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文传明之言在李慕白出乎之中,可却在李适与李淑婉出乎之外,这二人一脸错愕。在李淑婉心中,虽然文传明可能会也不是操纵杀手的幕后之人,但肯定是残忍杀害何姑娘的真凶,所以别人也没动机去杀这样一个弱女子。而如今听到文传明说出来他简言之的真相,李淑婉一时之间无法我相信。她在李淑婉心中,虽说文传明可能不是操控杀手的幕后之人,但一定是杀害何姑娘的真凶,因为别人没有动机去杀这样一个弱女子。。...

    文传明之言在李慕白意料之中,可却在李适与李淑婉意料之外,这二人一脸愕然。

    在李淑婉心中,虽说文传明可能不是操控杀手的幕后之人,但一定是杀害何姑娘的真凶,因为别人没有动机去杀这样一个弱女子。

    如今听见文传明说出他所谓的真相,李淑婉一时难以相信。

    她追问:“不是你派去的杀手,还有谁?谁还有杀何姑娘的动机?”

    文传明十分无奈地笑了笑,或许他在世人眼中也与那几个恶少没有差别吧。

    他言道:“在公主心中,文某真是如此穷凶极恶之徒吗?”

    “你认为呢?”李淑婉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

    文传明仰着头闭着眼再次大笑起来,自言自语:“不是别人的错,都怨我自己。”

    随后他低下了头,开口道:“我如若真是那残忍之人,应立祥根本不可能完好无损的从文府里出来。”

    “可据应立祥所言,是他自己花重金才从文府奴仆手里捡回了一条腿。”

    李淑婉将应立祥的话如实告知了文传明。

    文传明冷哼一声:“应立祥所给银两到了我的手里,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人,但没有我的默许,文府里没有人敢放应立祥。”

    既然是文传明放的应立祥,那为何后面又派人抓应立祥回府?

    李淑婉带着心中疑问继续问:“后面派人去抓应立祥是你所为?”

    文传明似乎因李淑婉还不相信他的为人,他眼神变得认真,面容有了些激动。

    他立刻答道:“自然不是,这与派杀手去杀何姑娘灭口的命令一样,都是出自言升之子言明松之口。”

    听到此处,李慕白也只是明白了京郊遇伏是怎么回事。

    定是在李慕白于京兆府调兵之后,郝建将李慕白调兵的动向泄密给了言明松,于是言明松派出杀手在京郊设伏。

    可言明松做这一切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这其中的逻辑又是什么?

    这都要文传明来回答!

    文传明这样断断续续地回答不是办法,只会越讲越糊涂,唯有让他将几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才能拨云见月。

    “文大人。”李慕白还是给文传明留着情面,他说:“你将今日发生之事从头至尾说一遍吧。”

    都是读过书的人,有时候面子比命还重要,既然李慕白给了面子,那么文传明自然也会识趣。

    文传明道:“李大人既然都这样说了,我便从头至尾将事情说一遍。”

    因圣人在“军马案”上没有深究,让言升及文传明彻底安全了,文传明便在府内庆幸此事,高兴饮酒。

    忽然言明松进府说,晚上傅北、石钦、冯晓和、江进财有空,特来府上消遣一二。

    恰好文传明也有喜事,自然爽快答应。

    可谁知言明松前几日进府时只看了何姑娘一眼,此次进府吩咐文传明准备宴会便是为了何姑娘。

    他特意嘱咐文传明安排何姑娘作陪。

    何姑娘早已被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带出了府,文传明现在又去哪里寻来?

    为了避免晚上得罪五恶少,还不如如实告知言明松,他便向言明松讲明了何姑娘的去向。

    言明松询问何姑娘是否知晓府内秘密,文传明回答他也不清楚何姑娘是否知晓。

    言明松便下了决心安排了杀手去灭口。

    文传明相劝言明松,只是将何姑娘抓回来即可,何须杀人。

    言明松骂了文传明妇人之仁,那何姑娘回去之后便可能已将文府秘密说与他人,难道要将其他知情之人一起抓进府?

    即使都抓进府,那也会留下许多蛛丝马迹而坏事,况且那何姑娘也不是安分之人,倒不如连同她身边知情人一齐灭口,这样更妥当。

    言明松年纪与李慕白不相上下,没想到竟如此歹毒,看来是得了乃父真传。

    就这样,京郊那几个无辜之人命送黄泉!

    言明松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以前文府管家是不离文传明左右的,今日却不见了,他便起疑,问了文传明。

    文传明不敢相瞒,如实说了应立祥已被他赶出府去。

    听了这话,言明松将文传明又是一顿臭骂,这么多知情之人,怎么敢随意放出府去?

    言明松问了应立祥可能的去处,文传明只是猜测应立祥还在京都。

    为免京兆府衙役和巡卫衙黑甲兵怀疑,言明松便作主让文府家丁前去寻找应立祥,并带回文府。

    京都这么大,找应立祥也不是那么好找,需要废些时辰。

    待李慕白得知何姑娘被杀的消息之后,在他带兵出城时便正好碰上了文府家丁在大街上抓应立祥一幕。

    而郝建此时来文府禀报消息,正好碰上了等待抓应立祥回府的言明松,郝建便将李慕白带兵出城的动向告知给了言明松。

    言明松仗着祖父言卫道,父亲言升,早已无法无天,肆意妄为,豢养了不少江湖人士作为死士。

    他派出大批死士去京郊埋伏,没想到李淑婉、李慕白几人命如此硬,杀手来报,李淑婉几人逃回了了京都。

    于是言明松便让文传明将府内证据毁灭,这样没有了把柄,李慕白便拿他没有办法。

    当李淑婉从正门进文府时,言明松边从后门跑了出去。

    可谁能想到言明松安排运送骸骨出城的人被李适给抓了。

    他怕事情败露,便安排杀手杀了文传明。

    若文传明被杀,即使应立祥上堂作证,因应立祥不知他们几人身份,也无法查明五恶少真实身份。

    从何老汉到芙蓉楼求救之后,这后面一切所发生之事的脉络都已明了。

    何其大胆!

    何其歹毒!

    何其无法无天!

    李慕白、李淑婉、李适三人早已气得快怒发冲冠。

    “嘭!”

    牢内发出一声响动,李适一脚将身旁的椅子踢飞,然后撞在了墙上。

    牢内众人又望向李适。

    这位禹王真是至情至性之人!

    但这次他没有急着冲出去,而是问李慕白:“慕白兄,你有什么决断?”

    李慕白望着李适,心中若有所思,言明松有如此胆量,看来不能轻举妄动,而需从长计议,否则不但没有成效,可能会害了更多无辜之人。

    忽然李慕白眼神中露出了书生不该有的杀意:“言明松该杀!傅北该杀!石钦该杀!冯晓和该杀!江进财该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