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顾旭先去库房,如何领取“聚灵丹”。看管库房的驼背大爷前天通宵熬夜深度阅读《卖油郎独霸花魁》,此时疲乏得不行啊,正瘫在竹椅上微闭打盹儿儿。顾旭喊了好几声,才把他从梦中喊醒。“你这小子……也不是昨天才去过吗?”驼背大爷旗号哈欠地说,“咋又来了?”顾旭笑了笑,也没看守库房的驼背大爷昨天熬夜阅读《卖油郎独占花魁》,此时困倦得不行,正瘫在竹椅上闭目打盹儿。。...

    顾旭先去库房,领取“聚灵丹”。

    看守库房的驼背大爷昨天熬夜阅读《卖油郎独占花魁》,此时困倦得不行,正瘫在竹椅上闭目打盹儿。

    顾旭喊了好几声,才把他从梦中叫醒。

    “你这小子……不是昨晚才来过吗?”驼背大爷打着哈欠说道,“咋又来了?”

    顾旭笑了笑,没有说话,把写着“聚灵丹”的字条递给他。

    看到“聚灵丹”几个字,驼背大爷睁大眼睛,瞌睡顿时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又挠了挠毛发稀疏的脑袋,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你……你要突破了?”

    “快了。”

    “真快。”

    “嗯,还行吧。”

    顾旭接过老大爷递来的丹药,礼貌道谢,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驼背大爷则坐在竹椅上,默默注视着顾旭的背影。

    他已经在驱魔司做了二十多年的杂役。

    这些年来,他每天守着这间朴实无华的库房,喝茶、睡觉、遛鸟、看话本,见了太多的修士来来往往。

    有的天赋异禀,有的平平庸庸,有的大放光彩,有的碌碌无为。

    只是像顾旭这样,修行不到一年就要破境的,他还真的从未见过。

    陈济生当初在第一境修了八年。

    时小寒修了四年。

    就连沂水县驱魔司上一任知事,被称作“武痴”的郑誉郑大人,也在此阶段花了三年多的时间。

    时间过得好快。

    不知不觉间,郑大人死了,陈大人老了,新一代又一批年轻人正意气风发地成为驱魔司新的主角。

    不过这都与老大爷无关。

    他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抽空摸会儿鱼,尽可能活得久一些,就够了。

    想到这里,驼背老大爷眼皮耷拉下来,开始继续闭目养神。

    听说沂水县来了个新的戏班子。

    明天他休假,正好去听听。

    …………

    顾旭与时小寒暂时分别后,便去衙门公厨吃了午餐。

    一碟雪藕,一份羊角葱参炒核桃肉,一小碗杏仁豆腐,一共二十文钱。

    在大齐王朝,一枚铜钱为一文,一千文为一贯。

    一贯钱与一两白银等值。

    一两银子的购买力约合500元。

    二十文也就相当于顾旭前世的十块钱。

    再加上衙门每顿饭都会给官吏们提供一笔餐食补贴。

    比起外头那些昂贵的饭馆……

    公务员食堂,真是物美价廉。

    饭后,顾旭没有休息,就一头扎进了驱魔司藏书阁。

    他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看书——毕竟整座藏书阁的知识早就装在了他的脑子里。

    他只是想找个无人打扰的角落静静修炼。

    坐定,闭目,平心静气。

    然后掏出一枚“静心丹”,塞入口中。

    随着他默念口诀,周边阴气化作滔滔江水,涌入他的经脉,淬成真元。

    顾旭修的功法叫做《归元诀》,是他几个月前用五百功勋换的。

    在大齐,修行功法分上、中、下三个品阶。

    中品功法具有特殊属性。

    上品功法更是暗藏大道真意。

    而作为一部普普通通的下品功法,《归元诀》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

    不过由于高品阶的功法大多数都是大家族、大宗门的不传之秘。

    像顾旭这样的驱魔司基层干部,能有一本国家批量发放、五百功勋就能兑换的《归元诀》,便已经是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起码给了他一个寻求长生的机会。

