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不明白李保为何不能够答应下来,她说:“你是父皇派人来的监刑之人,只要你你答应下来了,谁还能说什么?”李保叹了口气,显露出来出无可奈何:“但是老奴是受钦命而来,可终归能做主的仅有圣人,老奴倘若替圣人作了这个主,不需要老奴说,公主也明白老奴的下场。”李保这番解释李保这番解释不无道理,为今之计李淑婉只能去找父皇李景请旨了。。...

    李淑婉不知李保为何不能答应,她说:“你是父皇派来的监刑之人,只要你答应了,谁还能说什么?”

    李保叹了一口气,显露出无奈:“虽然老奴是受钦命而来,可终究能作主的只有圣人,老奴若是替圣人作了这个主,不用老奴说,公主也知道老奴的下场。”

    李保这番解释不无道理,为今之计李淑婉只能去找父皇李景请旨了。

    她看了看李保:“李总管,本宫现在就去宫内面圣,这个老妇就先交给你照顾了。”

    李保笑了笑,知道李淑婉言外之意,若是这老妇有什么问题定会拿他是问:“公主放心进宫吧,老奴一定不会让这老妇少一根毫毛。”

    李淑婉见李保如此识趣,她也笑了笑。

    她走到沈启文身边:“劳烦沈大人为本宫准备两匹快马。”

    沈启文第一次见到公主,也是第一次看见和其他皇亲子弟不一样的皇族中人,这样的行事风格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笑着说:“为公主办事是臣应尽的本分,担不起劳烦二字。不过老妇此事还要劳烦公主费心了。”

    说完后,沈启文转过身对身后的红甲兵道:“速速为公主准备两匹快马。”

    红甲兵应了声是,连忙跑进了监察司。

    片刻后,两匹高头大马被红甲兵牵至李淑婉面前。

    李淑婉望着李慕白:“李大人,随本宫进宫面圣。”

    因有外人在此,加上现在两人关系未被圣人允准,所以李淑婉只能这样称呼李慕白。

    李慕白听习惯了李淑婉称呼“慕白”,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李大人?”李淑婉再叫了一声。

    李慕白这才反应过来,旋即应了声是。

    他二人翻身上马,直奔皇城而去。

    *

    祈年殿外。

    李慕白与李淑婉两人疾步走着,两人此时心情都一样,十分急切而又担心。

    急切的是老妇已经晕在那里,需要赶快拿到圣旨去救人。

    担心的是毕竟律法在那里,不知圣人是否允准?

    殿外守门太监通传之后,李淑婉与李慕白便进了祈年殿。

    不出意外,李景在闭目修道。

    李淑婉与李慕白向李景行礼后,李景才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你们两个起来吧。”

    见李淑婉与李慕白起身后,李景又接着道:“婉儿,你都好几天没有回宫了,一个女子经常待在外面有失体统,更何况你一个公主?”

    先前李保已经给李淑婉说过这个意思,她已料到李景会提及此事。

    李淑婉拿出绝技——向父皇李景撒娇,她走到李景身旁,双手挽住李景右臂,撒娇道:“父皇,女儿常年待在宫内都快憋坏了,你就让女儿在外面多待几天吧。”

    说完,李淑婉摇了摇李景的右臂。

    李景实在拿李淑婉没有办法,况且李慕白还站在面前,李景抹不开情面:“多待几天可以,就是不要插手你阿弟巡卫衙的正事。”

    李淑婉听见李景这样说,故作生气:“看来父皇还是不信任女儿,反而更信任阿弟!”

    “你误会父皇了,女子不得参与朝政,这是自古以来的祖训,你若参与了,父皇就会被满朝的腐儒戳后脊梁骨,你懂吗?”李景苦口婆心地解释。

    李淑婉这才恢复了笑脸:“女儿自然懂父皇的良苦用心,女儿也没有干涉阿弟巡卫衙的事,只是有时帮帮小忙,其余事都是阿弟与李慕白在做。”

    李淑婉说到李慕白,李景这才看向李慕白:“李卿,长公主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李慕白笑了笑:“长公主殿下,冰雪聪明,智慧过人,只会帮臣解难题,哪会添麻烦。”

    听了李慕白的话,李景大笑了起来:“看来你们俩是有了默契啊。”

    李景这样一说,李淑婉与李慕白相视一笑。

    “对了,今日你们进宫所为何事?”李景接着道。

    李淑婉从李景身旁走了出来,与李慕白一同跪在李景面前。

    李景吃了一惊,心中有些不安:“快快请起,有事就说,又下跪作甚?”

    李淑婉非但没有起身的意思,反而一脸认真:“父皇,女儿想请你下旨赦免了告御状老妇的刑罚。”

    “臣附议!”李慕白道。

    果然又是一件为难之事,李景面露难色:“李卿,长公主不通律法,情有可原,你难道也不懂《大晟律例》吗?”

    李慕白看出了李景的为难,这也不是圣人不愿意,而是律法在前,不得任由皇帝随意而为。

    “回圣人,臣知晓律例,可今日臣看到那老妇那般模样,等五十仗下去,那老妇估计当场丧命。”李慕白说的时候一脸动容。

    李景看到李慕白这个样子,也知道他所言不虚:“不是朕不愿意赦免那苦命的老妇,可如果朕今日开了这个特例,那往后老百姓就都会效仿。”

    想到此处,李景叹了一口气:“唉,若老百姓不论冤屈大小均来京告御状,朕岂不是如七品县令一般,那要朝廷百官何用?”

    李景这番言辞便是《大晟律例》有这条规定的初衷,确实如此,如若随意让百姓告御状,那天下州府的大小官吏便都可不要了。

    李景又施了一礼:“臣知道圣人的难处,那老妇从江南来到京都告御状,本就是遇到了天大的冤屈,若如因律法缘故不网开一面,那只会让老妇冤屈未雪,再搭上她一条无辜性命,这岂不是有违告御状设立初衷——为天下百姓作主!”

    李淑婉也接着道:“是啊,父皇,法为人而立,只有真正为老百姓作主,这才是遵从了律法设立的真意!”

    李景将李淑婉与李慕白所说之言,在心中来回过了几遍,觉得他们说得甚是有理:“李卿,你这就拟旨,特赦老妇刑罚。”

    听见李景终于松了口,李淑婉起身给了李景一个大大的拥抱,李慕白也给李景深深地磕了一个头。

    拿着盖着玉玺大印的圣旨,李淑婉与李慕白片刻也不敢耽误,骑着快马直奔监察司。

    *

    监察司外。

    当李淑婉与李景赶到监察司时,人群都已散去,施刑的长条木案已被撤去,只剩下地上用白布盖着的一具尸身。

    李淑婉与李慕白由满脸的欢喜,变成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两人翻身下马,一步一步地朝白布盖着的尸身走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