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一刻钟后,两人在香飘万里楼雅间落坐。时大寒迫不及待从店小二手中抢过菜谱,边迅速翻阅,边滔滔不绝地说出一大串菜名:“来一盘叫花鸡,一份清汤燕窝,一碗酸辣乌鱼蛋,除了糖醋鲤鱼……”店小二的手速显然了跟不上她的语速,都忍连声叫道:“客官,您可时小寒迫不及待从店小二手中抢过菜谱,一边快速翻看,一边滔滔不绝地说出一大串菜名:。...

    一刻钟后,两人在飘香楼雅间坐定。

    时小寒迫不及待从店小二手中抢过菜谱,一边快速翻看,一边滔滔不绝地说出一大串菜名:

    “来一盘叫花鸡,一份清汤燕窝,一碗酸辣乌鱼蛋,还有糖醋鲤鱼……”

    店小二的手速显然已经跟不上她的语速,忍不住连连喊道:“客官,您可以稍微说慢一点吗?我快要写不下来了!”

    顾旭则坐在她对面闭目养神,脑子里默默思考着“杀鬼符”的改进方案。

    时小寒点了什么菜,点了多少菜,他根本不关心。

    反正又不是他掏钱。

    反正时小寒总能把每一盘菜都吃得干干净净,从不浪费粮食。

    又过了一刻钟,店小二把饭菜陆陆续续地端来,摆了满满一桌子。

    “开饭了开饭了!”时小寒欢呼一声,立即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米饭,开始狼吞虎咽,不时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在她的衬托下,顾旭简直斯文得像个大家闺秀。

    他不慌不忙,先用餐巾把手擦拭干净,接着先喝汤,再夹菜,最后吃主食,细嚼慢咽,静静品尝。

    对他而言,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无疑就是吃饭和修行。

    美食是需要用心享受的。

    细尝慢品有助养生。

    像时小寒那样,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

    酒足饭饱,杯盘空空。

    时小寒伸了个懒腰,招了招手,叫店老板来结账。

    “客官,一共是五两银子!”店老板脸上挂着殷勤的笑容,双手把账单递给时小寒。

    时小寒接过账单,看都不看,就把银票塞到老板的手中,口中道:“拿着。”

    老板笑得更热情了。

    他就喜欢这种付钱爽快、从不讨价还价的客人。

    旁边的顾旭则在心头默默算了下——五两银子,相当于他两个半月的俸禄。这种高消费场所,以后还是尽量少来。

    当然,白嫖除外。

    …………

    饭后两人原路返回。

    此时街上灯火阑珊,人群也渐渐稀疏。

    “顾旭,你今晚有什么安排?”

    “回驱魔司再接个任务,多赚点功勋。”

    “你这人真是……满脑子都是功勋。”时小寒嘟起嘴,显然对他的回答不太满意。

    “因为我要向时女侠看齐,杀更多的鬼怪,造福更多的百姓,”顾旭轻笑道,“努力做一个像时女侠一样替天行道的大侠。”

    他显然很清楚时小寒最爱听什么话。

    果然,时小寒很快转怒为喜,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我支持你!千万不要堕了我们驱魔司的威风!”

    顾旭点头答应,心想这丫头还真好哄。

    最近他升职在即。

    那个叫马钦的竞争对手来势汹汹——境界比他高,资历比他深,还有大城市户籍,绝对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多做点任务,争取在考官眼中提升一点印象分。

    …………

    在这个内卷严重、仕途竞争日益激烈的大齐王朝,对前程感到焦虑的人,显然远远不止顾旭一个人。

    此时此刻,在沂水县的另一边,一个身穿蓝色棉布长衫、脸色蜡黄的青年男子面带愁容,来到一个算命摊子前。

    “大师,可否帮我测测官运?”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贯铜钱,放在算命先生的桌案上。

    这算命先生自称“张半仙”。

    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旁边,衣衫褴褛,胡子拉渣,手中拿着把破破烂烂的蒲扇,看上去就像个乞丐,根本没有一点儿“半仙”该有的气质。

    在他身后的墙壁上,挂着两面杏黄锦旗。

    锦旗上绣着一副对联——

    上联:四柱八字,算出人间祸福事;

    下联:五行八卦,断出天下吉凶兆。

    “客官想如何来测?看相,测字,抓签,还是六爻起卦?”

