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与李慕白沿着已发出喊声的方向望去,一个破衣烂衫的中年人乞丐手舞足蹈地边跑边喊着。一下子大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乞丐喊声被吸引过去的,倒也不是因为这喊声大,不是因为很多人自打出生于起就没据说过有人敢告御状。“走,看一看去。”“好啊,好啊,这么很新鲜的事一下子大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乞丐喊声吸引过去,倒不是因为这喊声大,而是因为很多人自打出生起就没听说过有人敢告御状。。...

    李淑婉与李慕白沿着发出喊声的方向望去,一个破衣烂衫的中年乞丐手舞足蹈地边跑边喊着。

    一下子大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乞丐喊声吸引过去,倒不是因为这喊声大,而是因为很多人自打出生起就没听说过有人敢告御状。

    “走,看看去。”

    “好啊,好啊,这么新鲜的事还是头回听说。”

    “诶,我听说告御状,不管有理无理都要先打五十大板。”

    “真的吗?那今日可有好戏看了。”

    街上的人七嘴八舌议论着,都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本来有人想买点东西,听见乞丐这么一喊加上旁人添油加醋地议论,看东西的买主立马放下了手中正在观瞧的物件,跟着人群向监察司走去。

    最生气的莫过于卖东西的店家,说不准今日能做成几笔生意,这样一下子全黄了。

    不过这样难得一遇的热闹,谁不想去看看?只不过店家有店子要守,便派出了店中小伙计出来打听打听,看完之后再回来详细说说。

    按着《大晟律例》,告御状者,受五十杖。

    这五十杖下去,不死也得受重伤,医治不及时便落下终身残疾。

    当然这也是为了验验告御状人的决心,不然御状随便告,那皇帝会比七品县令更忙。

    李慕白心中也疑惑,这京都权势盘根错节,谁的冤屈还需告御状?

    如若普通百姓有这样的冤屈,可能会像何老汉一样,没有机会告御状,说不定小命都不保。

    李淑婉看见李慕白眉头紧皱,知道他肯定也想去一探究竟!

    她放下手中正在把玩的小铜人:“慕白,要不我们去看看?”

    李慕白看李淑婉如此入迷地把玩小铜人,本不愿扫她的兴致,见她主动提出,李慕白便答应了:“那我们走吧。”

    只见李淑婉旁边一直侍候着的掌柜脸上立马变了颜色,显露出不悦,他对着已经放下小铜人的李淑婉道:“姑娘,要不再看看?”

    “掌柜,带着这个重物出门不太方便,等我们回过头再来买。”李淑婉笑着说完便拉着李慕白的胳膊出了店门。

    只剩下后面的掌柜小声嘀咕:“回过头来千万别忘记啊。”

    *

    跟着看热闹的人群,李淑婉与李慕白走了不到二刻,便到了告御状的地方,也是大晟百官最敬畏的地方——监察司。

    监察司门前有一三丈高的旗杆,上面龙旗飘扬,在离地面一人高的地方挂着一面方圆三尺的大铜锣,取名“圣闻”。

    在铜锣左右各站着一名红甲兵,这便是由监察司辖制的监察卫,设统领一名,卫队长十名,每个卫队再分为十个小队,每小队五十人,监察司总兵力五千人。

    监察司设正卿一名官居一品,与丞相同级,下设少卿四名,官居二品,与尚书同级。

    这下便知道为何有人告御状能传到不远处的西市了。

    铜锣声一敲响,附近乞丐肯定马上就都知道了,随之便传开了。

    此时围观人群已经将监察司门外围得水泄不通。

    在人群中间,维持秩序的监察卫将人群隔成了一个扇形。

    李慕白与李淑婉奋力向前挤进人群,才勉勉强强挪到了最前面。

    只见监察司门外台阶下跪着一个高举状纸的人。

    那人让李淑婉与李慕白吃了一惊。

    这不是今日馄饨店里遇到的那个老妇吗?

    这样一来,李慕白与李淑婉便明白了那老妇为何在店中会有诸多令人不解的举动。

    从监察司里面走出一白面书生模样的官员,看年纪倒比李慕白年长好几岁,但并不显老。

    此人见老妇跪在台阶之下,连忙走下台阶,伸手去扶老妇:“老人家,这烈日当空,有何冤屈起来再说。”

    这年轻官员如此举止倒是在李慕白的意料之外,他啧啧称奇,小声问身旁的李淑婉:“淑婉,你觉得此人如何?”

    听到李慕白问话,李淑婉心中思忖片刻,然后道:“看此人举止,倒是让人觉得与其他官员不同,但就是不知这其中有几分真?又有几分假?”

    李慕白笑了笑:“说得有理,还要再看看。”

    年轻官员去扶,可老妇十分执拗,坚决不肯起身。

    官员身旁红甲兵也开口劝慰老妇:“老人家,这是我们监察司少卿沈启文沈大人,有他在,你有天大的冤屈,他也能奏明圣人为你作主。”

    老妇抬起头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看面前的沈启文,他冲老妇点了点头。

    老妇虽然没有完全打消疑心,但也慢慢站了起来。

    沈启文再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老妇:“老人家,你可知告御状要先受五十杖,你这身体可吃得消啊?”

    老妇眼神坚定,嘴里的字如斩钉截铁般说了出来:“即使我死,这御状我也要告!”

    此言一出,被红甲兵拦住的京都百姓,也都窃窃私语地议论着。

    看来这老妇是打定主意告御状了,沈启文从腰间取出天子特赐的监察腰牌,此腰牌只有五枚,监察司正卿及四名少卿各一枚。

    沈启文将腰牌交给身后红甲兵:“速去宫内请内廷司总管监刑!”

    这也是按《大晟律例》的规定办事。

    待红甲兵走后,沈启文接着说:“老人家,这里烈日炎炎,你待会儿还要受重刑,不如你我一同进监察司内休息片刻,一同等候宫内贵人监刑。”

    老妇一路上京不知经过多少生死时刻,对于这些衙门内着红袍、紫袍、青袍的官已经没有了信任。

    老妇言道:“不劳大人费心,我就在这里等。”

    按照别的衙门,听见老妇这样一番不识好歹的话,早就连拉带拽地“请”进了衙门。

    沈启文却是另一番作为。

    他陪着老妇同站在烈日之下等候内廷司总管李保。

    监察司位于西市东北方向,距京都北面皇城还是有一段距离,即使骑上监察司专用军马,快马加鞭,来回至少也需半个时辰。

    加上宫内贵人是乘车架过来,那估计要等上一个时辰。

    李慕白倒是无所谓,看着身旁的李淑婉:“淑婉,要不你先去西市找一凉快茶楼歇息,我在这里等着。”

    李淑婉回头朝李慕白笑了笑:“不,我也要陪你在这儿等。”

    烈阳当空炙烤着监察司外的众人。

    有些百姓实在坚持不了,便自行散去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此时的人群已经少了一大半。

    有眼神好的百姓高兴地叫了起来:“宫里的车架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