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这五恶少领头之人就是言升之子明言松。明言松,刑部尚书言升嫡长子,丞相言玄道嫡长孙。从身份上来讲淮阴侯嫡子傅北所以最高贵的,当然是侯爵府嫡子。第三点就是大将军次子石钦。照理说,怎么也轮将近明言松发号施令,可明明世上之事有时候让人难以用常理去去理解。言明松,刑部尚书言升嫡长子,丞相言卫道嫡长孙。。...

    这五恶少为首之人便是言升之子言明松。

    言明松,刑部尚书言升嫡长子,丞相言卫道嫡长孙。

    从身份上来讲淮阴侯嫡子傅北应该最为尊贵,毕竟是侯爵府嫡子。

    其次便是大将军次子石钦。

    按理说,怎么也轮不到言明松发号施令,可偏偏世上之事有时让人无法用常理去理解。

    言明松在五恶少中的地位便可看出如今朝政局势。

    当今朝中气势最盛之人非丞相言卫道莫属。

    京都无数勋贵都要看言氏父子眼色行事,万一行差踏错,被言氏父子记恨,轻则充军杀头,重则家破人亡。

    这也不是没有先例,凡是朝中与言氏父子交恶之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于是言明松仗着祖父、父亲的势力在京中勋贵子弟中也是无人敢惹。

    言明松能对其他四人发号施令也不全凭祖父、父亲的势力。

    在京中勋贵子弟中,往好了点说,他最为聪明,往坏了说,他是最为奸诈狡猾之人。

    其他四个恶少虽说顽劣,但言明松最为歹毒、心狠。

    他的恶早已名满京都,恐怕就只有像李淑婉、李慕白、李适这种高门子弟才不会知晓。

    那年,京中刚开始盛行骑军马。

    那时的军马还没有像现在这般泛滥,那时能用军马作为坐骑不是单单有钱能办到的,更何况骑顶级军马?

    别的勋贵子弟弄到军马后,都是尽量低调行事。

    可偏偏言明松和那几个勋贵的子弟都是爱出风头之人。

    言明松靠着兵部的关系,命何玉弄来了几匹顶级的军马。

    何玉是千叮咛万嘱咐,让言公子千万不能用军马惹出事端,否则倒时候难交差。

    言明松从小被娇惯得不成样子,他怎会将连瞧都瞧不上的何玉的话放在心里。

    弄来这么稀有的东西,不就是为了人前显摆。

    言明松便约好傅北、石钦、马晓和、江进财来家中赏马。

    难得看到这么多军中好马,这四位恶少馋得是眼里冒光,心中发慌。

    江进财张嘴用千两黄金买一匹,其余人都目瞪口呆,虽说军马难得,可千两黄金更是难得。

    而言明松却将江进财的条件没有放在眼里。

    言明松从小花钱如流水,怎么会将千两黄金放在眼里?

    这也可以看得出,言府比其余那几个勋贵有钱得多!

    言明松笑了一笑,直接说出要军马不用花银子,他给傅北、石钦、马晓和、江进财一人送一匹。

    但是有一个条件,那便是陪他在京都大街上赛马,起点是东门,终点是西门。

    将军马大摇大摆地骑出去便是给家里惹事,更不要说从东门跑到西门这样溜一趟。

    言明松这样一说,其余四人便开始犹豫了。

    这也是言明松想要的快感,做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事,从而被其他人仰视。

    当他看到这四人如此表情,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他向傅北四人保证,在京都赛马出任何事情由他一人承担。

    他再说了两句激将的话,傅北四人便答应了随他一同耍耍这难得的好马。

    从京都东门至京都西门就要经过最繁华的东市、西市,也就是说要经过行人最多的地方。

    由此可见,这样一次赛马危险性极高,稍有不慎,便会造成百姓死伤。

    言明松不是傻子,他自然能够预料到这样赛马的危险性,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足见其心肠之毒辣!

    当马匹在东门准备之时,守城校尉正好碰见。

    校尉实在不忍无辜百姓受苦,便壮着胆子劝了言明松一句。

    言明松二话没说,直接拿着策马的鞭子抽了过来,打得校尉嘴角流血说不出话来。

    还是在傅北四人说好话的前提下,言明松没有追着校尉不放。

    随着一声铜锣响,言明松及傅北等五人催马前行。

    几匹军马本就比普通马高大威猛不少,加上言明松几人拼了命地催马扬鞭。

    那几匹马儿便如羽箭一般飞了出去。

    在人不多的街市上,行人躲闪都还来得及。

    眼见快马便来到了东市旁的大街,这里明显比别处热闹了许多。

    还有不少小孩在喊着家里长辈买吃的。

    此时一个小孩糖葫芦掉在了地上,小孩便蹲下去捡,而言明松的马如箭一般已经飞进跟前。

    言明松大叫快闪开,因怕赛马输了丢了脸面,他没有丝毫驻马的意思。

    小孩的母亲听见言明松的叫声才反应过来,可此时再去抱小孩已来不及。

    “嘭”的一声。

    母子被强壮有力的高头大马撞飞了出去,当场死亡。

    言明松借力从马上翻身下来,没有受伤。

    傅北几人勒马停下,这几人也是没心肝之人,没有关心被撞飞的母子如何,而是和言明松说,言明松自己翻身下马就算输了。

    一男子过来找言明松理论,让言明松赔他妻儿性命。

    言明松非但没有悔意,反而一鞭子将男子背部抽出了血。

    围观的百姓看不过,纷纷将言明松围在了中间。

    傅北、石钦、马晓和、江进财看到言明松被围,四人便下马帮言明松大声呵斥围观百姓。

    这几个恶少哪里想到会激化矛盾。

    有人叫来了巡街的京兆府衙役。

    带着衙役的头儿在人群之外时说,何人如此大胆,胆敢当街赛马行凶。

    等进入人群之中,看到了五位恶少,衙役头儿便又是另一番说辞,还说何人敢让几位贵人受惊?

    围观的百姓都愣住了。

    接着母子尸体被衙役抬走,讨还公道被言明松打了一鞭子的男子也被带回了京兆府。

    街上的血迹也被衙役清洗干净。

    围观百姓见言明松等人如此势大,便都由群情激奋变成了默不吭声。

    不一会儿人群便被京兆府衙役驱散开了,大街上又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言明松当即赏了带头的衙役一百两银子,并让衙役给京兆尹赵琦带话,言府不会忘记京兆尹的人情。

    两条人命在言明松眼中也只是人情!

    他说得如此风轻云淡!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听完言明松又一件恶事,他们三人出奇地平静,似乎对言明松作出多么超出常人的事,都已有心理准备。

    李慕白攥紧了拳头,先开了口:“李适兄,先让小诚带上巡卫衙的黑甲兵便装埋伏言府周围,见言升出来,找准时机将他带回巡卫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