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安安静静地用完后了晚膳。这是第一次没人说话的便吃完的晚膳。倒也不是三人关系会出现了什么裂痕,不是李适的话让李淑婉与李慕白互相之间都有点儿羞涩与尬尴。李适但是没说话的,但不时望着两人嘿嘿地笑。这就给气氛变的更为尬尴了。此时文传明这是第一次没人说话便吃完的晚膳。。...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安安静静地用完了晚膳。

    这是第一次没人说话便吃完的晚膳。

    倒不是三人关系出现了什么裂痕,而是李适的话让李淑婉与李慕白相互之间都有点害羞与尴尬。

    李适虽然没说话,但时不时看着两人嘿嘿地笑。

    这就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此时文传明应该也吃完了巡卫衙安排的晚膳。

    李淑婉先开了口:“我先去监牢看看文传明。”

    说这话时,她没有看李慕白,也没有看李适,而是盯着桌子上装菜的瓷盘看。

    本来她与李慕白之间还隔着一层窗户纸,如今李适将这层纸捅破,作为女子的李淑婉只能这般模样了。

    她说完话就走了出去,向牢房方向迈步前行。

    李淑婉出去后,李慕白双眼看着还在偷偷嘿嘿笑的李适,眼神里尽是无奈,李淑婉摊上这么个阿弟,不知是福是祸。

    他叹了一口气,旋即又对李适说:“李适兄,你看你做的好事,我与你阿姐不知何时才能说上话了。”

    看到李慕白这般模样,李适脑袋里又闪出鬼主意。

    他端着还未吃完饭的碗,向李慕白身边挪了两个座位,脑袋靠近李慕白。

    他一脸讪笑:“慕白兄不要唉声叹气,其实我这是帮了慕白兄一把。”

    听到李适这样说,李慕白一脸愕然。

    这小子脸皮够厚的,反的都能被说成正的,斜的被说成直的。

    “你小子将我和你阿姐搞成这般模样,你还好意思说帮我?”

    李适快速将碗里还剩下的两口饭扒拉进了嘴,接着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嗝,再用旁边准备好的湿巾擦了擦嘴。

    这样慢慢吞吞,李慕白看着李适催促道:“没话说的话,我去牢房了。”

    李慕白起身欲走,李适连忙拉住。

    “你坐下,我说完后,我俩一同去监牢。”

    “快说。”李慕白没好气地道。

    “我给你出个主意,保管让你和我阿姐能成就美好姻缘。”

    李慕白本以为李适又开始胡诌,他朝李适多看了两眼,确认李适是认真的。

    他也一脸认真:“什么主意,你说来听听。”

    见到李慕白有了兴趣,李适右手搭在他肩上道:

    “待会儿去审问文传明时,你多找机会主动和我阿姐说话,只要她回了话,你俩关系会越来越近。”

    说完,李适挑了两下眉头,李慕白又是一脸愕然。

    这是他以前想象的皇家中人吗?

    “我一个读书人按照你说的这样去做,不是有失斯文吗?”李慕白觉得这样做还是有些不妥。

    想到还有要事,李慕白看了眼李适,说:“好了,这件事就不劳禹王殿下费心了,还有多少家国大事等着您处理。”

    说完,李慕白便起身,他顺便将坐着的李适也一并拉起身,朝监牢走去。

    *

    因为李适不喜黑,巡卫衙的监牢要比别处亮了许多。

    李淑婉早已坐在了审讯房,审讯房内除了她,没有其他人。

    她没有急着提审文传明,而是一人呆呆地坐在这里,想着她与李慕白之间的事情。

    头一次在祈年殿李慕白,他的出现耀眼得像光一样,那样纯净,那样光彩照人。

    第一次她就心动了,她想,如果此生能与李慕白结成连理,便没有什么遗憾了。

    想着想着,李淑婉出了神,当李适与李慕白出现在眼前,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忽的好像听见有人在叫“阿姐”,她这才回过神来。

    第一眼没有看见叫她的李适,而是看向了身旁的李慕白,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了,她吞吞吐吐道:“可以……可以……提审了吧。”

    李适灵光一闪,给李慕白递了眼色,示意李慕白按着他刚才所说做。

    为免气氛变得冰冷,李慕白也没其它办法,他看着李淑婉道:“现在是可以提审了。”

    李淑婉不知说什么好,便只嗯了一声。

    “带文传明上来。”李适大声向门外黑甲兵吩咐道。

    片刻之后,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的脚链拖地声。

    接着,审讯房房门发出吱吱的声音。

    门被慢慢推开,黑甲兵小心翼翼,怕有丝毫不敬。

    就这样,两名黑甲兵一左一右押着文传明走进了审讯房。

    接着,黑甲兵将文传明结结实实地绑在了木桩之上。

    此时的文传明看上去倒好像有了读书人的气质,临大难而不惊,似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文传明这样的表现,让李慕白对他少了许多反感。

    看着眼前三人,文传明出于礼节地笑了笑,这笑看起来也是很平淡,没有夹杂着任何情感。

    经过文府门前的埋伏,文传明确实如变了一个人一般。

    不过这样也好,省了不少讯问的气力。

    “文大人。”李慕白还是很客气地这样称呼着文传明,“你应该知道我们想知道些什么?”

    “在下已是阶下之囚,李大人仍然以大人相称,倒是给了文某几分薄面。”

    文传明毕竟是官场中人,也是识趣得很,依他来看,如今像李慕白这样为官之人几乎没有。

    他不知道该敬重这样的为官之道,还是该嘲笑书生之志。

    或许他早早像李慕白这般为官,今日应该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吧。

    他继续说:“既然李大人如此,文某也该回一下礼,我猜大人想知道无非就两件事的真相。”

    李淑婉也对文传明刮目相看,此人没有了刚才在文府后花园的嚣张,此时倒显得有几分真诚。

    她也开口道:“文大人认为是哪两件事?”

    见李淑婉终于开口,李慕白满脸温柔地笑着望向李淑婉。

    为了不让自己尴尬,李淑婉立马避过了李慕白的笑。

    文传明似乎看出了李淑婉与李慕白之间的男女之情,嘴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说:“第一件事是我府里何娘子之死的真相,第二件事便是尸骨的真相。”

    此时突然一阵风从审讯房北面上的小窗吹了进来,将审讯房的灯光吹得左右摇曳。

    文传明的直言加上这突如其来的风让审讯房的气氛变得微妙。

    李慕白若有所思。

    现在台面上摆着的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文传明,他为何不直接承认这两件凶案是他所为?

    他如此说话,似乎表明这两件凶案并不是他所为。

    李慕白收回了心思,道:“文大人倒是爽快之人,本官的确很想知道这两件凶案的真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