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顾旭和马钦在步入饭馆后,在一张靠窗的餐桌边坐定。窗外桃花怒放,恍若彤云持续燃烧。阳光照在桃树上,在地面投下几道静止不动不动的影子。饭馆老板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爷爷。看见了有新来的客人,他立刻拄着拐杖走了回来,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微笑,不断地向两人我的推荐店里的特色窗外桃花盛开,仿若彤云燃烧。。...

    顾旭和马钦在进入饭馆后,在一张靠窗的餐桌边坐下。

    窗外桃花盛开,仿若彤云燃烧。

    阳光照在桃树上,在地面投下一道静止不动的影子。

    饭馆老板是一位慈祥的老爷爷。

    看见有新来的客人,他立即拄着拐杖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微笑,不断向两人推荐店里的特色菜肴。

    “小伙子,看你这么瘦,吃点红烧肉补补身子吧,”他看着顾旭清瘦的面孔,用关切的口吻说道,“吃了以后日子一定能红红火火。

    “还有咱店的青团子,也是镇上非常有名的——甜而不腻、肥而不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都很喜欢吃呢!

    “哦,对了,咱店的桂酒也千万不要错过。有读书人曾经为其赋诗一句——‘桂酒杂椒浆,醖酿腾馨芬’,更有泄热、疗缓筋的功效,对你的身体大有裨益。

    “……”

    顾旭面带笑容,认真倾听,不时还赞同地点了点头。

    马钦的脸色则有些不自然——因为他又被无视了。

    在这些桃源镇居民的眼里,好像就只有顾旭的存在,根本没有他马钦。

    待到店主老爷爷把话说完,顾旭礼貌说道:“那就来一盘红烧肉,一份黄豆芽炒油豆腐,一壶桂酒,两个青团子,再盛两碗五谷杂粮饭。辛苦您老啦!”

    “没问题。”老爷爷爽快回答。

    他看向顾旭的眼神愈发温和亲善,像是一位疼爱孙子的祖父。

    片刻后,老爷爷把桂酒端上了桌。

    “真香!”

    顾旭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陶醉在这沁人心脾的酒香之中。

    他迫不及待地夺过酒壶,给自己斟酒一杯。

    “真是个可爱的乖孩子。”老爷爷笑着说道。

    看到这样一幕,坐在顾旭对面的马钦皱起了眉头——

    如果他的感觉没有错,这所谓的“桂酒”,其实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馊味儿。

    那么,顾旭究竟是嗅觉有问题,还是在演戏?

    马钦突然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顾旭的脑回路了。

    然而这时,顾旭在倒酒的过程中,手突然抖了一下。

    酒水泼洒出来,溅落在桌面上。

    “小伙子,倒酒时要小心点啊,”老爷爷立马拿来一块抹布,准备替他擦桌子,“这么好的酒,浪费了就太可惜喽!”

    “让我自己来吧!”顾旭嘴角上翘,从老爷爷手中接过抹布。

    他的笑容仿佛熹微的晨光,干净,纯粹,有着少年人独具的朝气。

    饭馆里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转过头来看着他,脸上露出近乎一模一样的陶醉的表情。

    “顾旭这小子虽然长得俊,但也没到颠倒众生的程度吧!”看到这诡异的情景,马钦的心弦突然紧绷起来,“为何桃源镇的居民,不论男女老少,都一副对他垂涎欲滴的模样?”

    马钦不禁开始在体内悄悄地酝酿真元。

    他现在身上没有武器,战斗力大打折扣。但作为驱魔司的修士,如果真有异变发生,他也会果断出手。

    随后,店小二又陆陆续续地把剩下的菜肴端上了桌。

    马钦总觉得这些饭菜看上去怪怪的——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马兄,你是不是觉得这店里的饭菜有些奇怪?”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顾旭笑着问道。

    马钦诚实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仔细留意店主给我推荐的菜品,你会发现,它们的种类跟清明上坟的供品颇为相似,”顾旭解释道,“例如这桂酒,有诗云‘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送行奠桂酒,拜舞清心魂’……或许在我们青州府没有这样的习俗,但是在荆楚地区,桂酒却是极为常见的祭祀用品。

    “还有,黄豆芽炒油豆腐、菜蕻羹、红烧肉、红烧黄鱼、蒸鹅……这些都是典型的清明羹饭。至于这青团子,还有五谷杂粮饭,更是江南地区很常见的扫墓祭物。”

    说到这里,顾旭左手拄着下巴,手肘支在桌子上,右手拿起一双筷子,指着这些食物,用开玩笑的口吻对马钦说道:“马兄想尝尝吗?反正我们现在身处幻境之中,你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虚假的。”

    马钦立即摇头:“假的也不要。”

    同时,他用警觉的眼神盯着顾旭手里的筷子,心想:你不会真的要对这些食物下手吧!

    看到马钦的反应,顾旭放下筷子,不禁笑出了声。

    他只觉得,这位马兄真是个一本正经的老实人,吓唬他还蛮有意思的。

    于是,两人就静静坐在这餐馆里,谁也没吭声,任由饭菜渐渐变凉。

    而泼洒在桌上的桂酒,也一滴接一滴地落在地面,随后沿着地砖的缝隙,逐渐蔓延开来。

    …………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饭馆里的客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吵吵嚷嚷,人声鼎沸。

    饭馆老板也拄着拐杖,在不同的餐桌间走来走去,忙得不亦乐乎。

    “老板,听说今天你们饭馆上了新菜?”有客人向店老板问道。

    “新菜啊,”店老板不经意地向顾旭和马钦所在的位置瞥了一眼,舔了舔嘴唇,“抱歉,客官,您还得再等一会儿。”

    那客人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满:“这么多年,天天吃鸡鸭鱼鹅、五谷杂粮和青团子,我已经快腻了。真想尝点新鲜的荤腥。”

    店主连连道歉,同时表示自家店的新品将会是绝无仅有的美味,只要愿意耐心等待,绝不会让人失望。

    几分钟后,店主拿着菜单,回到厨房。

    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手中竟然握着一把寒光闪烁的杀猪刀,径直来到顾旭和马钦的面前。

    “小伙子,你怎迟迟不肯动筷?”他脸上依旧挂着慈祥的笑容,和蔼地对顾旭说道,“是嫌弃我们这里的饭菜不好么?”

    话音刚落,附近正忙着干活的店小二们也纷纷围聚过来,手头拿着菜刀、筷子或叉子,脸上露出瘆人的微笑。

    …………

    注释:

    (1)“桂酒杂椒浆,醖酿腾馨芬。”——宋·刘学箕《中秋分韵得云字成三百言》

    (2)“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先秦·屈原《九歌·东皇太一》

    (3)“送行奠桂酒,拜舞清心魂。”——唐·李白《鲁郡尧祠送吴五之琅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