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承司青衣卫代圣人李景给何隐君赐赏时,也连同代内廷司宣了钦命新任京兆府老爷的旨意。故何隐君听到李慕白这样自报家门便也没任何吃惊。李慕白急忙见状扶起何隐君。“无须行此大礼,何捕快请起。”当然在花灯节上脱险,何隐君是冒着性命之忧在出钱出力,李慕白打故何隐君听见李慕白这样自报家门便没有任何惊讶。。...

    承司青衣卫代圣人李景给何隐君赐赏时,也一并代内廷司宣了钦命新任京兆府老爷的旨意。

    故何隐君听见李慕白这样自报家门便没有任何惊讶。

    李慕白赶忙上前扶起何隐君。

    “不必行此大礼,何捕头请起。”

    毕竟在花灯节上遇险,何隐君也是冒着性命之忧在出力,李慕白打心底里还是感谢何隐君的。

    何隐君看到了李慕白身后的禹王与长公主,又向他们一一行礼。

    之后,何隐君问道:“大老爷此时来府衙有何要事?”

    李慕白担心消息走露,没有向何隐君明言。

    “何捕头赶紧去召集全京兆府衙役,随我去替天行道!”

    李慕白这样一番说辞,说得大义凛然。

    何隐君似酒醒了一般,快步跑进了府衙。

    这一次李慕白又没有进京兆府。

    像李慕白这样为官之人倒是头一人。

    不到二刻,何隐君便召集了全部衙役,整齐划一地站在京兆府门前。

    何隐君这才得知李慕白刚オ带了几十名衙役出去过一次。

    何隐君又向李幕白问道:“大老爷,刚才随您出去的几十名弟兄呢?”

    何隐君这样一问,如一把ヒ首直刺李慕白心中,瞬间一阵剧痛。

    李慕白没有说话,眼中已经湿润。

    站在一旁的李淑婉看着李慕白这般模样,她知道李慕白此时心中比任何人都要难受,都要自责。

    “何捕头,我们去京郊调查命案,惨遭杀手埋伏。

    京兆府几十名衙役为了保全我、禹王、京兆府尹三人,拼死拦住杀手,这才给了我们逃生的机会。

    他们都是英雄,你放心,他们的后事及家人,我们会负责到底。”

    李淑婉也带着愧疚的语气说着话。

    “公主可有那些杀手线索?”

    何隐君说此话时明显带着一股怒气。

    “我们已经初步确定嫌犯,此时调大队人马,便是去抓捕幕后之人。”李淑婉道。

    何隐君听完此话立马转过身,对着身后站着的京兆府衙役道:

    “兄弟们,刚才跟随大老爷出去办案的几十名弟兄被嫌犯派杀手杀了,现在我们就去抓嫌犯,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京兆府众衙役群情激愤。

    “报仇!报仇!报仇!”

    李淑婉伸出双手示意喊声停止,众衙役安静了下来。

    “现在嫌犯可能正在毁灭作恶的证据,我们得赶紧出发,否则可能会坏了大事。”

    听见李淑婉这样说,何隐君问道:“目标何处?”

    因担心走漏风声,李淑婉道:“恐京兆府有奸细,大家跟着我走便是。”

    李淑婉、李慕白、徐朝辉走下府衙门前台阶,骑上快马,朝文传明府而去。

    何隐君带着京兆府衙役快步奔跑,紧随其后。

    *

    此时文府大门紧闭,从府外看,一派冷清气象。

    可文府后花园旁的一块土地上却是热火朝天的景象。

    此时的后花园,文传明已经派人封闭,文府内一切家丁、婢女都不允许进入。

    文传明在后花园指挥着几十名孔武有力的男子在掘地三尺,貌似在寻找什么重要东西。

    此时地上的坑已经挖得有一个小池子那么大,坑旁边摆满了木材,好像刚拆了房子一般。

    文传明交代道:“再挖深点,再挖宽点,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否则你们的主人和我都会万劫不复!”

    那几十名男子更加卖力气地挖着。

    守在花园门外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与文传明附耳道:

    “大人,京兆府来人了”

    文传明没有丝毫惊慌,而是自信一笑。

    “幸亏早有准备。”

    然后他又吩咐那些正在挖掘泥士的男子。

    “兄弟们,不用挖了,准备迎客。”

    那些男子收拾完手上的活及衣服,然后从附近的房子里拿出了早已备好的钢刀。

    很显然,这些事和这些人都是为了京兆府准备的。

    文府大门紧闭,叫了半天没有人应,李淑婉便让何隐君带人给砸开了。

    因为前几日来过文府的缘故,李淑婉对文府布局已经基本熟悉。

    李淑婉依稀记得应立祥口中的佛堂就是在后花园。

    京兆府一行人跟着李淑婉疾步向后花园走去。

    当走到后花园时,看见大门紧闭,还有两个带刀男子站在门外。

    李淑婉已基本确定证据就在这后花园中。

    她又仔细看了看门外的两个男子,这和今日在京郊埋伏的杀手一样,都是江湖人士,绝不可能是文府家丁。

    李淑婉、李慕白、徐朝辉三人刚准备硬闯。

    门外两把钢刀瞬时拦住去路。

    “没有文大人命令,谁也不许进。”

    “那我偏要进了?”

    李淑婉愤怒地质问。

    “那就别怪钢刀不长眼了!”

    守门人十分冷峻地说出了这句话。

    徐朝辉也看出来这两人功夫非同小可,他走向前,将李淑婉、李慕白护在身后。

    “你们俩小心,这两人功夫不一般。”徐朝辉道。

    此时门后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花园门应声而开,露出门后满脸堆笑的文传明。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不过几位贵客拜访的方式太霸道了些吧!连门都给我砸坏了。”

    见到京兆府如此阵仗,文传明没有露出丝毫吃惊与胆怯,反而是气焰嚣张。

    李慕白见到文传明如此模样,更是气愤不已,如此恶人竟然囂张跋扈到这般地步。

    “文传明,你可知道我们到你府上所谓何事?竟然还恬不知耻地大笑!”

    李慕白直接斥骂了文传明。

    文传明又是一阵嚣张地笑,随后道:“这不是闻名天下的儒学大才吗?怎么说话如此粗俗!”

    “对待恶人,何须讲究繁文缛节!”李淑婉道。

    “恶人?哪里来的恶人?

    公主殿下可是在臣府上看见有恶人闯入,那臣一定帮公主殿下抓住他。”

    文传明还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恶人就是你!京兆府接到苦主告状,说你强抢民女进府后随意虐杀,尸体就埋在后花园佛堂地底。”

    李慕白直接说明来意。

    “原来李大人与公主是受小人蒙蔽了,为证下官清白,请李大人进后花园找找吧,来啊,给李大人让路。”

    文传明及身边那些江湖好手让开了进入后花园的大门。

    进入后花园的李淑婉与李幕白这才明白文传明为何如此囂张。

    此时的后花园哪里还有佛堂?

    只剩下拆完佛堂的木材与在地上留着的大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