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应立祥突然被李淑婉被点名,他一时之间不明白了如何书面答复,便装起了塌。“什么?大人,您让小人说什么?”从上次那些杀手的目标和文府家仆的举动可以看出,应立祥定是明白了些文传明不能够内传的秘密。李适这才明白了李淑婉关上门门说话的的用意。“上次要也不是徐朝辉与柳掌柜救你,“什么?大人,您让小人说什么?”。...

    应立祥突然被李淑婉点名,他一时不知如何答复,便装起了糊涂。

    “什么?大人,您让小人说什么?”

    从刚才那些杀手的目标以及文府家丁的举动来看,应立祥定是知道些文传明不能外传的秘密。

    李适这才明白李淑婉关上门说话的用意。

    “刚才要不是徐朝辉与柳掌柜救你,你的小命恐怕早就没了,到如今,你还在装糊涂。”

    李适没好气地说着应立祥。

    此时李慕白也察觉到了李淑婉的用意,调查何姑娘之死及此次埋伏真相,应立祥是现在唯一的突破口。

    “应立祥,你不要心存侥幸,认为你不开口,安排杀手的幕后之人就会放过你。”

    李慕白警告着应立祥。

    应立祥的确心存侥幸,他认为只要不说出他知道的事,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人也就不会一直追着他不放。

    如今这几位京兆府的大人已经猜出他知晓内情,不说的话,恐怕此时便会失去保命的屏障。

    没有办法,应立祥笑了笑,道:

    “小人没打算隐瞒自己知道的事情,只是刚才被追杀后,心有余悸,一时心慌,不知从何说起。”

    “那你就别废话了,快说!”

    李适催促道。

    徐朝辉与柳慕卿互相递了眼神,他俩站起身来。

    徐朝辉道:“这是衙门办案机密,我与柳姑娘就不方便听了,我们先告退了。”

    “二位两次不顾自己性命之忧,于绝境之处施救我们,如若还不信任你们,那我们又成了什么人?”

    李淑婉有点动情地道,让徐朝辉与柳慕卿不必避讳。

    徐朝辉看了看李慕白,知道李慕白思虑周全,心思谨慎些。

    李慕白自然看出了徐朝辉顾虑,他道:

    “公主说得在理,朝辉兄与柳姑娘从今日起就是我们自己人了,二位不必如此见外。”

    在一旁的应立祥听见“公主”二字,顿时提升了不少安全感。

    为了讨好李淑婉,应立祥将前几日李淑婉所给银票拿了出来,他还狠点心,往里多添了一些。

    应立祥对着李淑婉道: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前些日竟不知道您就是公主殿下。

    早知道的话,小人就不会索要您的银钱,这里有二百两银子还给您,多的银两算是小人的孝敬。”

    应立祥这样的举动,让李淑婉及其屋内其他人都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应立祥,本宫给出的银两就不会收回了,你自己拿着吧。

    你只要说出你所知道的实情,待日后铲除贼人,这些银两能帮你置下不小家业。”

    李淑婉再次提醒应立祥说出其所知晓的实情。

    “是,是,是。”

    应立祥连道了三声“是”,又继续说道:

    “那就多谢公主殿下了。

    公主和另外两位大人都去过文府,见过文传明。

    此人贪财好色,在府内是夜夜笙歌。

    有时为结交朝中勋贵,在府内大办宴会,他就用强抢进府的那些年轻貌美女子,来服侍这些朝中勋贵。

    这些朝中勋贵久历艳场,兴奋点也就越来越高,有时玩得过火些,就会……就会……”

    后面的话,应立祥好像难以说出口。

    “就会什么?别吞吞吐吐!”

    李适不耐烦地催促。

    “就会失手出现人命!”

    应立祥说出此话时颤颤巍巍,并且故意压低了点声音。

    京都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目无王法之人,屋内几人都义愤填膺。

    应立祥如今所言与何娘子那日在文府所言对上了,看来文府内冤魂无数!

    李淑婉气愤地站起身道:“看来文传明手上的人命不止何姑娘一人,此人血债累累。”

    “不杀文传明,不足以还世间公道!”

    李慕白拍了一下桌子,也气愤难当地站起身来。

    他继续道:“你可知参与宴会之人都是些什么人?”

    “大人,小人也不知他们身份,只听见文传明叫他们,有的叫世子爷,有的叫大人,有的叫公子。”

    “你以前是文府管家,处理那些女子尸首之事应该是你干的吧!”

    “是小人干的。”

    “如今尸首埋藏于何处?”

    “日积月累,那么多尸首埋藏于别处,恐会让人发觉,于是文传明特意在府内建了一座佛堂,既用于埋藏尸体,也用于辟邪。”

    “那你可知今日埋伏杀手是何人所派?”

    “小人不知,但我肯定不是文传明所派,否则小人在京都时就见不到各位贵人了。”

    询问完应立祥,李慕白思索了片刻,然后道:

    “不好!”

    接着李慕白又面向李适道:

    “李适兄,你赶紧调派巡卫衙将士值守京都各个城门,检查来往运送货物的马车,尤其是要特别注意带泥土的马车。”

    “慕白兄,这是为何?”李适问道。

    “阿弟,你速速骑马去安排,文传明既然没有杀掉应立祥,他接到消息后肯定会毁灭证据。”李淑婉道。

    “原来如此。”

    李适说完,疾步出了芙蓉楼,赶往巡卫衙。

    “朝辉兄,柳姑娘,既然杀人嫌犯已经确定,我这就前往京兆府调兵,去抓文传明。”

    李慕白向徐朝辉、柳慕卿告辞。

    “慕白兄,如今看来,此案已不同小可,其中定有凶险,今日我也陪你走一程,护你与公主周全。”

    李慕白是徐朝辉入京以来见过的官员中最尽忠职守、为民不计风险的,他愿意全力相助。

    “那我也去。”

    柳慕卿也想跟着去。

    “柳姑娘,我京兆府有数百衙役,加上朝辉兄,此行绝无大碍,况且芙蓉楼还需你照看,你的心意我心领了。”

    李慕白向柳慕卿道谢。

    “既然如此,那你们一定得小心为上,可能文传明会狗急跳墙!”

    柳慕卿担心道。

    “柳姑娘,你放心,和这些恶人打了几次交道,我们一定会万分谨慎。”李淑婉道。

    “何老汉与应立祥就暂时麻烦柳姑娘照看了,这两位是关键证人。”

    李慕白又向柳慕卿交待道。

    “一定。”

    李淑婉、李慕白、徐朝辉出了芙蓉楼,骑着芙蓉楼内的快马直奔京兆府。

    *

    李淑婉、李慕白、徐朝辉刚到京兆府门口时,正好碰见了醉醺醺的何隐君。

    “你们是何人?”

    何隐君离着李淑婉三人有着几十步距离,加上醉意,他没有认出他早已见过几面的李淑婉三人。

    “新任京兆府尹李慕白。”

    听见李慕白这样介绍自己,何隐君酒意稍微惊醒了一点,他单膝下跪道:

    “属下参见大老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