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摔在稻田里的李淑婉,了占时也没了气力一次出手反抗意识。她的心已凉了一截,人生就来此直至了吗?她本能的用腿蹬着田地,身体朝后退却。一个杀手了走到了李淑婉跟前,杀手右手将刀举起来,准备好趁势砍一直这样。就在这时,从杀手侧面飞过来一柄软剑,将刀端掉在地。这几名她的心已凉了一截,人生就到此为止了吗?。...

    摔在稻田里的李淑婉,已经暂时没有了气力出手反抗。

    她的心已凉了一截,人生就到此为止了吗?

    她本能的用腿蹬着田地,身体向后退去。

    一个杀手已经走到了李淑婉跟前,杀手右手将刀举起,准备顺势砍下去。

    就在这时,从杀手侧面飞来一柄软剑,将刀打掉在地。

    这几名杀手被这样的功夫给吓傻了,赶紧朝软剑飞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柄长剑朝一名杀手喉咙横扫而去,那杀手立马倒地。

    其余杀手已经没了杀李淑婉的心思,赶紧转换目标迎敌。

    能用软剑飞来救人的招式只有被称为天下第一剑术的“柳叶十二剑”。

    而用长剑封喉的便是徐朝辉。

    出手相救之人便是柳慕卿与徐朝辉。

    这几名杀手武功虽说比衙役强上不少,但在徐朝辉与柳慕卿面前也只是末流。

    这些杀手为难地挡了徐朝辉、柳慕卿几十招,便被送往奈何桥了。

    为了追查真相,徐朝辉特意留了一个活口。

    柳慕卿朝周围警觉地望了望,确定已无危险这才收了软剑,她走至李淑婉身边,将李淑婉扶起。

    “公主殿下,禹王殿下及慕白公子呢?”柳慕卿问道。

    被徐朝辉用剑控制住的杀手听见这样的封号,瞬间变得腿软。

    “他们还在马车里,估计受了伤。”李淑婉道。

    柳慕卿掀开已斜倒在田里的马车车帘。

    只见车内四人都受了点轻伤,精气神好像都还未恢复。

    柳慕卿将车内四人一个一个扶出了马车。

    “二位本不是朝廷中人,竟又让二位冒险相救,我不知该如何报答?”

    李慕白心有感恩之意,方才说出这一番话。

    “这些都是后话,慕白兄,这里还有个活口,你说该怎么办?”徐朝辉向李慕白问道。

    李慕白看了看李适与李淑婉,毕竟李适与李淑婉地位为尊。

    “李适兄、公主殿下,你们觉得如何处置?”

    那杀手一直等待徐朝辉分神的机会,徐朝辉向李慕白问话便是契机。

    杀手咬破口中早已备好的毒药,吞了下去,瞬间嘴里流血,毒发身亡。

    “不好!他在服毒!”

    李适大叫道。

    随着李适的叫声,杀手已经倒地。

    “看来这些都是别人豢养的死士,可见其背后之人来历不一般。”

    徐朝辉分析道。

    在命案现场殿后的衙役已经全部牺牲,剩余的十多名杀手已经在追来的路上。

    李淑婉担心道:“各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后面还有杀手会追上来,我们得赶紧赶回京都。”

    “公主说得在理,如果后面还有不少杀手的话,我和柳姑娘恐不能分力护住各位了。”

    徐朝辉也同意李淑婉的想法。

    “几位已经受了轻伤,既然如此,我们不能走官道。

    我识得一条通往京都的便捷小道,比官道隐蔽,更能节省时间。”

    柳慕卿也说出自己的想法。

    李淑婉点了点头,道:

    “我们都听柳姑娘的,先回京都再说。”

    *

    由于众人步行,赶路速度就比出来时慢了许多。

    回到京都芙蓉楼已到了酉时(下午五点)。

    一行人已经十分劳累,都坐在柳慕卿备好的雅间休憩。

    徐朝辉请来了鸿铭医馆那名冷脸大夫,正在为几个受了轻伤的人贴膏药。

    膏药所贴之处,有些凉意,还缓解了不少疼痛。

    “大夫真乃神医啊!这比宫内御医都厉害不少。”

    李适拍着冷脸大夫的马屁。

    冷脸大夫没有理会李适。

    看到如此情景的李慕白与李淑婉,忍不住在一旁笑着李适。

    李适故意露出有点生气的样子。

    徐朝辉赶紧向李适赔不是。

    “禹王殿下,自打我认识莫名大夫起,总共没见他说过几句话。

    他痴迷医术,不喜言谈。

    殿下,莫怪!”

    李淑婉也出言帮着徐朝辉说话。

    “阿弟,这位莫大夫是医术大家,自与常人不同,你不要生事了。”

    李适这才变了一张脸,嘿嘿地笑着。

    待帮众人贴好了膏药,莫大夫向众人施了一礼,然后就与徐朝辉道:

    “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医馆了。”

    屋内众人也起身回了礼恭送莫名。

    “先生慢走。”徐朝辉道。

    看来这莫名大夫只卖徐朝辉的面子,足见徐朝辉并非常人。

    还有今日,徐朝辉与柳慕卿是如何得知李淑婉、李慕白众人遇险情况?

    李慕白看了看徐朝辉与柳慕卿,此时对徐朝辉、柳慕卿的背景和真实身份有了兴趣。

    徐朝辉似乎看出了李慕白眼神中的意思。

    “慕白兄是对今日我与柳姑娘,为何如此及时出现在京郊心存疑问吧!”

    “确实有疑问,但是我对朝辉兄及柳姑娘绝无不敬或不信任之意。”

    李慕白也据实说出心中意思。

    “慕白兄是个坦荡之人,我自然相信慕白兄之言。

    我本是江湖中人,江湖朋友本来就多,在你们出发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有朋友过来相告。

    今日郊外似有大事发生!

    他看见有一伙人先是从一间屋内搬出尸体掩埋,然后清扫房子,最后这伙人藏了起来,似乎要埋伏别人。

    因当时这伙贼人人数众多,我那朋友双拳难敌四手,便赶紧赶来京都相告于我,希望我能出手帮助。

    我一下联想到,今日慕白兄要与何老汉去京郊调查何姑娘被害一案,便猜想,这伙贼人的目标可能就是你们。

    于是我与柳姑娘商量一同赶往京郊去救援你们。”

    徐朝辉的这番说辞看起来天衣无缝,很有说服力。

    可毕竟太过巧合。

    既然徐朝辉给了这样的理由,李慕白即使心中还存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原来如此,今日多谢二位出手搭救,不然我们就要转世轮回了。”

    李慕白起身又向徐朝辉与柳慕卿躬身施了一礼。

    “慕白公子不必客气,我们也是佩服慕白公子是个为民请命的好官,我们才出手的。

    我们只希望我大晟多些像慕白公子一样的好官,老百姓的日子就真正能安居乐业了。”

    即使李淑婉与李适在此,柳慕卿也毫不避讳地道。

    李淑婉见李慕白与徐朝辉、柳慕卿已经谈完,她起身朝门边走去,在确定雅间周围无人之后,她关上了房门。

    众人从她举止可以看出,她是有什么外人不能听到的话要说。

    “应立祥,你该说实话了吧。”李淑婉向应立祥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