且战且退。

    李淑婉找准机会将李慕白与何老汉,还有那瑟瑟发抖的应立祥送进了马车。

    杀手们虽然有功夫在身,但也有死伤,在衙役阵型护卫之下,他们一时还没有突进至李淑婉、李慕白等人身边。

    “京兆府的弟兄们,我们先撤回京都。”

    李慕白示意京兆府衙役撤走。

    有几名衙役接到了指令迅速骑上了马,还有十多名衙役依旧与杀手缠斗着,一时无法脱身。

    其中一个衙役道:“大老爷,你们先走,我们殿后。”

    此时若还不走,等殿后的衙役死完,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那岂不是让衙役们白白牺牲?

    李淑婉毫不犹豫地赶着马车朝京都方向驶去。

    后面还跟着几名骑着马的衙役。

    此时阵型已散,衙役们战斗力瞬间下降。

    有几个杀手骑马追了上来。

    李淑婉赶着马车不是太平稳,但速度极快。

    “阿姐,你什么时候学会驾马车了?”李适问道。

    “我刚学的。”

    李淑婉这一句“刚学的”将坐在马车里的人吓得不轻,没有被杀手杀死,难道坐马车而亡?

    “大家不用担心,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我坐马车的次数数不胜数,自然看也看会了。”

    李淑婉又补充说了一番话,可惜坐在马车里的几人依旧不太放心。

    李慕白叮嘱李淑婉道:“您还是安心驾车吧。”

    此时通往京都的官道上有着别样一番场景,前面一辆马车疾驰,后面几个骑着马的人在交战。

    这样的情景吓得官道上其他行人魂飞魄散,生怕惹上杀身之祸。

    衙役毕竟只是衙役,马上武术自然不如这些江湖杀手。

    紧追而来的几名杀手恰恰又是杀手中功夫比较出众的,没用多久,就将几名骑马的衙役砍杀下马。

    没了人控制的马变了方向,疯狂的向官道旁的庄稼冲去。

    几名杀手不约而同地用脚蹬了一下马肚子,胯下的马儿立刻跑得更快。

    马车还是跑得慢了一些,眼看几名杀手就要追了上去。

    李适从马车后面望出去,着急道:“阿姐,再快点,杀手要追上来了。”

    李淑婉又连抽了三下鞭子。

    马车加快了速度,就在这时,对面也来了一个好像赶路的马车。

    李淑婉立马向对面而来的马车叫道:“快让开。”

    对面马车的马好像也受了惊,不受车夫控制了。

    “嘭。”

    两辆马车迎头撞上,幸亏两旁是稻田,此时稻田里的泥土还是软的。

    李淑婉被甩出来后,倒没有受多重的伤。

    李慕白、李适、应立祥、何老汉还躺在了马车内,几人被撞蒙了,正在醒神。

    那几名杀手此时变得从容了,其中一杀手目露凶光,向另一马车上的人看了过去。

    本想找李淑婉理论的另一马车上的人,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速度极快,像奔驰的野马一般。

    此时杀手离李淑婉及李慕白所在的马车只有几十步。

    他们亮出了明晃晃的钢刀,嘴里流出蔑视的笑容,朝李淑婉及马车走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