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到黑甲兵所报,李淑婉与李慕白二人立刻从马厩中将骑快马牵出,爬起来下马径直巡卫衙而去。*巡卫衙。李淑婉与李慕白二人疾步进了正堂大厅。抬头一看李适坐在大厅正中太师椅上。小诚则在左侧太师椅上坐着,他见李淑婉与李慕白走进去便站起身拱手施礼:“属下见本长公主*。...

    听见黑甲兵所报,李淑婉与李慕白二人立即从马厩中将快马牵出,翻身上马直奔巡卫衙而去。

    *

    巡卫衙。

    李淑婉与李慕白二人快步进了正堂大厅。

    只见李适坐在大厅正中太师椅上。

    小诚则在左侧太师椅上坐着,他见李淑婉与李慕白走进来便起身抱拳行礼:“属下参见长公主、李大人。”

    “免礼。”李淑婉回道。

    李慕白笑着对小诚点了点头,作为回礼。

    在他二人也在右侧太师椅上落座后,小诚这才坐下。

    小诚一个人回来,且巡卫衙也没什么动静。

    李淑婉便猜到了一二,她看着面无表情的李适说:“看来秘密抓捕言明松失败了。”

    李适无奈地点着头:“小诚,你给长公主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小诚起身向李适抱拳施了一礼:“是。”

    然后小诚坐了下来继续道:“昨日,属下按照禹王殿下的吩咐,带着巡卫衙十多名好手换了便装,守在言府门外……”

    *

    昨日。

    言府门外。

    小诚与巡卫衙十多名好手换成便装,扮成百姓躲在言府周围。

    他们也打听清楚,言明松是昼伏夜出。

    等到入夜,言府大门大开,一乘轿子从后院绕了过来停在了言府门外。

    一个身着白色锦缎的男子从言府内迈着嚣张的步伐走了出来。

    按照文传明供出的样貌来看,此男子便是言明松无疑。

    令人没想到的是言明松刚出言府大门,后面竟跟着出来了二十个健壮大汉。

    这些壮汉与在文府门前袭击小诚的壮汉有些相似。

    小诚看到后便感到今日抓捕言明松定会十分棘手。

    言明松上了轿,二十个壮汉分为两队,一左一右护着软轿。

    “起轿。”随着轿内言明松的吩咐,软轿向东而去。

    小诚带着巡卫衙十多名好手尾随在后,寻找动手的时机。

    小诚带着众人这样跟着,一直跟到了东市有名的妓馆——玉春楼。

    言明松的软轿离玉春楼的大门还有几十步时,站在门外的伙计看见之后就急忙跑进楼内给老鸨通传。

    言明松还未下轿,老鸨就带着一张笑脸笑呵呵地站在了门口。

    待言明松走下轿,老鸨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言公子,昨日您没来,秋芙姑娘可想死您了!”

    听见老鸨的奉承,言明松自然高兴:“哦,是吗?本公子有这么大魅力吗?让玉春楼的花魁都日夜想着我。”

    “怎么没有这么大的魅力!言公子在京都来说都是首屈一指的公子哥,谁能和您相提并论呢?”老鸨继续奉承着。

    “那禹王和本公子比呢?”不知言明松为何突然有此一问。

    李适从未去过烟花之地,这老鸨自然不知道言明松口中的禹王是谁,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不正是她所擅长的。

    老鸨信口胡诌道:“禹王哪里比得上言公子啊。”

    “怎么?你见过禹王?”

    言明松停下脚步,一脸认真地望着老鸨问道。

    被言明松突然带着这样的表情一问,老鸨似乎被吓着了。

    她脸上强颜欢笑好像带着点抽搐,吞吞吐吐道:“我虽然没有见过禹王,但在我心中没有人能比得上言公子的潇洒倜傥。”

    听见此话,言明松立马换了一副表情,哈哈大笑起来:“说得好,说得好极了!”

    随后他从腰间掏出一张银票扔向空中:“爷有赏。”

    老鸨顿时连声道谢:“谢言公子赏!谢言公子赏!”

    她眼睛没有离开过银票,生怕旁人抢去。

    她用手接过飘来的银票,瞬时眼睛放光,那银票上清晰写着“壹佰两”三个字。

    老鸨笑呵呵地收起银票,跟在言明松身后走进了玉春楼。

    小诚与巡卫衙好手商量之后,几人摸进了玉春楼后院。

    他们打晕了几名后面帮忙的伙计,然后悄悄摸进了玉春楼内。

    言明松为人高调,想找他不是难事。

    在二楼右转第三个房间门外左右各站着言明松带出来的壮汉,不用说,言明松定在此房内逍遥快活。

    小诚叫来巡卫衙好手,找一让人不注意的角落站着,小声道:“现在是个好机会,你们几人看见楼上那间房没有?”

    小诚身边几人点了点头。

    “现在言明松身边的壮汉与他是分开的,这是悄悄抓他唯一的机会。”小诚道。

    身边一好手道:“诚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在所不辞!”

    小诚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备好的酒摆在众人面前:“我在这壶酒里下了迷药,我以送酒的名义悄悄摸上去,只要让言明松喝了,待他晕倒后,再将他从北面窗户放下去,我们就大功告成了。”

    “我懂了,我们几人在那间房外的窗户边接应便是。”一个聪明的好手道。

    小诚笑了笑:“我也正是此意,那就行动吧!”

    众人应了声是,便分散开去。

    离开的众人找到了言升房间的那扇窗户,正好在后院桃树上面一点,巡卫衙几人躲在桃树下等着小诚的信号。

    玉春楼内,小诚满脸笑容端着一壶酒走上了二楼。

    壮汉见是小二端着一壶酒上来,心中戒心少了一些。

    小诚笑了笑:“妈妈(玉春楼老鸨)令我端来一壶楼里新酿的好酒给言公子尝尝。”

    一个领头的壮汉道:“进去吧。”

    小诚敲了敲门:“言公子。”

    言明松正在和秋芙玩闹,突然被门外叫声打断,他怒道:“有什么事打扰本公子雅兴?”

    小诚继续笑着道:“回言公子,近日楼里新酿了桂花酒,别人都没有福气,是妈妈特意为您珍藏的几壶。”

    听见别人没得喝,是老鸨特意为自己珍藏,言明松自然十分高兴:“端进来吧。”

    小诚推门而入,然后迅速将屋内情况看了一遍,北面窗户就在桌子不远处。

    言明松坐在桌子旁,左手拿着酒壶,右手的酒杯在给怀中的女子灌酒,那女子一脸娇媚地躺在言明松怀中。

    小诚将酒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还在继续盯着言明松看。

    言明松看见眼前的小二没有出去的意思便催促道:“看什么看,快出去啊。”

    小诚这才回过神来朝门外走去。

    言明松向怀中女子问道:“秋芙,你们酒楼有了这等好酒你都不给爷说。”

    秋芙撒娇道:“我又不知道,也许是妈妈偷偷为你珍藏的吧。”

    秋芙这样一句话让言明松起了疑心,对着转身没走两步的小诚道:“站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