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行,我这就去办。”李适听了李慕白之言,闻言出了审讯房。并也不是李适也没头脑,不是安全的考虑对李慕白的信任。可文传明却是此外一番表情,他目瞪口呆!明言松是谁?怕是京都除了高门大户谙世事的人不获知外,那便无人不知道了。特别是官场中人,闻听言氏这个姓,李适听了李慕白之言,旋即出了审讯房。。...

    “行,我这就去办。”

    李适听了李慕白之言,旋即出了审讯房。

    并不是李适没有头脑,而是出于对李慕白的信任。

    可文传明却是另外一番表情,他目瞪口呆!

    言明松是谁?

    恐怕京都除了高门大户不谙世事的人不知晓外,那便无人不知了。

    尤其是官场中人,听闻言氏这个姓,都如闻虎色变,更不要说与言氏做对了。

    可李慕白竟然从口中说出了要去抓捕言明松之言,文传明深受震动!

    “虽说我曾与言明松同流合污,但若李大人真能帮京都除掉这一大祸害,我替全京都百姓叩谢李大人。”

    文传明说出此话时竟好像重新找回了当年刚中进士时的那一腔热血。

    李淑婉听到李慕白此言,更是坚信自己选择的人没有选错,可她依然有点担心。

    她看了看牢中的文传明,有些心里话不能被文传明听见。

    她大叫了一声:“来人呐!”

    门外值守的黑甲兵以为牢中出了差错,听见李淑婉的叫声没有任何迟疑地便跑进了审讯房。

    看到牢内一切安好,这才放下心来。

    一个黑甲兵走到李淑婉跟前,抱拳躬身施了一礼,问道:“公主有何吩咐?”

    “我和李大人要出去相商要事,这牢中之人便交由你几人看管,此人如有任何差错,我相信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李淑婉这样的吩咐,几名黑甲兵当然知道其中之意。

    小诚曾经吩咐过,如有差错,人头不保!

    李淑婉吩咐完后,便拉着李慕白往巡卫衙监牢外走。

    李淑婉这样的举止让李慕白愕然,但他也没有丝毫反抗或是犹豫,而是跟着李淑婉出了巡卫衙监牢。

    跟着李淑婉的步伐来到李淑婉房间前稍微空旷的院落。

    因为李淑婉是女眷,于是李适便特意安排,为李淑婉准备了这样一个安静的小院落。

    两人走到院中石桌石凳旁停了下来,两人都抬头望着夜空中的皎月。

    “你真的想好了吗?”李淑婉先开了口。

    李慕白还从刚才李淑婉这样不同寻常的举动反应过来。

    当着黑甲兵的面,大晟长公主与一男子作出这样的举止,便是将自己的名声搭了出去。

    李慕白吞吞吐吐道:“什……什么?公主殿下刚才……刚才说了什么?”

    李淑婉见到李慕白与刚才在牢房里天差地别的表现,“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这样的读书人倒是有几分可爱!

    “言明松是言卫道嫡长孙,言升嫡长子,你真的想好与他为敌了吗?”

    李淑婉问出此话时,将刚才的笑容收了起来,一下子恢复了认真。

    听到这样的话,李慕白又没有了刚才的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面对这样的恶人,我身为京兆尹,信奉孔孟之学,何须多余的思考。”

    这是李淑婉想听到的话,也是她心中向往的夫君该有的气魄与品行。

    依如今言氏父子在朝中的地位,一位刚入仕的新科状元敢说出这样的言语,这就是在自毁前途。

    李淑婉语重心长地说:“你真的想好了?与言氏父子为敌,不仅在朝中没了前途,还有可能会被他们构陷得家破人亡!”

    听到“家破人亡”四个字,李慕白心中也暗暗忖了一下。

    是啊!自己身死又何妨?

    家中还有他敬重的父亲,还有深爱他的母亲,走上与言氏父子为敌之路,父亲、母亲便要一起担着风险。

    可不与言氏父子为敌,而是委屈求全与他们同流合污,依着文传明的供述,那京都乃至全天下又有多少无辜之人会被言氏弄得家破人亡!

    这样袖手旁观,甚至为虎作伥之事李慕白做不出来。

    他毅然决然道:“多谢公主关心,我想好了,舍一家之安乐,护天下百姓之安乐,我义不容辞!”

    李淑婉由衷发出了赞叹:“说得好,这里要是有酒,我真想敬慕白一杯。”

    她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忽然阴沉了下来。

    李慕白关心地问:“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

    李淑婉脸上露出些许不悦,道:“今日言传明所说,包括你说的‘朝局稳定’其实我都听明白了,言氏父子能做大到今天这一地步,与我父皇的纵容、专宠不无关系。”

    “公主慎言,恐隔墙有耳。”李慕白朝四周看了看,警觉地提醒李淑婉。

    “你不用担心,这是阿弟特意为我安排的院落,除了我们拐弯时进来的守卫,普通巡卫衙的黑甲兵是不能进来这里的。”

    李慕白颔首,这样才放下心来。

    他接着李淑婉的话道:“圣人的经历我也听父亲说过一些,圣人年少登基,一路走来实属不易,自然心思也就深沉了些,可是。”

    伴着一声可是,他脸上由刚才的平静变成些许愤怒。

    “圣人迷上修道之后,朝政之事几乎尽出自言卫道之手,而朝中这些年没有大的风波,一切安稳,圣人自然认为这是言相之功。”

    李淑婉听出了李慕白后半句语气的变化,她转过头看着李慕白,两人四目相对,此时的李慕白没有闪躲。

    她知道李慕白已经对她的父皇产生了不信任。

    她说:“父皇一直沉迷修道对朝政鲜有过问,朝中大小事都是听信言卫道一面之词,父皇肯定被言卫道蒙在鼓里。”

    李淑婉此时还是没有忘记替她父皇辩解一二。

    这有什么办法?

    一个是她心中早已属意的驸马,一个是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的父皇。

    未来驸马对未来的丈人产生了不信任,她只能从中修补调和。

    况且这也是她现在心中的真实想法。

    李慕白看出了李淑婉对圣人李景那份来自心底的敬爱之情,有些事即使听见了,她也不会往坏处想,只会往好处想。

    再围绕圣人说下去,也无任何意义,只会让两人生出嫌隙。

    “好了,公主,我们不说这个了,对于这五个恶少,你有什么想法?”李慕白转移了话题。

    李淑婉也看了李慕白的意思,答道:“我与你的想法一样,杀了他们以谢天下!以安亡魂!”

    此时李淑婉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冷酷的杀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