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这时李慕白的眼神让人惊讶,更有甚者让人不会产生一丝怯意!李淑婉从来也没没见过李慕白如此模样。文传明看了一下柳慕白立刻又低头,不敢再看。听到李慕白说出来如此狠绝之话,李适一时之间也没反应时回来,问着:“慕白兄,你已打定主意了主意吗?”李适这样一问,李淑婉心中午餐便当了真,文传明看了一下柳慕白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

    此时李慕白的眼神让人吃惊,甚至让人产生一丝怯意!

    李淑婉从未见过李慕白如此模样。

    文传明看了一下柳慕白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

    听见李慕白说出如此狠绝之话,李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道:“慕白兄,你已打定了主意吗?”

    李适这样一问,李淑婉心中便当了真,难道真的要用巡卫衙抓了这五个恶少,再用京兆府直接定死罪?

    这样恐怕想得太过简单了!

    此时李淑婉早已将刚才儿女情长的害羞之意抛诸脑后,她问:“慕白,你确定如此?”

    李慕白大笑一声,道:“不是我要如此,而是应当如此!这五个恶贼视百姓如蝼蚁,视人命如草芥,恶贼不出,天道难彰!”

    恶贼不出,天道难彰!

    此言一出,振聋发聩!

    文传明顿时心中对这位新科状元更加钦佩。

    李淑婉见李慕白如此激动,继续问:“慕白可有何良策?”

    她这样一问便是希望能让李慕白冷静下来,从长计议。

    李慕白心领神会:“多谢公主殿下,杀这五个恶贼自然是要从长计议,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李慕白说完这话便望向文传明。

    李淑婉与李适当然听得出其中之意,同时也看向文传明。

    文传明笑了笑:“几位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文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李慕白也笑了笑:“文大人是个爽快人,我也实话告诉你,这五个恶少,我是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文传明当然相信李慕白的决心,也相信他的为人。

    可李慕白即使有禹王李适及长公主李淑婉的帮助,他也不可能办得了这五个人。

    这是文传明现在笃定的事,所以当言明松在文府外对他动手时,他便已做好了被当做替罪羊的准备。

    他与何玉一样,现在只希望能不伤及家中之人即可。

    文传明摇了摇头,冷笑了几声:“李大人,不是文某不相信你的为人,凭你、禹王殿下、长公主殿下,你们三位在朝中毫无根基,这五个人你们谁也动不了!”

    被文传明小看了,李适心中自然十分不舒快,他说:“本王手里有巡卫衙五万黑甲兵,本王要抓这五个人,谁能阻拦?”

    李适到底还是年轻气盛,说话时想得过于简单。

    听见此话的文传明先是笑了笑,接着又是一顿摇头。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几位在办‘军马案’时就应该知道了,如此大案仅能圣人定夺!”

    由圣人李景定夺,李淑婉认为凭借父皇李景的宠爱,加上铁证如山,又何尝不能还那些冤死女子一个公道!

    她信心满满地说:“我父皇听了这五个恶人的恶事也一定会下旨斩了他们!”

    看来“军马案”一案倒是没让圣人李景的这位掌上明珠对她父皇起疑。

    有些话本不该文传明讲明,毕竟说多了,万一传到李景耳中,那可能便是株连九族的罪。

    他看了看牢内的几个黑甲兵,随后向李慕白递了递眼色。

    李慕白便让李适将牢内黑甲兵支使出了审讯房。

    此时审讯房内便只剩下李淑婉、李慕白、李适、文传明四人。

    “文大人,现在有什么想说的话,现在可以直说了!”李慕白道。

    “此话我本来可以不说,但是文某说后,只希望几位能够竭尽全力护住我那扬州的妻儿。”

    文传明未将妻儿接进京都享福,加上他在府内做得那些勾当,所以他常被同僚嘲笑。

    现在看来文传明来京都做官之前便已想到有一天会有杀身之祸,这样安排只是想妻儿远离风波。

    李慕白这样想着便对文传明反感全无,他爽快应道:“那是当然!文大人请直言。”

    “多谢!各位可知道为什么圣人没有让承旨司彻查‘军马案’,而是让兵部主事何玉背了黑锅?”

    文传明问向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

    李适想也没想:“肯定是被言氏父子蒙蔽了!”

    文传明摇了摇了头:“非也。”

    “那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直接说吧。”李淑婉见文传明否认李适所说,心中有了些不快。

    因为这是她一直欺骗自己的理由,她一直认为“军马案”那样处理,父皇李景没有错,有错的是言氏父子。

    见文传明这样毫不犹豫地否认,她自然心中有了不快,她担心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文传明应声是,继续道:“朝中如今百官可以说尽是丞相言卫道的人,如果深挖下去,挖出言升事小,但是有了言升必然会牵扯到言相,届时圣人如何收场?”

    文传明此言答案已经十分明显,只是他没有直接说出。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都已明白。

    还是因为四个字“朝局稳定”!

    李慕白想到这四个字心中尽是无奈,也尽是嘲笑。

    为了这四个字,小民便可以牺牲!

    为了这四个字,边关将士也可以不顾!

    为了这四个字,可以隐瞒一切罪恶,瞒天过海!

    想到这些,仅仅入仕不过几日的李慕白便想挂冠而去,安心地去先生乐傅的青云书院中当一个教书匠,也不枉这一世所学的往圣绝学。

    可转念一想,这样的形势不正是先圣所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吗?

    连自己这样的读书人都躲了起来,那百姓便更无活路了。

    “圣人是为了朝局稳定吧!”李慕白还是将这四个字说出了口。

    “正是!”文传明立马肯定了李慕白所言。

    李淑婉心中还是有点不愿相信,她说:“即使你说得属实,那在五恶少的案子上,你又怎么肯定我父皇也会如此?”

    文传明听了李淑婉的话犯了糊涂,既然圣人李景在“军马案”上都未深究。

    更何况这次文府骸骨案牵涉朝中勋贵更广!

    理应圣人更不会深究,依文传明来看最好选择便是让他背锅。

    李慕白听了文传明的话,心中闪过一丝绝望,但是士子的信仰让其必须迎难而上。

    他道:“文大人,不管圣人最终如何决断,你先将这五个恶人的底细告知给我,我自然会想出周全办法对付他们。”

    文传明道:“既然李大人心意已决,那我就一个一个地仔细说说这五个恶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