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县学坐落于沂水县正西方。紧邻西城门,背朝玄武丘;白墙灰瓦,庄严肃穆清静。在这学府门楣上,挂着两块牌匾,上面写着“齐家治国”四个金光闪闪、遒劲强有力的大字。的话书中详细记载是的的话,这几个字但是七年前大齐国师在沂水县灾后推倒重建时亲笔写提写的——算得上是这座学毗邻西城门,面朝玄武丘;白墙灰瓦,肃穆清净。。...

    县学位于沂水县正西方。

    毗邻西城门,面朝玄武丘;白墙灰瓦,肃穆清净。

    在这学府门楣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齐家治国”四个金光闪闪、苍劲有力的大字。

    如果书中记载没错的话,这几个字还是七年前大齐国师在沂水县灾后重建时亲笔题写的——算得上是这座学府中最值钱的东西。

    顾旭在县学门外见到了教谕周思齐——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神色恍惚不宁的中年人。

    教谕是县学的教官,官秩九品,每县设置一人,掌文庙祭祀,训诲所有生员。非举人不得担任。

    可以将其理解为县学的校长。

    顾旭是吏,周思齐是官——按照大齐王朝的规矩,一般情况下,胥吏见到官员是需要下跪行礼的。

    但这套规矩仅适用于凡人。

    大齐的修行者地位超然,就算见了皇帝都可以站着说话;而普通官员在修行者面前,也得表现得客客气气。

    “周大人,我是来自驱魔司的顾旭,负责解决这个案子,”顾旭走上前,微微颔首道,“您应该对我有印象。”

    “当然,”周教谕圆润的脸上堆满了恭维的笑容,“本官早就不止一次在驱魔司功勋榜上看见顾少侠的名字了。今天终于有幸相逢,果然是位英姿飒爽、气度不凡的少年英杰。“

    说话时,周教谕双腿还在不由自主地打哆嗦。

    他心头的恐惧显然还未散去。

    他知道,面前的顾旭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尽管这少年看上去弱不禁风,但毕竟代表着大齐驱魔司。

    若要驱除县学里的鬼怪,避免自己和生员们沦为鬼怪的猎物,就必须依靠这个少年。

    “带我去闹鬼的地方看看吧!”顾旭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鬼怪,敢在咱们大齐官学兴风作浪。”

    周教谕有些犹豫。

    他站在门槛前,迟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咬着牙,抬腿走了进去。

    顾旭面无表情跟在他后头。

    不过刚一进门,就有一道黑影“嗖”地一声,如闪电般从两人面前快速掠过。

    “啊啊啊鬼啊——”周教谕吓得发出一声惊叫。

    他踉跄着后退几步,险些被门槛绊倒。

    “淡定,周大人,”顾旭微微眯起眼睛,平静地说道,“那只是一只猫。”

    “是……是我大惊小怪了。”周教谕惨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此时此刻,周教谕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

    堂堂大齐官员,被一只猫吓得尖叫……这种事情如果说出去,会沦为众人眼中的笑柄的。

    …………

    穿过垂花门,沿游廊一路前行。

    学堂内一片寂静。

    只能听到轻微的风声,和两人的呼吸声。

    在这死寂的氛围里,周教谕愈发感到心慌,身上的绸衫早已被冷汗浸湿。

    他甚至想立即掉头逃跑,远离这个阴森的地方。

    不过想到自己作为教谕的职责,想到生员们的生命安危,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给顾旭带路,希望能够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就在这时候,空无一人的县学中忽然响起洋洋盈耳的读书声,由远及近,逐渐清晰。

    “顾……顾少侠,就……就是这个声音!”周教谕伸手指向前方,磕磕碰碰地说道,牙齿在嘴里不住地打战。

    但顾旭却面不改色。

    他定定站在原地,认真地听了几秒钟,然后评价道:“周大人,您仔细听,这些鬼怪在背诵《四书集注》呢……嗯,还背错了两个字。”

    周教谕用看怪物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心头默默感叹道:不愧是驱魔司的修士,遇到这种诡异的情景,关注的重点都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

    读书声的源头是西北角一间讲堂。

    顾旭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屋内一片昏暗。

    惨白的月光透过雕花窗棂,斜斜照入入屋子,勉强能勾勒出桌椅的轮廓。

    “让我去门房取一盏灯笼吧……”周教谕小声地提议道。

    “不必麻烦。“顾旭淡淡回应。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衣兜里掏出小册子,撕下一页纸,然后用炭笔迅速在纸上画了几个复杂的符文。

    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

    周教谕站在一边看着他画符,恍惚之间听到了遥远的天边传来若有若无的惊呼声;细究,但若细究,却又觉得这声音像自己的幻觉,根本寻不到影踪。

    眨眼间,符篆成。

    顾旭收起炭笔,把手中的符纸对折两次,只见这符纸瞬间变成了一盏红彤彤的灯笼,散发着血红色的光晕。

    周教谕目瞪口呆。

    作为一名资历深厚的官员,他以前也曾经见过别的修行者出手消灭鬼怪。

    但是如此奇诡玄妙的法术,他还是第一次目睹。

    “顾少侠果然不是一般的修士!”周教谕不禁喃喃感慨,“这等手段,真是不同凡响!”

    “基本操作,不值夸耀。”顾旭微微一笑,自谦道。

    …………

    在灯笼光线的照射下,坐在讲堂角落里的几个人影映入两人的眼帘。

    那是几个书生打扮的男子。

    他们身着襕衫,头戴儒巾,面容枯槁,神情憔悴;手头捧着《四书集注》,摇头晃脑地读个不停。

    乍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为了科举考试废寝忘食、熬夜爆肝苦读的士子。

    只是在看清这几个书生的面孔后,周教谕再次被吓得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他的双腿也变得瘫软无力,只有伸手扶着身边的墙壁,才勉强能够站稳。

    “这周大人似乎很爱尖叫啊!”顾旭瞟了他一眼,在心头默默给他贴了个标签。

    与此同时,这几个书生也听到了周教谕的声音。

    他们放下手中的书本,一个挨一个走到周教谕面前,向他行弟子之礼。

    “见过周大人。”

    “周大人真是太辛苦了。半夜三更还牵挂着我们的学业。”

    “周大人,学生愚钝,今年又落榜了,实在对不住您的教诲之恩。”

    “周大人,请您相信我,三年后我一定能考中举人,为您扬名!”

    “……”

    望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庞,周教谕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口说道:

    “魏明、江文渊、何晓良、褚春华……你们几个,不是八年前就已经死了吗?当初还是我亲自给你们建墓立碑的。”

    被叫到名字的几个书生面面相觑,一脸茫然,没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