    “这些您都懂?”

    “当然。”

    “那……那就测字吧!请大师帮我看看,我最近有没有升迁的机会。”

    说罢,蓝衫青年男子便提起桌上的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马”字。

    算命先生“张半仙”盯着那“马”字,久久不语。

    “是马到成功的意思吗?”蓝衫青年催促道,语气中又有期待又有焦虑。

    “不,”张半仙连连摇头,“马走日字,但现在是晚上,没有太阳,所以不成。”

    蓝衫青年神色一僵。

    不过他仍然有些不甘心,又在纸上写了一个“钦”字。

    “那你再帮我测测这个‘钦’字吧!”他说。

    同时他心头暗想:钦,钦定也。这回不出意外,应该能测出个“上头钦选,官运亨通”的结果。

    但那张半仙仍在摇头。

    “‘钦’字偏旁为‘金’,本为财源滚滚、扶摇直上,乃大吉大利之兆;只可惜“金”旁边有个‘欠’字,无意中成了‘欠金’,可谓财路中断、鸿图难展、升迁无望。”

    这蓝衫青年正是顾旭的竞争对手,来自青州府的第二境修士马钦。

    他最近天天焦虑得睡不着。

    原因很简单。

    一方面,他现在快三十五岁了,却依旧一事无成——没有房产,没娶媳妇,没戴上乌纱帽,仍是个不入流小吏。

    所谓“人生输家”,指的就是他这种人了。

    熟人见到他,都忍不住说一句:“马钦啊马钦,你都快是不惑之年的人了,咋还混得这么惨呢?”

    另一方面,他的竞争对手实在太可怕了。

    马钦本以为,自己从人才济济的青州府,来到沂水县这种偏僻的小城镇,能够避开激烈的竞争,轻松获得想要的官位,成为人上人。

    可他万万没料到,沂水县居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怪胎。

    根据马钦从上司处打听到的小道消息,那个名叫顾旭的怪胎修行不到一年,就已经开始准备突破第二境了——

    这特么是正常人类该有的速度吗?

    唉,沂河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作为一个除了十年工作经验外一无所有的普通小吏,马钦难过得想哭。

    他伸手摸了摸头顶,只觉得毛发日渐稀疏。

    …………

    顾旭独自回到驱魔司衙门。

    他先浏览了一遍公告栏,为自己挑选了一个难度不算太高的任务。

    奖励是四十功勋,等同于杀四只魑魅。

    任务描述非常简单:“沂水县县学闹鬼,望驱魔司尽快派人解决。”

    县学是供生员读书的学校。

    在大齐王朝,具备修行资质的毕竟是少数人,科举取士仍然是大部分普通人的晋升之阶。

    按照大齐的科举制度,通过童生试的考生准许进入县学学习,以备参加更高一级的乡试,谓之“进学”。

    八年前,当沂水县遭受鬼怪侵袭的时候,县学也被摧毁,师生死伤众多。

    灾祸平息一年后,县学重建。

    随着生员们重新回到讲堂,往日的疤痕似乎早已被抹平。

    直到今夜。

    沂水县教谕周思齐因为把钥匙遗忘在抽屉,被迫深夜返回县学去取钥匙。

    不料却在这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学堂里,听到了朗朗读书声。

    抑扬顿挫,整齐响亮。

    周教谕被吓得脸色煞白、头皮发麻,赶紧跑出县学,让看门的士兵把这件事情告知驱魔司。

    于是现在,这个任务被交到了顾旭的手中。

    “我回来得还真及时啊!”顾旭暗暗吐槽了一句。

    同时,他再次掏出三枚铜钱,使用六爻起卦法,卜算这次任务的凶吉。

    结果是“乾上乾下”,乃“乾为天”之卦,兆示大吉大利、万事亨通。

    于是顾旭脸上露出愉悦的微笑。

    他揣着剩下的“杀鬼符”,放心大胆地出发了。

    “早点回来!”伏案工作的陈济生抬起头,对他嘱咐道,“打不过就跑,千万别逞强。”

    “您放心,”顾旭微微一笑,“我有谱气的。”

    说罢,便踏出驱魔司衙门,步入茫茫黑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