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到李景恩准李慕白所献之计,台阶下众人脸色都好了出来。李淑婉听闻老妇身临死时的难过了好了很多,脸上也再带点微笑:“多谢你父皇!”李景未采纳李慕白之言,不光是是所以台阶下众人的建议,也不只是是所以疼爱李淑婉,更最重要的的是能安安稳稳朝廷,以及维护自己明君形李淑婉听闻老妇身死时的伤心已经好了很多,脸上也带上点微笑:“多谢父皇!”。...

    听见李景恩准李慕白所献之计,台阶下众人脸色都好了起来。

    李淑婉听闻老妇身死时的伤心已经好了很多,脸上也带上点微笑:“多谢父皇!”

    李景采纳李慕白之言,不单单是因为台阶下众人的建议,也不仅仅是因为宠爱李淑婉,更重要的是能够安稳朝廷,维护自己明君形象。

    看见李淑婉心情好了不少,李景心中当然舒服了一些:“这老妇姓甚名谁,有何冤屈朕都还未知晓?”

    “父皇,状纸在儿臣手中,请父皇过目!”李淑婉说着伸出双手将状纸呈上。

    李保虽然被李景与李淑婉各踢了一脚,但他心中是一门清,奴才始终是奴才,不能娇气,得认命!不然他怎么会执掌内廷司几十年不倒?

    李保还没等李景吩咐,自己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乖乖地将李淑婉手中的状纸递到了李景面前,这便是李保讨李景喜欢的地方,懂事!机灵!

    李景给了李保递了一个眼色,李保又乖乖地站到了一旁,随时准备伺候李景。

    李景将手中状纸打开,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只见李景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直至他怒斥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说完,他将手中状纸扔在了地上:“你们都看看吧,下面的那些人胆子真是大得不得了。”

    李保在一旁道:“圣人息怒,此事还未查证。”

    沈启文也跟着道:“是啊,待查证后或许并未有状纸中说得那样严重!”

    李慕白走上前,将地上状纸捡了起来,并看了起来。

    状纸中这样写道:

    民妇江南扬州马氏,夫家姓王,夫家乃书香门第,官宦之后,家学渊源深厚。

    家中独子姓王名知秋,乃前任扬州府推官。

    无奈扬州地界,脏官掌权,独断专行,谋财害命,草菅人命。

    前些时日,扬州府市集突发命案。

    扬州府捕头郭二非但没有立即抓捕真凶,反而将真凶放跑,只因嫌犯是郭二族亲。

    事后,郭二将与真凶常年作对之人当作嫌犯抓捕入狱。

    后我儿王知秋得知此事,才知道那被冤枉之人乃民妇马氏远房亲戚。

    我儿王知秋既为彰显律法尊严,又为帮普通百姓鸣冤,他坚决要抓住真凶,还被冤枉之人一个公道。

    没想到扬州府捕头买通扬州刺史,为包庇真凶,竟以贪污渎职之罪将我儿王知秋一同下狱。

    为掩盖真相,扬州刺史快审快结,将民妇马氏远房侄儿及家中独子王知秋一同判罪,选房侄儿判处斩立决,早已行刑。

    更可恨的是这扬州刺史,为灭口,竟在牢中将我儿羞辱致死,事后竟说我儿畏罪自杀。

    天日昭昭,何其不公!

    看完老妇状纸,李慕白眼中已泛起泪花。

    身旁站着的沈启文与李淑婉见李慕白如此模样,加上圣人李景刚才愤怒,这二人心中已猜出老妇背负着惊天奇冤。

    李慕白将状纸交于李淑婉,李淑婉看后模样比李慕白更为激动,她直言道:“此等脏官该杀!”

    沈启文从李淑婉手中接过状纸,仔细看了一遍后,跪下道:“臣愿前往扬州调查此案,还世人一个公道!”

    调查违法官吏本就是监察司之责,可李景没有爽快地答应,而是又冥思了片刻,然后吩咐李保:“李保,派人将吏部尚书陈延寿叫过来。”

    李保应了声是,便出去安排此事。

    看来李景不愿监察司插手此事,而是让吏部陈延寿去江南调查此事,否则不会去将陈延寿叫过来。

    沈启文心中已经发现李景此种想法,他跪下直言道:“启奏圣人,监察朝中百官是监察司之责,扬州出现此事,恰好证明我监察司每年派出去巡察之人有失职之嫌,请圣人将此案交由我监察司去调查,也好让我监察司将功赎罪!”

    李景最为了解监察司,一旦让监察司插手此事,可能此案最后结果便不可控,所以他宁愿任用吏部陈延寿,至少这陈延寿一直是个听话之人。

    李景道:“对于监察司,朕一直很信任,岑相一直竭心尽力辅佐朕稳定朝局,今日朝局还算平稳,岑相与监察司功不可没。岑相与其余三个少卿都出京巡察,监察司只能由你镇守,否则谁来稳住京都监察司的局面?”

    李景所说不无道理,甚至可以说是最佳理由。

    二刻后,一个微胖中老年男子跟着李保的脚步进了祈年殿,此人正是吏部尚书陈延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