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陈延寿小心谨慎地向圣人李景施了一礼,深怕有一丝细节让圣人不不满意:“臣吏部尚书陈延寿请圣人安。”“朕安,朕昨日叫你来是有要事问你!”李景语气凝重,言语间了透漏出接下来所问之事的不通常。当然宦海浮沉多年,陈延寿心中不但已有近对策,脸上更是看起来稳“朕安,朕今日叫你来是有要事问你!”李景语气凝重,言语间已经透露出接下来所问之事的不一般。。...

    陈延寿小心谨慎地向圣人李景施了一礼,生怕有一丝细节让圣人不满意:“臣吏部尚书陈延寿请圣人安。”

    “朕安,朕今日叫你来是有要事问你!”李景语气凝重,言语间已经透露出接下来所问之事的不一般。

    毕竟宦海沉浮多年,陈延寿心中不仅已有对策,脸上更是显得稳如泰山:“不知是何事还劳圣人费心过问?”

    “现任扬州刺史姓甚名谁?”李景问道。

    李景这样一问,陈延寿便觉得情形有点不对劲:“现任扬州刺史姓陆名江,涿州人士。”

    陈延寿倒是回答得恰到好处,圣人问多少他就答多少。

    “此人官声如何?去年吏部考核如何?”李景继续追问。

    随着李景越问越细,陈延寿越发觉得此事不妙,得小心应付:“回圣人,扬州刺史陆江去年考核上等。”

    李景冷哼一声:“哦,陆江也有上等?”

    陈延寿立马跪下,连磕三个头,边磕边道:“吏部失察,有负圣恩!”

    陈延寿在李景面前这般举动让站在一旁的李淑婉、李慕白吃了一惊,“臣畏君如虎”也不过如此吧。

    虽然沈启文没有到这般境界,但对陈延寿的举动倒不吃惊,因为他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李景面对这样的臣子心中倒是存了一丝不忍:“起来吧,朕还未说什么,你也不必如此,沈卿手上有份来自扬州老妇的状纸,你先看看吧。”

    既然圣人李景已经吩咐,沈启文将手中一直握着的状纸递给了陈延寿。

    陈延寿站起身从沈启文手中接过状纸,他眯起有点近视的双眼,逐字逐句看了起来。

    他还未看完,手就开始发抖,待状纸看完,陈延寿立马又跪了下来,这次更加夸张,痛哭流涕:“臣察人不明,令圣人名誉蒙尘。”

    李景看见陈延寿这般模样,笑了笑:“陈卿不必如此,对此事你有何想法?”

    李景这样问,便是对陈延寿的照顾,陈延寿自然心领神会,他故作擦眼泪的样子,收拾了面容,道:“既然是吏部失察,臣愿亲往扬州调查此案。”

    无论是按照朝廷当前制度安排,亦或是吏部尚书之责,此案都轮不到陈延寿去江南调查。

    也可以这样说吏部尚书在京有更多与官吏相关之事要做。

    虽然不知圣人李景为何要做此安排,但沈启文依旧坚持这是监察司之职,他跪下向李景施了一礼:“圣人,监察司即使无臣镇守,下面也有一应官吏处理公务,况且有二位少卿三日后便会返京,臣去江南调查此案于监察司公务无碍,请圣人恩准。”

    刚才陈延寿那般做作的模样,也着实难让人信服,他会用心调查此案。

    李淑婉对陈延寿更是不信,她也施了一礼:“父皇,儿臣认为调查官吏失职、渎职让监察司前往更为适宜。”

    李慕白对于陈延寿刚才的举动更是不屑,他也向圣人李景施了一礼:“圣人,朝中各部各司其职方为正道,臣也认为沈大人才是不二人选。”

    李慕白与李淑婉这样站出来说话,让李景也一下陷入难处,当然他决心已定,只是得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能让这二人心服口服。

    李景闭上双眼没有说话,陈延寿看出来圣人李景被身旁两个年轻人说得无话可说,此时他必须站出来。

    陈延寿道:“圣人,臣认为长公主与李大人所言在理。”

    李景立刻瞪大了双眼看着陈延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