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真相!当李淑婉听见真相二字,不知道为何心中竟有了些许轻蔑!此时的真相已不最重要的,辜之人早被谋害,人死不能够死而复生,即便将做恶之人全部绳之以法,那辜之人曾经的的绚烂音容又能再现?她忽的又逐步转变了想法,真相或许是对那辜之人最好是的在天之灵吧。她看了看牢内被她看了看牢内被风吹得摇曳的灯光,又看了看文传明。。...

    真相!

    当李淑婉听到真相二字,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了些许不屑!

    此时的真相已不重要,无辜之人早被害死,人死不能复生,即使将作恶之人全部绳之以法,那无辜之人昔日的灿烂音容又能重现?

    她忽的又转变了想法,真相也许是对那无辜之人最好的告慰吧。

    她看了看牢内被风吹得摇曳的灯光,又看了看文传明。

    “那就请文大人快说吧。”说出此话的李淑婉眼神里没有期待,只有愤怒。

    是为那些无辜之人的不平!

    文传明似乎领会了李淑婉眼神中的意味,连忙应了声是。

    他脑袋里开始回忆那鲜血累累的夜晚时,不知怎的,他眼中竟有了一丝悲伤。

    是兔死狐悲吗?也许是幡然悔悟吧!

    文传明咽了一下口水,整理了心中的思绪,他说:“那还是先讲关于骸骨的真相吧。”

    留下这些骸骨的女子生前年芳均不过十八,都是住在京都附近没有家世背景的小民之女。

    罪恶便源于一次本不应该有的宴会。

    因与文传明相熟的缘故,言升之子言明松常于文传明府中狎妓听曲。

    当然这也是文传明为了巴结言升。

    那日,言明松说晚上带几个贵人让文传明认识认识。

    有如此机会巴结朝中权贵,文传明心中自然喜不自胜,他在府内备上了好酒好菜、好妓好曲。

    入夜,言明松带来的人果然来头都不小,大将军次子石钦、淮阴侯嫡子傅北、刑部尚书独子冯晓和、京都首富幼子江进财。

    这些都是非富即贵之人,若在平时,文传明这个六品兵部主事肯定无法得见这样的贵人。

    文传明本人也是精通酒色财气之人,这次宴会自然也会让这些公子哥心满意足。

    在文传明身旁的小妾,是他从向京郊百姓家威逼利诱强抢入府的,那晚美艳动人。

    不幸的是,她遇上了淮阴侯嫡子傅北,这是个色胆包天之徒!

    小妾听从文传明吩咐为傅北倒酒,此时已酒过三巡,傅北借着酒劲便对小妾动起了手脚。

    旁边那几位公子哥哪里将文传明放在过眼里。

    出现这样的情况不仅无人阻止,而且其他公子哥更是在一旁起哄助兴,让傅北兴致越来越高。

    文传明哪敢作声,只是在一旁无奈地陪笑,连伸根手指都不敢。

    傅北有如此举止其实是这五个恶少早有的预谋。

    言明松早就垂涎文传明新纳入府的小妾,这才想起用引荐贵人的借口,让其他“志同道合”的恶少过来相助。

    当然文传明对此并不知情。

    就这样这个小妾被五个恶少弄进了客房。

    自己引狼入室,文传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第二日,五恶少假装淡定地很早便离开了文府,客房内留下的只有一具女尸。

    文传明沉溺女色多年,也作恶多年,但手上从来没有沾过人命。

    可这五恶少似家常便饭一般习以为常,不急不躁,没有丝毫紧张便坦然离去。

    府里出现了这等事,文传明也是头一回遇到。

    他看着那具被折磨得死后都未闭眼的女尸,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房内景象十分渗人。

    他惊恐着、彷徨着,一下子乱了分寸,不知如何处理。

    应立祥站在门外。

    片刻后,文传明叫了应立祥将女尸用棉被包裹好抬入了后花园,两人亲手将女尸埋了下去。

    此后,这五恶少尝到了不一样的滋味,便唆使文传明多去京郊寻觅美色,掳进文府供他们享乐。

    如此这般至今日案发,被害死女子已有百人。

    文传明向李淑婉、李慕白、李适讲述着文府里五恶少的罪孽,眼里已经泛起泪水。

    看得出文传明已经十分自责悔恨。

    听完文传明的供述,牢中的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木然,像庙里的菩萨神像一般站着没有动静。

    他们三人心里都在一遍一遍地斟酌着文传明所言。

    堂堂京都,天子脚下,整个晟国的首善之地。

    可如今听所闻和平日所见,这里俨然成了富贵之人的法外之地。

    行凶作恶,有人遮掩!

    蒙冤受害,无人吭声!

    李适的眼睛已经憋得通红,他攥紧了拳头朝墙上砸去,墙体发出一声闷响,他却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已经不知疼痛。

    牢中众人都看向了李适。

    李淑婉看见李适这般,她立马跑过去问:“阿弟,你没事吧?”

    李适收起了拳头,此时手背分明已经出现了红肿,他说:“阿姐,我没事,我这就带黑甲兵去抓了这几个在世妖魔。”

    用妖魔形容这五个恶少并不为过,这般草菅人命,视百姓性命如蝼蚁,妖魔之恶也不过如此了。

    李慕白虽然心中也愤恨不已,可如今文府骸骨案还有许多牵扯出来的事情没有查清楚。

    京郊遇伏是怎么回事?

    应立祥被文府家丁追赶又是为何?

    还有何姑娘之死真相是什么?

    这些都需要文传明逐一解答。

    李慕白看了看文传明,文传明低着头,嘴里嘀咕着“都是我的错”。

    然后他走向李适,小声将心中所思尽数告知了李适与李淑婉。

    听了李慕白的想法,李适冷静了下来。

    李淑婉走向文传明,道:

    “文传明,你接着说。何姑娘之死是怎么回事?京郊遇伏是怎么回事?还有应立祥被你府里家丁追赶又是怎么回事?”

    听见李淑婉在问话,文传明收起了自责的模样,他继续道:“这都得感谢京兆府里的师爷郝建。”

    郝建?

    不就是在门口被李慕白训斥了一番的那个师爷!

    他也是文传明的人?

    “他也是你的人?”李淑婉问。

    文传明笑了笑:“他不是我的人,他是言升言尚书的人。”

    难怪京都诸事感觉都有言升的影子!

    看来这京兆府尹就是一个傀儡,府内衙差,师爷都是言升的眼线。

    “在祈年殿得知李慕白被圣人钦命为京兆尹之后,言升就命我向郝建交待,注意京兆府一举一动。”

    经过文传明这样一解释,李慕白便清楚了京兆府的动向被外人了如指掌的原因。

    “你为什么要派杀手去追杀何姑娘?”李慕白问。

    他一直没有想明白,既然何姑娘跑了出来,文传明强抢民女的事就会被揭穿,再去派人杀何姑娘灭口也就没有必要了。

    况且杀人的罪过比强抢民女大多了,文传明也没有必要如此做。

    “杀手不是我派去的!”文传明连忙解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