    不过顾旭也计划着,等他晋入第二境后,就去想办法寻找一部更好的功法。

    听说高品阶功法能够大幅度加快修行速度。

    时间有限。

    他必须想尽一切方式,尽快把自己的修为提升道第七境。

    …………

    太阳下山时,顾旭结束了今天下午的修行。

    他的小瓷瓶里又少了三枚“静心丹”,经脉中又多了些纯粹凝实的真元。

    现在是他与时小寒约定的晚餐时间。

    人生第一次去飘香楼吃饭,顾旭心头还是有些小小的期待。

    然而,当他路过衙门走廊的时候,却听到同僚们正对他指指点点、有说有笑。

    “看,咱驱魔司最细的男人来了!”

    顾旭眉头微皱:你才细,你们全家都细!

    又有人说:“瞧瞧他那张脸,长得有模有样,怪不得连鬼都对他感兴趣。”

    顾旭心头反驳:呵,你们根本不懂,那些鬼都是脸盲。他们只是馋我的【招灵之体】罢了。

    顾旭平日忙碌,社交圈子很窄。

    在这群起哄的人中,他只认识一个叫汪阳的。

    黝黑皮肤,五短身材,相貌平平无奇,是那种在人堆里毫无存在感的大众脸。

    顾旭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不久前曾与他一起做过任务。

    当时汪阳被鬼怪逼到墙角,吓得魂不附体,以为自己要因公殉职了。

    就在这危急关头,顾旭突然出现,轻描淡写杀掉那鬼怪,使汪阳脱离险境。

    从此汪阳成了顾旭的头号粉丝。

    “汪阳,又在背地里偷偷给我取绰号了?”

    “顾兄,我错了!”汪阳立即举起双手,脸上写满求生欲。

    他很清楚,别看这位顾兄身子瘦弱,但战斗力绝对能在沂水县驱魔司排进前五——万一把他惹恼了,下场说不定比那些鬼怪还惨。

    “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

    “今天下午,陈大人给我们看了你在王家大宅对付画皮鬼的影像,”汪阳嘿嘿笑着回答道,“我们所有人都对顾兄你那高深莫测的符道、广博精深的学识、细致入微的心思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敢说,顾兄一定是整个驱魔司最注重细节的人。

    “换做是我们,恐怕早就在那狡猾的恶鬼手中死了一万次了。”

    “你这话倒是说得真好听。”

    “顾兄,我可是你最忠实的崇拜者啊!”

    顾旭不置可否。

    “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我今晚还有事。”

    “是跟时小寒巡检大人有约吗?”汪阳露出追星粉丝的八卦眼神,“我看你们两个天天一块儿做任务。”

    顾旭懒得理他。

    他转身穿过走廊,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他的时间太宝贵,可不能耽误在这种无意义的八卦话题上。

    干饭才是正经事。

    汪阳站在原地,默默注视着顾旭离去的背影,心头啧啧感叹:不愧是顾兄,连冷漠无情的样子都这么帅气。

    …………

    时小寒已经等在衙门外。

    她换下了驱魔司官员的黑色制服,穿上了一条淡紫色百褶裙,头发梳成倭堕髻,戴上一支填珠梨花青玉步摇、一对羊脂玉柳叶耳坠。

    此时此刻,月上柳梢头。

    千门灯火夜似昼。

    顾旭望着安安静静站在月光下的她,不禁想起前世在书中看到的一句话——

    “新月清晖,花树堆雪”。

    难得见到时小寒有如此文静的时候。

    于是他站在原地,悄悄地多看了两眼。

    “顾旭,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不及去飘香楼吃叫化鸡了!”

    就在这时候,时小寒也看见了顾旭,略带婴儿肥的脸上顿时绽放出愉快的笑容。

    文静女神形象瞬间崩塌。

    往日那个大大咧咧活蹦乱跳的“时女侠”重又回到了顾旭的面前。

    “走吧!”顾旭微微一笑。

    然后他抬头看了眼天空。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