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却就在这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画皮鬼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上传来一阵烈焰烧灼般的痛疼感,不由哀号一声,退后两步。它又低头,看见了自己腰腹部的位置,竟不知道何时被贴了十几张“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这些符纸灼灼持续燃烧,迸发出出炙热的火光,把它腐坏的血肉烧出了一画皮鬼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传来一阵烈焰灼烧般的疼痛感,不由得哀嚎一声,后退两步。。...

    然而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画皮鬼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传来一阵烈焰灼烧般的疼痛感,不由得哀嚎一声,后退两步。

    它低下头,看见自己腰腹部的位置,竟不知何时被贴了十几张“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

    这些符纸灼灼燃烧,迸发出炽热的火光,把它腐烂的血肉烧出了一个大窟窿,冒出缕缕青烟,流出墨绿色的散发着腐臭味的血液。

    只见顾旭手握一沓“杀鬼符”,正笑容戏谑地看着它:“我的味道闻起来如何?”

    画皮鬼的“定身”咒语,并没有能束缚住他。

    他刚才动弹不得的模样,完完全全是装出来的。

    “你骗了我,小子!”画皮鬼愤怒道,“你根本不叫‘萧长寿’!”

    “我确实不叫萧长寿,”顾旭轻笑一声,“但是作为一个慎重的修士,我凭什么要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你……”画皮鬼气得说不出话,牙齿“嘎吱嘎吱”地摩擦着。

    高级的鬼要有高级的战斗方式。

    作为一只有智慧的高阶鬼怪,画皮鬼早就不屑于像它那些低等同胞一样,只会凭借蛮力跟人干架。

    它还掌握了一些诡异的咒术。

    “定身咒语”,便是它的底牌之一,能够把敌人禁锢在原地,无法行动。

    只是这条咒语生效是有条件的——它需要以人的真实姓名为媒介。

    所以,在刚刚见面的时候,它才会急着询问顾旭和时小寒——“敢问二位如何称呼?”

    顾旭报了假名,咒语自然无效。

    想到这里,画皮鬼在心头默默骂了一百遍“狡猾的人类”。

    人类的套路实在太深。

    作为一只刚刚尝试混进人类社会的鬼,它还是太单纯了。

    望着气急败坏的画皮鬼,顾旭用空着的手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继续说道:“还有,画皮鬼,你的味道真是难闻,简直就像快要腐烂的死鱼内脏一样。

    “既然你有心思学习化妆邪术,那为何不再花点时间,给自己敷点香粉、挂个香囊,改善一下体味呢?”

    “你……”

    …………

    时小寒被“定身咒”禁锢在原地,默默听着顾旭与画皮鬼的对话。

    都说鬼怪是人族的天敌。

    可现在看上去,画皮鬼似乎更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可怜,在顾旭的言语攻势下节节败退。

    真是一出精彩的好戏啊!

    时小寒忍不住想要为顾旭鼓掌。

    此时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刚刚大意了,竟然中了这画皮鬼的阴招!

    如果自己能够参与其中,想必更能让这鬼怪体会到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的快乐吧!

    …………

    趁着画皮鬼忙于修复它的伤口,顾旭来到时小寒的身边,低声念诵“净身神咒”:

    “太上昊天,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

    咒语念罢,时小寒身上的束缚被瞬间解除,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

    然而,尽管禁锢解除,但时小寒心头仍然感到有些困惑。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净身神咒”是每个驱魔司修士必须掌握的入门级咒语。

    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安稳魂魄,驱除心魔。

    大部分时候非常鸡肋。

    只有在修炼出岔子的时候才用得上。

    可为什么顾旭能够拿它来破解恶鬼的定身咒术?

    难道他们两人学的不是一个版本的咒语?

    似乎察觉到她的心思,顾旭笑了笑,解释道:“前些日子,我对‘净身神咒’做出了一些改进,配上我最近研究出来的‘解秽神符’,只要鬼怪的等级不是太高,基本能解除一切它们施加的控制类咒术和负面效果。”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张湛蓝色的符纸塞到时小寒的手中。

    时小寒接过符纸,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如天书般的复杂符文,只觉得头晕目眩。

    这根本不是正常人能看懂的东西好吧!

    “不想看,你收回去!”她果断把“解秽神符”还给顾旭,“我现在没时间研究这玩意儿。”

    修符道的人都是怪物。

    他们的脑子绝对跟正常人不一样。

    她默默在心头吐槽道。

    顾旭笑了笑,若无其事地收起“解秽神符”,说道:“你说的对,现在战斗才是要紧事儿。”

    然后他指着前方捂着伤口的画皮鬼说道:“小寒,据我观察,这画皮鬼应该是‘野鬼’级别的鬼怪,并不算太强。

    “刚才它让咱俩吃瘪,依靠的是防不胜防的阴招。但若论硬实力,它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是啊,”时小寒冷哼一声,赞同道,“这该死的恶鬼,打不过就玩阴的,真是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话音落罢,她便从鞘中拔出沉重的长刀。

    此刀名为“昆吾”,以昆吾山上的赤铜打造而成,蕴藏炎阳之力,是少有的能对鬼造成致命伤害的武器。

    有古书记载:“此山出名铜,色赤如火,以之作刃,切玉如割泥也。”

    描述的正是它。

    两个月前,为了拥有一把称手的武器,时小寒专程离开沂水县,前往青州府的驱魔司衙门,花费两千功勋,兑换了这把“昆吾刀”。

    自那以后,便对其爱不释手,只要外出做任务,就必然把这刀带在身上。

    现在,昆吾终于出鞘。

    在阳光照耀下,通体焕发绯红光芒,好似凝固的烈焰,又像灼热的熔岩。

    画皮鬼的眼睛不自觉地眯成一条缝。

    从这把赤红色的长刀上,它真真切切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们给我去死!”它气急败坏地怒吼。

    邪异的黑雾顿时笼罩了整个院落。

    “杀鬼符”造成的伤势瞬间愈合。

    而它的体型,也在刹那间膨胀、扭曲,獠牙和指甲迅速变长。

    由一只绿色丑八怪——

    变成了一只两层楼高的巨型绿色丑八怪。

    “啊——”

    看到暴走状态的画皮鬼,男孩王贵财尖叫一声,直接吓晕过去。

    但顾旭和时小寒一点也不慌。

    “瞧瞧,它急了它急了。”顾旭面无表情地调侃道。

    “真丑。”时小寒眯起眼睛评价。她的关注重点很符合她颜控的本性。

    “那它就交给你了。”

    顾旭心头估摸,若要亲自动手对付画皮,得掏出一些底牌、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能彻底消灭它。

    不如稍稍留一手,让时小寒来处置它——反正这丫头早就举着大刀跃跃欲试了。

    还是那句老话……

    既然能轻松躺赢,何必强行Carry?

    “包在本女侠身上。”

    时小寒举起“昆吾”,向前一步。

    万道霞光照亮染红天际,青砖灰瓦尽染血色。

    整座宅院仿佛敷上了一层红色胭脂。

    魂幡猎猎作响。

    受惊的乌鸦振翅起飞。

    画皮鬼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声,就成了一地黑灰。

    时小寒微笑收刀。

    天地随之卸去红妆,重归素颜。

    …………

    注释:

    (1)“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道门净身神咒。

    (2)“此山出名铜,色赤如火,以之作刃,切玉如割泥也。”——出自《山海经·中山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