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迎春东郊殿。坐在玉床之上的李景望着龙阶之下站着的众人,他就会觉得有点儿头痛。龙阶之下一个个站着的人脸色各异。李慕白与李淑婉一副苦大仇深模样!李保一脸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沈思宁也是一副心事重重模样!李景叹了口气:“李保,你先说!”听到李景喊他,李保坐在玉床之上的李景看着龙阶之下站着的众人,他开始觉得有点头疼。。...

    祈年殿。

    坐在玉床之上的李景看着龙阶之下站着的众人,他开始觉得有点头疼。

    龙阶之下一个个站着的人脸色各异。

    李慕白与李淑婉一副苦大仇深模样!

    李保满脸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沈启文也是一副心事重重模样!

    李景叹了一口气:“李保,你先说!”

    听见李景喊他,李保颤颤巍巍地跪了下来:“圣人,奴才该死,奴才没有办好圣人交办的差事,请圣人责罚。”

    李景听见李保说出这样一句话,气不打一处来,立马站起身,将身边的枕头丢了过去:“狗奴才,这么件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李保以头磕地,将地板磕得嘭嘭作响:“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李景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心中的怒气,将手背在身后:“你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回圣人,告御状老妇她……她……”

    到了李保嘴边的“死”字,他没有胆量说出来。

    看见李保这个样子,李景心中已经有了点猜想:“当了这么多年内廷司总管,怎么还是没长进,快说!”

    李保连声应是,然后道:“老妇死了。”

    虽然李景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还还是愤怒不已,一个告御状的老妇被朝廷的监察司当场打死,这让天下的百姓如何看朝廷?如何看他这个皇帝?

    李景快步走下了玉床,一脚将李保踢翻在地,他怒道:“怎么?没收到朕给长公主的圣旨吗?”

    李景这样问,李保没有作声,他知道,长公主肯定拿到了圣人的旨意,但是如果直言说没有收到,恐有将罪责推卸至长公主身上的嫌疑。

    这样不仅于事无补,恐怕还会让圣人和长公主更不高兴。

    李保在这方面的人情世故还是很老练!

    刚才因为只顾着为老妇之死伤心难过,李淑婉竟忘了向李保宣读父皇的圣旨。

    不过老妇已死,当时再宣布圣旨已无任何意义。

    李淑婉倒是个直率之人,不愿李保被冤枉,她说:“回父皇,是女儿没有将圣旨宣读!”

    李景听见李淑婉讲出这话,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无奈地看着李淑婉。

    沈启文也是个精明之人,他道:“回圣人,公主将圣旨拿回监察司时,这老妇已经死了,不能怪公主没有宣读圣旨!”

    听见沈启文出言围护,李景、李淑婉、李慕白对其好感增加不少。

    既然沈启文开口将话圆了回来,李景也不好继续发怒:“看来众人都没错,只是这老妇自己身体不佳所致,可是……”

    “可是”二字一出,殿内众人心中又是一惊,不知李景又有何意。

    李景故意停顿一下,继续道:“这老妇死在监察司棍下,这对于朝廷,对于朕都很不利,得赶快想出办法平息民间物议沸腾。”

    李景没有丝毫表现出对老妇的同情,而是更多考虑朝廷及自己名声,这让李慕白心底多少有点不舒服,但为老妇申冤也只能按圣人所想来办。

    “启奏圣人,老妇是为告御状而死,臣以为当务之急便是完成老妇遗愿,为其申冤,其次以朝廷名义为老妇风光大葬,以这二策应该能让百姓心中能安。”李慕白道。

    沈启文看了看李慕白,心中若有所思。

    刚才在监察司外李慕白所有举止都是为了长公主,但也可以看出李慕白的为人。

    现在这样一番话虽然看上去是为圣人出谋划策,可实际上是真正为老妇而谋,沈启文更是对李慕白刮目相看。

    沈启文也向圣人李景行了一礼:“臣附议。”

    李淑婉也跟着道:“儿臣也认为当今之计只能如此了!”

    李景思虑片刻:“好,那就准了李慕白所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