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望着满身血迹的小诚,李淑婉既吃惊又在心不忍心。“小诚,你没伤吧?”“谢公主关怀,属下碍,这些血都是那些杀手的。”的确李淑婉、李慕白都想得是的,果真文传明也不是罪魁祸首,此案背后之人的势力决非通常,否者他们岂敢光天化日之下被袭击巡卫衙黑甲兵?“那就好,“小诚,你没受伤吧?”。...

    看着满身血迹的小诚,李淑婉既惊讶又于心不忍。

    “小诚,你没受伤吧?”

    “谢公主关心,属下无碍,这些血都是那些杀手的。”

    看来李淑婉、李慕白都想得没错,果然文传明不是罪魁祸首,此案背后之人的势力绝非一般,否则他们怎敢当街袭击巡卫衙黑甲兵?

    “那就好,可否知道这些杀手是何来历?”

    李淑婉继续询问小诚。

    “属下搜寻这些杀手的尸身,没有发现能辨别他们身份的物件。

    不过从交手过程来看,这些杀手都是些死士!

    他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有区区几十人就敢袭击我巡卫衙几百黑甲兵。

    还有,刚才在文府所抓捕的那些壮汉也一起袭击了黑甲兵,这些杀手与文府壮汉应该是一伙。”

    小诚将刚才发生之事简略地说了一下,并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李慕白在一旁思索着小诚在文府门外所遇的埋伏,待小诚向李淑婉回完话,他又问道:

    “这些杀手目标是文传明吗?”

    “正是。”小诚果断干脆答道。

    “这样便能解释那些杀手为何敢冒如此大的风险也要动手,也能解释为何文府壮汉一起出手了。

    文传明应该无碍吧?”

    李慕白又问向小诚。

    “回李大人,巡卫衙将士拼死护住了文传明与那运送骸骨之人。”

    听见运送骸骨之人还在,李慕白倒是有一丝好奇。

    “怎么这人没有一同出手?”

    “李大人,别看此人精壮,但是他胆子特别小,见杀手过来与黑甲兵交战,此人吓得直哆嗦,躲在了一旁。”

    “此人倒是有趣得很。禹王殿下、公主殿下,我们一同去门外看看。”

    李慕白说完便向文府大门外走去。

    李淑婉与李适紧跟李慕白脚步走了出去。

    和当今圣人的嫡长子、嫡长女在一起,也能如此不守尊卑礼仪的,估计只有李慕白一人了。

    因文传明所作勾当不能为外人所知,为避人耳目,他将文府选在离闹市很远的地方。

    文府前门的大街上平时几乎没人往来。

    所以即使在此地发生这等激烈搏杀,依旧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虽然大门前的尸首已经清理在一旁,可地面上的血迹还来不及冲洗,此时门外的景象多少有点渗人。

    出了文府大门,李慕白看到眼前的场景,此时鼻子里也传来一阵阵的血腥味,他差点没呕吐出来。

    李淑婉赶忙过来询问李慕白。

    “慕白,你没事吧!”

    突然听见李淑婉改口叫“慕白”,李慕白愣了一下,然后答道:

    “没事,只是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重的血腥味,身子一下子受了刺激才会有此反应。”

    “那就好。”

    李淑婉对李慕白展现出异于常人的关心。

    从门外现在的景象来看,这伙杀手战力也不低,巡卫衙黑甲兵也有不少人受伤,还牺牲了一些人。

    这些黑甲兵都是在李适手底下卖命之人,李适看到此景,自然心中既愤怒又难受。

    他吩咐身后跟着的小诚。

    “小诚,给这些受伤的兄弟治好伤后,每人五十两赏银,给那些死去的兄弟每人家里二百两抚恤银。”

    “是,禹王殿下。”

    李适向受伤坐在一旁休整的巡卫衙黑甲兵走了过去,他一个一个询问伤情。

    看得出来李适也是个爱兵如子之人。

    此时的文传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墙边。

    虽说有言升为后台,可现在这些想杀他之人,有些是言升得罪不起的,甚至其中还有一个便是言升的亲儿子。

    他想,正是他靠着出卖自己的良心巴结来的这些关系,才在京都博得了一席之地。

    可现在他成了什么?

    恐怕成了一个笑话吧!

    文传明边想边摇着头,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李慕白向文传明慢慢走了过来。

    看到如此模样的文传明,李慕白似乎有了同情之心。

    “文大人是否想通了些什么?”

    忽然听到有人叫,文传明这才回过了神。

    “哦,是李大人啊,下官只是有些感触罢了”

    此时文传明变得温和起来,也显得正常了许多,没有了官油子的气息,更别谈嚣张跋扈。

    既然文传明已经成了这般模样,李淑婉也就无心再去为难他。

    “文传明,看到这些杀手凶残嘴脸,你死里逃生,也算二世为人吧,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见李淑婉如此说,文传明心中何尝没有此感?

    这次幸亏巡卫衙黑甲兵拼死力战,才让文传明侥幸活了下来,只要黑甲兵稍微一疏忽,他的命可就不在了。

    文传明刚准备开口说话,李慕白阻止道:

    “我们先回巡卫衙,然后再说吧。”

    李慕白看了看旁边到现在还在发抖的壮汉。

    “壮士,你现在安全了,没事了,去随我到巡卫衙呆呆吧,那里更安全。”

    那名壮汉听见去巡卫衙更安全,立马站起了身,准备出发。

    徐朝辉见一切已无虞,便向李慕白、李淑婉告辞。

    “慕白兄、公主殿下、禹王殿下,现在已没有危险,我就先回芙蓉楼了。”

    “朝辉兄,我还有一事拜托。”李慕白道。

    “慕白兄但说无妨。”

    “如今死在文府那些女子的冤案,还有何姑娘的冤案,今晚有望从文传明口中得知。

    何老汉与应立祥是关键证人,请朝辉兄待会儿将这二人护送至巡卫衙吧。”

    文传明神情大变,他或许不会再做无谓辩解了。

    现在李慕白要做之事便是保护好一切与本案有关的证人。

    “慕白兄不必客气,举手之劳。”

    徐朝辉告辞后,骑快马回了芙蓉楼。

    李慕白让何隐君先回了京兆府,随后他与李淑婉、李适还有巡卫衙大队人马回到了巡卫衙。

    *

    巡卫衙内。

    小诚将文传明与那壮汉押去了牢房。

    李淑婉一直对李适是如何抓住那运骸骨之人有些疑问,便道:

    “阿弟,如今这文传明已成了阶下之囚,审案也不急于这一刻,你给阿姐说说,你是如何抓住那胆小壮汉的?”

    被李淑婉这样一挑起兴趣,李适顿时又恢复了得意洋洋的样子。

    “这可说来话长。”

    “别装蒜,快说吧,李适兄。”

    李慕白在一旁也看不惯李适那副模样,催促着李适快说。

    “哈,哈,哈。”

    李适看着李淑婉、李慕白两人这副模样,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好,我说,看着你俩这个样子真是好笑得很。

    这个事情还得感谢那个胆小的壮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