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画皮?”听见顾旭的话,时大寒轻轻皱了眉头,用戒备的眼神望向王夫人。…………除鬼司的卷宗中详细记载过这样一个案例:一个书生在树林中看见一个身份未明的美女,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后,把她带进家中同居生活。再后来有一天,一个捉鬼道士说书生:“你身上邪气坏绕,…………。...

    “画皮?”

    听到顾旭的话,时小寒微微皱起眉头,用警觉的眼神望向王夫人。

    …………

    驱魔司的卷宗中记载过这样一个案例:

    一个书生在树林中见到一个身份不明的美女,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后,把她带到家中同居。

    后来有一天,一个捉鬼道士告诉书生:“你身上邪气环绕,已被恶鬼缠身。”

    书生起了疑心,便在晚上趴在美女的窗边偷偷观察。

    他惊讶地发现,屋子里竟然有一个面目狰狞可怕的恶鬼——它把一张人皮铺在床上,用一支彩笔在上面描画。

    画好后,恶鬼把笔扔到一边,把人皮披在身上,顷刻间就化身为一位美丽的女郎。

    这就是所谓“美女画皮”。

    而这个可怜的书生,最终也被“画皮鬼”剖开胸腹,挖出心脏,不幸身亡。

    …………

    “萧大人,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王夫人神色茫然地摇了摇头。

    顾旭淡淡一笑,心想这位夫人还真沉得住气。若非自己见多识广,恐怕早就被她这出色的演技蒙骗了。

    不愧是价值二百四十功勋的恶鬼!

    跟那些不值钱的阿猫阿狗比起来就是不一样!

    “一位著名的侦探曾经说过,不寻常的现象往往能给人提供一些线索,”顾旭自顾自地开始了他的发言,“你以为你隐藏得很好,却不知有太多反常的细节,已经暴露了你的身份。”

    反常的细节?

    我怎么啥也没发现?

    时小寒一脸懵逼。

    不过她仍然装作自己很懂的样子,点头赞同道:“是啊,画皮,像你这样的邪魔鬼魅,可逃不过我们驱魔司的火眼金睛。”

    “反常之处有三,”顾旭伸出三个手指头,接着说道,“第一,如我刚才所说,镜鬼只会吸食灵魂,但王财主却被挖出了心脏。

    “第二,这座四合院不论是选址还是布置,在风水上都有诸多犯忌讳之处——艮位鬼门,毗邻墓地,铜镜对门,藤蔓攀墙……

    “这无疑会汇聚阴煞之气,给人带来疾病和灾祸。

    “但对于鬼怪而言,却是宜居的乐土。”

    说到这里,顾旭停顿片刻,转头望向身边的王贵财:“贵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间宅院是在你父亲娶了你继母后才买的吧!”

    王贵财点头回应:“是的,大人。我继母看不上以前那座老房子,每天都缠着我父亲要求搬来这边。”

    顾旭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看来无论是人还是鬼,都喜欢舒适宜居的环境啊!”

    只是可怜那九泉之下的王财主。

    本以为自己是在花钱取悦美女,结果不仅舔到一无所有,还成了对方的盘中美餐。

    这个世界太可怕。

    娶妻不谨慎,亲人两行泪。

    “那第三个反常之处是什么?”时小寒好奇地催促道。

    “第三,”顾旭盯着王夫人,接着说道,“我承认我自己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魅力超群,但也不至于让一个服丧期的寡妇用僭越礼制的痴迷眼神盯着我看,对我垂涎欲滴。”

    时小寒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跟王夫人是人是鬼有什么关系?”

    她没想到顾旭私底下竟然如此自恋。

    顾旭笑了笑,解释道:“在下体质特殊,总是对鬼怪有些莫名的吸引力。”

    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招灵之体】天赋虽然常常给他添麻烦,但在这关键时候,却能帮助他识破鬼怪的伪装。

    尽管王夫人是价值二百四十功勋的高级鬼怪,可她馋顾旭身子的模样,却跟昨天晚上的那些十功勋一只的“魑魅”一模一样。

    痴迷,贪婪,把对猎物的渴望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

    之后是短暂的安静。

    气氛紧张而凝重,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

    王夫人低着头,沉默不语。

    男孩王贵财则躲在顾旭身后,神情惊恐,脸色煞白。

    《我的继母是恶鬼》

    在得知这一可怕的事实后,他顿时觉得自己能一直活到今天,已经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至于时小寒,则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刀鞘,同时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顾旭。

    这家伙确实长得眉清目秀,很是养眼。

    没想到竟然人鬼通杀!

    既然如此,以后做任务的时候,只要把顾旭带在身边当诱饵,说不定能源源不断地吸引鬼怪来送死。

    这样一来,自己再也不需要为功勋来源发愁了。

    守株待兔……

    不,“守顾待鬼”,这个主意太棒了!

    我真是个天才!

    …………

    最终,还是王夫人率先打破僵局。

    “你说的对,”她朝顾旭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我确实是画皮。

    “可那又如何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向自己秀美的脸庞。

    她长长的指甲掐入血肉之中,划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然后她从伤口处轻轻一提,竟然像撕面膜一样,把整张脸直接扯了下来。

    “别看,少儿不宜。”看见这惊悚的一幕,顾旭伸手捂住旁边王贵财的眼睛。

    没有流血,没有疼痛。

    王夫人仿佛脱衣服般,毫不费力地把自己身上的人皮剥落下来,露出真身——

    脸色翠绿,牙齿嶙峋宛若锯齿。

    枯槁的身躯已然腐烂,白色的肋骨若隐若现。

    口角绽裂,两眼放光。

    丑陋而骇人。

    “驱魔司的修士啊,难道你们以为,在识破了我的真面目后,还能活着走出这座宅院?”画皮鬼狰狞地笑道。

    “画皮鬼,你别嚣张,看我一刀劈死你——”时小寒一边说着一边拔刀。

    “——时小寒,定身!”画皮鬼厉声喝道,打断了她的话。

    在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时小寒发现自己被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她根本无法把怀里的刀从鞘中拔出来,更别说一刀劈死这画皮鬼了。

    这是她从加入驱魔司以来,所遇到的最被动的局面。

    “这鬼竟然这么强?”她忐忑不安地心想,“我堂堂第二境修士、命中注定会威震江湖的侠女,难道今天竟然要葬身于此了?我的《霸王刀法》还一次都没用过啊!”

    虽然她的父亲曾经留给她一块玉符,能够让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用来呼救。

    但她现在无法动弹,连掏出玉符的机会都没有。

    “萧长寿,定身!”画皮鬼再次喊道。

    顾旭也应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到如雕塑般静止不动的两人,画皮鬼伸出绿色的舌头,得意洋洋地舔了舔嘴唇。

    “我活了几十年,还没吃过驱魔司修行者的心脏……想必一定很美味吧!”

    说罢,它便悠然踱到顾旭的身边,再次用那痴迷的眼神看着他,嗅着他身上那令鬼沉醉的气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