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这时李慕白、李淑婉身后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然后有人道:“原来是你们两人偷偷的在这里赏月亮,让我好找啊。”不需要说,这又是李适那个愣小子。不对,他也不是愣,他是故意地下黑手。李淑婉转回来,朝身后正哈哈大笑的李适翻了一个白眼。“阿弟,月亮就在天上挂着,你也也可以看,接着有人道:“原来你们两人偷偷在这里赏月,让我好找啊。”。...

    此时李慕白、李淑婉身后传来一阵大笑声。

    接着有人道:“原来你们两人偷偷在这里赏月,让我好找啊。”

    不用说,这又是李适那个愣小子。

    不对,他不是愣,他是故意使坏。

    李淑婉转过来,朝身后正在大笑的李适翻了一个白眼。

    “阿弟,月亮就在天上挂着,你也可以看,你来跟阿姐说说什么叫叫做偷偷赏月?”李淑婉问。

    李适嘿嘿一笑:“没有让我一起来,便是‘偷偷’。”

    他靠着厚脸皮,竟然想出来这样一套说辞,真是无人能敌。

    李慕白笑着将背在身后的右手伸了出来,然后用手指点了李适几下,无奈道:“要问天下谁脸皮最厚,非李适兄莫属。”

    听了李慕白的话,李适似乎受了刺激,又好像他故意装出这般模样,他收起了笑容,一脸正经道:“既然二位不太方便,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李慕白还以为什么地方说话不得体惹恼了李适,他一脸茫然望向李淑婉。

    可李淑婉最了解他的阿弟,听到李适嘴里蹦出来这样一句话,李淑婉作出伸手要打的样子,李适又嘿嘿地笑了起来。

    李慕白这才明白,无奈地摇了摇头,大晟的禹王殿下估计是天下诸国皇室中的唯一的一朵奇葩。

    李淑婉收回了手势,说:“如今我的阿弟也知道回避了,怎么一下子懂事了?”

    这样的话明显是对小孩子说的口吻,也是李淑婉故意这样说的。

    李适看了一眼李淑婉:“阿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早已及冠,怎么还用说小孩子的话说我?”

    李淑婉莞尔一笑:“在阿姐眼里,你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她这样一说,李适也笑了笑:“阿姐,这可是你逼我的。”

    李淑婉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说:“阿弟,你不要乱说话。”

    李适笑了笑,他对着李慕白说:“慕白兄,我阿姐倾慕你已久。”然后他侧过身又对着李淑婉说:“阿姐,慕白兄也对你爱慕多时。”

    他这样一番谁也没有预料到的话,让李淑婉与李慕白好像被雷劈了一般,两人彻底愣在了原地。

    看着李淑婉、李慕白两人没有反应过来,李适赶紧一溜烟地跑出了小院落。

    只剩下李淑婉、李慕白两人留在院落里默然。

    此时院落中安静得出奇。

    夜空中高挂着一轮明月,明月下的一男一女没有言语交流,好似时空静止。

    片刻之后,两人才回过神来。

    李慕白看了看李淑婉,与她眼神刚好相撞。

    就这样,两人无言地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躲闪。

    李慕白先笑了笑,接着李淑婉也笑了笑。

    李慕白先开了口:“这……这李适兄说的是真的吗?”

    “你认为呢?”李淑婉反问。

    “我认为是真的,你呢?”李慕白这是承认了自己对李淑婉的爱慕之情。

    “我也认为是真的。”

    李淑婉也表明了自己的倾慕之情。

    李慕白知晓了李淑婉的心意,他慢慢靠近李淑婉,李淑婉没有退却。

    他的双手慢慢接近着李淑婉垂在两旁的玉手,动作极其缓慢,两人心跳都在加速。

    当他的指尖触碰到李淑婉的手时,两人瞬间强烈的感受直击内心。

    他的双手慢慢握紧了李淑婉的手,说:“此生不负卿。”

    此言一出,李淑婉双眼慢慢闪出了泪花。

    李慕白用双手擦拭掉李淑婉双眼的泪花,然后将她拥入怀中。

    他问:“怎么还哭了呢?”

    “只是感觉从未有过的开心。”李淑婉没有丝毫掩饰,将心中感受说了出来。

    听到李淑婉这样的话,李慕白自然喜不自胜:“我也是,今日也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日。”

    李淑婉抿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然后站直了身,一脸严肃地问着李慕白:“慕白,你说我们会白头到老吗?”

    李慕白没有明白李淑婉为何突然由此一问,道:“我们当然会白头到老啊,公主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李淑婉此时也说不清楚心中为何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是因为父皇处理朝政与李慕白心中信念有冲突的原因吗?

    她也说不清楚。

    李淑婉道:“我也说不好,总感觉心中有些不安。”

    李慕白安抚着将李淑婉再次拥入怀中,右手轻抚着李淑婉的后背:“公主,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嗯,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李淑婉将心中这股无法言明的不安放在了一旁。

    两人望着空中那轮皎月,诉说着以前、现在、将来……

    *

    翌日一早,李慕白脸上带着微笑,向李淑婉的院落走了过来。

    “嘭嘭嘭。”

    李适连敲了三下,小苑从里打开了房门:“原来是李大人啊,公主刚起,我在服侍公主洗漱,您稍等片刻。”

    “是小苑姑娘啊,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这里有一副昨夜我连夜书写的字帖,请你交给公主殿下。”

    李慕白说着话便从胸前掏出了一个用白色锦缎包裹着的物什递给了小苑。

    他继续道:“小苑姑娘,我与禹王殿下一同在书房内等着公主用早膳。”

    为了方便办事,防止机密不被泄露,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用膳都是在李适书房内。

    小苑接过了白色锦缎,用手轻轻捏了捏,里面的确装着纸张:“好的,我会将字帖转交给公主。”

    “那就有劳小苑姑娘了。”

    李慕白说完便离开了李淑婉的院落。

    小苑看着李慕白,感觉今日的李慕白与往日明显不一样,没有了往日的严肃、高冷,反而让人感觉亲和了不少。

    小苑走进房内,关上了房门。

    李淑婉正在镜前梳妆打扮。

    因为查案,她穿了多日的男装,今日她特意换上了女装,认真打扮了起来。

    “小苑,李公子送来的字帖给我看一下。”李淑婉因为不方便便没有起身开门,但还是能够听见屋外的声音。

    小苑应了声是,便将白色锦缎递给了李淑婉。

    小苑心中满是疑惑:“公主,我感觉您今天和李大人都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我又说不出来。”

    李淑婉被小苑的话逗得笑了起来:“你这小脑袋瓜里知道些什么,不要多想了,赶紧帮我梳妆打扮,我们再去禹王那里用早膳。”

    小苑哦了一声,便按着李淑婉的吩咐帮她梳起了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