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到李适这样说,李淑婉倒更有兴趣了。“为何还得非常感谢那胆子小壮汉?”“事情是这样的。上次,我从芙蓉楼出后,按照慕白兄的安排,我令小诚带了三十个小队将京都九门守住。此刻便能显露出我的很聪明才智了。”李适还不忘夸自己一下。“行了,别说废话了,快点儿说了“为何还要感谢那胆小壮汉?”。...

    听见李适这样说,李淑婉倒更有兴趣了。

    “为何还要感谢那胆小壮汉?”

    “事情是这样的。

    刚才,我从芙蓉楼出来后,按照慕白兄的安排,我令小诚带了二十个小队将京都九门守住。

    此刻便能显出我的聪明才智了。”

    李适还不忘夸自己一下。

    “行了,别说废话了,快点说了,待会儿还要去牢里审问文传明。”

    李淑婉没有耐心地催促道。

    见阿姐这般模样,李适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从京都南门出去便是官道与平坦的稻田。

    如若是要运骸骨出去掩埋、销毁,来往行人那么多,又没有可以遮挡的地形,容易被人发觉。

    从京都东门出去便是码头、港口,运河就在附近,那里人更多,更不方便。

    京都北面是皇城。

    而往京都西门出去便是玉泉山,平日里也没多少人往来,并且玉泉山附近是京都有名的乱葬岗。

    所以本王决定亲自前往西门守株待兔。

    本王这番想法可有让二位佩服之至?”

    李适又开始卖弄,还自称起“本王”。

    李慕白笑了笑,摇了摇头,真是拿着这位禹王殿下没有办法。

    他躬身向李适作了一个揖。

    “在下李慕白对禹王殿下的聪明才智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啊!”

    李慕白这样一番举止,让本想斥责李适的李淑婉“噗嗤”一下,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你们这样一唱一和倒是像极了瓦舍的说书人。”李淑婉笑着道。

    “阿姐,你还去过瓦舍呢?

    怎么没有带上阿弟我啊?

    你是和慕白兄悄悄去的吗?”

    找准了机会,李适还是不忘拿李慕白与李淑婉打趣。

    “办正事的时候总是没个正形,你接着说你是如何用聪明才智抓住那个胆小壮汉的?”

    听见来自阿姐的奉承,李适是别样的舒坦,满脸笑容。

    他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圈,接着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正当我快赶到西门时,恰好看见那胆小壮汉在接受城门卫兵检查。

    这胆小壮汉带着几十人押着十辆马车要出城,这些人所押着的马车上还放了许多花卉、绿植。

    当然不可缺少的便是慕白兄所说的泥土!”

    “我说怎么文传明后花园看上去,感觉比上次去的时候少了什么东西。现在回想,原来是花卉被搬空了。”李淑婉道。

    “阿姐,别打岔,好吗?”

    “你说你的!”

    李淑婉厉声道,顺便瞪了一眼李适。

    李适无奈地继续道:

    “因我牢记着慕白兄的嘱托,当城门卫兵检查完准备放行时,我立马叫停了放行。

    当我慢慢靠近第一辆马车时,那个胆小壮汉的双手紧张地握成了拳头。

    我越发觉得可疑。

    我令小诚将其中一个花卉打碎,打碎后地上的一幕让我惊住。

    也更加印证了慕白兄与我的智慧!”

    这次李适没有只夸自己,而是连带着李慕白一起夸了起来。

    他想,这下他的阿姐应该不会说什么了。

    可是他想错了。

    李淑婉看了看李适,然后笑着说:“别以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知道,你夸慕白就夸慕白,还顺带表扬了自己一把。”

    “李适兄,本来一刻能说完的事,现在被你说了快半个时辰还没说完,你就不怕耽误了审案的时辰。”

    李慕白也无可奈何地说起了李适。

    “到了我巡卫衙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让小诚就一刻不离地守着文传明,连喝水吃东西都和那文传明呆在一起。”

    李适经历过京都盟马安被下毒一事,对待关键犯人变得谨慎了许多,也周全了许多。

    “看来我们禹王殿下办案子有了不小的进步。”

    李慕白调侃着李适,不过这也是他的真心话。

    “彼此彼此。

    此时文传明受了惊吓,我们先将他晾一会也无妨。

    待会儿我们再去问他,他才能更顺畅地说出来。”

    李适为自己侃侃而谈而流失的时辰找出了绝妙的借口。

    听了李适这样的一番说辞,李慕白与李淑婉互相看了看,都叹了一口气,然后李淑婉笑着道:

    “我智计无双的阿弟,你快说吧。”

    “这还差不多。

    当那花卉打碎,地上露出许多白骨,看上去不是飞禽走兽的骨头,倒有点像人骨,我刚准备让小诚捡起来交由巡卫衙仵作查验。

    站在马车旁的几人立马从车底抽刀袭击守城卫兵与巡卫衙黑甲兵。

    这些人胆量不小,功夫也不低,守城卫兵被杀死了几个,我巡卫衙黑甲兵也有几个受了重伤。

    就和今天一样,那个胆小壮汉没有动手而是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看到马车旁这些人的身手,我担心文府的你们会被埋伏。

    于是抓了这个胆小壮汉,我便立马朝文府赶去。”

    说完了整个经过的李适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双眼充满期待的望着李淑婉与李慕白。

    李慕白与李淑婉故意装着糊涂,互相望了望。

    李淑婉先开了口。

    “对了,现在到了戌时(晚上七点),是到了用膳的时辰,慕白,你也饿了吧。”

    李慕白没有说话,而是强忍住笑意,点了点头。

    见李慕白与李淑婉这样故意装糊涂让他为难,李适又动起了歪脑筋,开始打趣李淑婉与李慕白。

    “哟,阿姐什么时候和慕白兄如此亲近呢?

    还一口一口‘慕白’叫着,我都是叫的‘慕白兄’。”

    被李适这样一说,李淑婉脸颊瞬间通红,一时间被李适噎得无话可说。

    李慕白连忙向李适挤眉弄眼,示意李适不要再说,别让李淑婉难堪。

    可李适见到李淑婉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露出小女子羞羞答答的模样。

    这样子的阿姐,他是难得一见,怎肯就此罢手?

    “阿姐,你怎么了?阿姐,你说话啊!”

    李适笑着继续追问着李淑婉。

    “到了用膳的时辰,我去安排晚膳去了,用了晚膳我们再办正事。”

    说完后,李淑婉便走出了正堂大厅,向厨房走去。

    李慕白见李淑婉走了出去,他走向李适,伸出右手,用手指连点了几下李适。

    “你啊,有时候就是管不住你的这张嘴,任性胡言。”

    李适嘿嘿一笑:“慕白兄,现在还没成为我姐夫,就开始说起我来。”

    李适张嘴就来,一下让李慕白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也去厨房看看去。”

    李慕白迈出正堂向厨房走去。

    此时站在正堂的李适,只剩下独自尴尬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