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景眼神中传达出的意思很很清楚,可陈延寿不但不也没上次那般胆子小怕事,反倒是笑了笑:“奏道圣人,虽然长公主与李大人说得有理,但他们所说利于现阶段朝廷公务的处理。”陈延寿在此故意地停了一下,也顺道看了看圣人李景脸上面容的变化。听到陈延寿这么说,李景陈延寿在此故意停了一下,也顺便看了看圣人李景脸上面容的变化。。...

    李景眼神中传递出来的意思很清楚,可陈延寿非但没有刚才那般胆小怕事,反而是笑了笑:

    “启奏圣人,虽说长公主与李大人说得在理,但他们所说不利于当前朝廷公务的处理。”

    陈延寿在此故意停了一下,也顺便看了看圣人李景脸上面容的变化。

    听见陈延寿这么说,李景自然变得稍微平和了一些。

    陈延寿似乎胸有成竹,继续道:“沈大人若离开监察司前往江南,即使二位少卿回京,但这也无异于将监察司关门几天,监察司乃我大晟治国重器,关门几天,祸患无穷。”

    李淑婉刚准备开口说话,李景便出言堵住了李淑婉准备说话的嘴,他说:“陈尚书所言甚是,监察司乃我大晟治官利器,稳定朝纲之本,不得出现无主官情形。”

    “圣人英明!”陈延寿恰到好处地拍了马屁,同时也是再让身旁站着的李淑婉、李慕白、沈启文无话可说。

    李淑婉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父皇……”

    “好了,就这么定了。”李景心意已决,“老妇状纸中所言扬州刺史渎职害命一案便交由吏部尚书陈延寿前往江南详查,据实调查,给天下百姓一个真相。”

    李景最后一个字的音还未消散,陈延寿便跪在地上刻意行了一个大礼:“臣一定不负圣人厚望,将此案办得妥帖。”

    “妥帖”二字说得甚是巧妙,也是说到李景心坎里去了。

    李景望着陈延寿笑着点了点头:“希望你说到做到,没有其他什么事,你们都退下吧,长公主留在宫内。”

    “父皇。”李淑婉略带生气又带点撒娇地叫着李景,李景没有立即搭理她。

    其余人应了声是,后退三步,毕恭毕敬地出了祈年殿。

    沈启文刚走出来没多久,李慕白叫住了沈启文,并向陈延寿忘了一眼。

    沈启文停住脚步,也看懂了李慕白的眼神之意。

    待陈延寿走远,沈启文拱手向李慕白施了一礼:“李兄,找在下有何事?”

    沈启文倒是十分客气,无论从官阶还是监察司在朝廷的地位来看,他都李慕白地位要高,但行的还是读书人的交往礼节。

    李慕白自然马上还了一礼,然后相邀沈启文在宫墙边说话。

    待两人走到宫墙边,李慕白道:“沈兄客气了,不知沈兄对圣人安排有何想法?”

    沈启文笑了一笑:“今日观李兄言行举止,心中便觉志趣相投,在下也不说假话,便如实告知。”

    “不瞒沈兄,在下也觉得沈兄是一个将老百姓放在心中的好官,沈兄为人,在下也十分钦佩,沈兄但讲无妨。”李慕白也直言道。

    沈启文朝周围看了看,确认无人便小声道:“李兄,圣人此举让在下十分疑惑,那陆江能到扬州刺史位置,少不了吏部的提携,圣人再派吏部陈延寿去,这是为何?”

    李慕白听完沈启文说完,他点了点头,沈启文能这样说,看来是没把李慕白当作外人。

    李慕白自然也是坦诚相待:“按沈兄这般说法,那圣人此举就真的只为做做样子,对老妇之死有所交代而已。”

    听了李慕白之言,沈启文立马颔首,道:“这也是在下心中所想,陈延寿江南之行及厚葬老妇,圣人肯定以明诏昭告天下,至少让百姓认为圣人还是一个明君。”

    听到沈启文这样肆意评价圣人,李慕白连忙看了看周围,然后对沈启文说:“今日得见沈兄是在下人生又一畅快之事,沈兄与在下初次见面竟以知己相交,口中之言无半点隐瞒,痛快!实在是痛快!”

    沈启文也大笑起来,似乎此时并不担心宫内其他人听见或是看见。

    他说:“在下又何尝不是如此,话说回来,对于陆江一案,李兄心中有何想法?”

    李慕白在心中思忖片刻后,道:“现如今圣人已经下了明诏,对于调查此案之权,沈兄已无转圜余地,当今之计,沈兄只能密切关注此案进展,以免此案被陈延寿草草了之。”

    “嗯,李兄所言甚是,我这就派监察司内得力校尉秘密前往江南关注此事。”

    李慕白的建议与沈启文自己心中想法不谋而合。

    此时李淑婉已经悄悄接近李慕白,她突然拍了一下李慕白:“你们在聊什么了?”

    沈启文站在李慕白对面,其实已发现了李淑婉慢慢轻声走进了李慕白背后。

    只是李淑婉暗示沈启文不要说话,他便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李淑婉这样突然跳出来自然吓了李慕白一跳。

    沈启文见李慕白被吓得惊慌失措,他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拱手向李淑婉施了一礼:“长公主,臣就先告退了。”

    李淑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沈启文又笑着对李慕白道:“李兄,我们日后再聚。”

    “沈兄慢走。”李慕白道。

    沈启文见李淑婉在他面前不顾忌和李慕白如此嬉闹,他便看出了李淑婉与李慕白的关系不一般,于是他识趣地自己先行离去。

    李淑婉看了看李慕白被吓得样子,笑着说:“你们刚才在聊什么了,聊得这么用心,竟连背后的我都没有发现?”

    因身旁没有别人,李慕白便直接称呼李淑婉闺名:“淑婉,以后别这么闹了,突然来这么一下,我承受不了。”

    “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大才,竟然是个胆小鬼。”李淑婉继续笑着说道。

    “你说谁呢?”李慕白反问道。

    “说得就是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我怎么治你?”

    李慕白伸手要去挠李淑婉的咯吱窝,李淑婉连忙笑着跑了出去。

    路上遇到了巡逻的禁军,这两人才安静下来,又恢复了端庄礼仪朝宫门外走了出去。

    宫外右侧有个临时搭建的马厩,专为进宫觐见圣人的达官贵人看管马匹所用,还有专门禁军看管、养马、喂草料。

    李淑婉与李慕白两人刚准备牵马回巡卫衙,此时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并在他们身边驻马。

    黑甲兵从马上翻身而下,然后单膝下跪向李淑婉及李慕白抱拳施了一礼:“长公主,李大人,禹王殿下有要事找二位相商。”

    李慕白立即想到,莫不是抓言明松的事有结果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