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屋外。陈济生也没像一如往常一样伏案疾书工作。时大寒也也没像一如往常一样出外杀鬼。两人站在衙门走廊上,边等着顾旭考评结束了,边看那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砸在地面上,溅起银白色的水花。缄默许久后,时大寒真的按捺不住很好奇心,张口向身边的陈济生再次询问道:陈济生没有像往常一样伏案工作。。...

    屋外。

    陈济生没有像往常一样伏案工作。

    时小寒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外出杀鬼。

    两人站在衙门走廊上,一边等着顾旭考核结束,一边看那雨点像断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砸在地面上,溅起银白色的水花。

    沉默许久后,时小寒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开口向身边的陈济生询问道:“陈大人,您知道为什么洛司首要把他的头号亲信派来咱们沂水县?”

    作为官宦家庭的千金,时小寒非常清楚这楚凤歌在驱魔司拥有怎样的地位。

    虽然楚凤歌表面上只是一个五品郎中。

    但很多时候,他却充当着驱魔司司首代言人的角色——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可能是洛司首向众人传达的信号。

    就连时小寒的父亲,都常常要看他的脸色做事。

    正因如此,楚凤歌今天出现在沂水县,令时小寒深感震惊。

    “司首大人的心思深不可测,我也无从揣摩,”陈济生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或许是因为我在推荐信中反复强调了顾旭那离谱的修炼速度,导致大人物们对他的天赋很感兴趣。”

    “他的修炼速度确实独一无二。”时小寒不由自主地抬起下巴。

    “对顾旭来说,受到京城总部的重视,应该也不算坏事,”陈济生思索片刻,接着说道,“另外,楚郎中的随从官刚刚告诉我,驱魔司今年的理论考核,都是昭宁公主亲自出题,难度会比以往大得多,可能会出现很多刁钻古怪的题目。”

    在大齐王朝,代父皇执掌朝政的昭宁公主萧琬珺不仅有“洛京第一美人”之称,而且以学富五车、博古通今闻名海内。

    她虽然只是个凡人,没有修行的天赋,但却熟读天下道藏,甚至比大部分修士都更懂修行。

    她曾经多次为驱魔司修订文献,编撰了很多珍贵的资料,跟驱魔司有长期的合作关系。

    “题目再刁钻,也难不倒顾旭那家伙。”时小寒叉着腰,信心满满地说道,“他连符道这种反人类的东西都能学懂。那些题目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由于时小寒一向不喜欢那位昭宁公主,她同时还在心里骂骂咧咧:堂堂大齐公主,不去处理国家大事,非要来出题为难一个普通小吏!简直不务正业、昏聩无度!泱泱大齐在她这种人手里迟早要完蛋!

    陈济生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

    一炷香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大半。

    马钦趴在桌子上,把题卷前前后后翻看了三遍,会做的题目全部拣着做完了,然后就开始咬着笔杆子冥思苦想。

    在这张题卷中,有五成的题目属于基本常识,马钦可以凭借过往经验轻松回答;三成的题目有一定难度,他需要思考很久才能想出答案,还不敢保证一定是正确的。

    至于剩下的两成,马钦连题目都看不懂。

    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可连在一起就不知所云。

    除了各种偏门罕见的鬼怪外,这些题目竟然还涉及风水堪舆、卦象解读、星象观测、法宝炼制等他从未了解过的知识。

    “难道这年头做个九品芝麻官,还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马钦愤愤不平,只想把手中的毛笔狠狠地砸在出题人的脸上。

    这时候,他忍不住悄悄偏过头,想看看旁边的顾旭是否跟他一样,面对这些生僻古怪的题目百思不得其解。

    但顾旭仍然还在持笔静书。

    尽管这少年看上去单薄削瘦、弱不经风,坐姿却格外端正,脊梁如松柏般挺直;他目光沉静,嘴角挂着不经意的浅笑,仿佛完完全全沉浸在做题的乐趣之中。

    “难道这小子把那些最变态的题目全部做出来了?”马钦顿时如坐针毡。

    最后的一刻钟对马钦来说无疑是最难熬的。

    他看了看自己考卷上大面积的空白,又看了看奋笔疾书的顾旭,愈发烦躁不安。

    他很想立即起身交卷,离开这令人压抑的考场,但又感觉有些不太甘心。

    他等了十年,才等来这次机会。

    倘若提前交卷,岂不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

    第三次钟声响起时,马钦终于放下手中的毛笔,如释重负。

    他迫不及待地把手中的题卷塞到监考人的手中——这些见鬼的题目,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它们一眼了。

    这时候顾旭也交卷了。

    因为长时间悬腕书写的缘故,他的右手有些酸痛,看上去有些疲惫。

    但在他那双明亮的眸子中,却透露出愉悦、畅快的心情。

    如果把考试比喻为考生与出题人的斗智斗勇,那么在今天这场考核中,顾旭终于体会到了一种棋逢对手的快感。

    那出题人想必也同样是个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各种高深莫测的偏门知识信手拈来,不经意间设下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的陷阱,足以使大部分考生心里萌生出深深的挫败感。

    但正是这些难题,激起了顾旭的好胜心。

    他见招拆招,从容应对,总能一针见血地答出问题的关键。

    越是博学的人,越容易感到寂寞。

    正因如此,顾旭隐隐希望,有生之年能跟那出题人见上一面,与他论道三天三夜,一决雌雄。

    随后,顾旭和马钦一起走出大堂,来到烟雨笼罩的走廊。

    出于官场上的礼貌,马钦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主动向身边的顾旭问道:“顾兄弟发挥如何?”

    “还行,”顾旭微微一笑,“马兄呢?”

    “嗯……也还行吧!”

    这时候,时小寒和陈济生也朝这边走来。

    马钦立即拱手行礼。

    时小寒颔首回礼。

    然后她转过身,把手中拎着的一只小铁壶塞到旁边顾旭的手中,笑嘻嘻地说道:“顾旭,这是我家嬷嬷刚刚煲好的冰糖银耳羹。你做题累了,赶紧趁热尝尝。”

    顾旭接过铁壶,笑道:“时女侠有心了。”

    时小寒没有询问顾旭考得如何。

    因为她一向对他信心十足。

    看到这一幕,马钦的情绪更加低落了。

    他觉得当初选择来沂水县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

    这天中午,顾旭在衙门公厨点了一笼裹馅肉饺、一碗薄荷灯心汤、一份蒸酥果馅饼。

    至于花了多少钱,他并不清楚。

    因为陈济生替他结了账。

    “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这顿饭一定要吃饱吃好,”陈济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如是说道,“下午继续给我好好表现。”

    “一定不会辜负陈大人的期望!”顾旭乖巧点头。

    只要再努力一点,说不定今天一日三餐都不用自己花钱。

    他在心头愉快地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