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驱魔司总部,观星台。与此同时,驱魔司司首洛川也望着铜镜里顾旭的身影,淡淡评价了一句:“他真沉得住气。”作为大齐王朝的顶尖强者,洛川自然能轻易地看出,顾旭的真元之所以精纯凝练...

    驱魔司总部,观星台。

    与此同时,驱魔司司首洛川也望着铜镜里顾旭的身影,淡淡评价了一句:“他真沉得住气。”

    作为大齐王朝的顶尖强者,洛川自然能轻易地看出,顾旭的真元之所以精纯凝练,是因为他一直在压制境界、反复打磨。

    在他看来,顾旭虽然拥有远超常人的天资,但却能抵挡破境的诱惑,认真夯实根基,是非常值得赞赏的。

    现在的年轻人,大都好高骛远、急于求成。

    很少有人能像顾旭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而稳健。

    旁边的上官槿像小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道:“司首大人说的是。”

    同时她心里习惯性地暗暗揣测:司首大人说这话……是想借那个叫顾旭的少年来敲打我吗?嗯……我现在的修行进境速度确实有点快了。要不,先缓缓?

    …………

    壶中幻境,桃源镇。

    热闹喧嚣的饭馆,此刻空空荡荡。

    店员和食客们都已经化作地上的黑灰。

    整间屋子里只剩下顾旭和马钦两人。

    这突然寂静的氛围,让马钦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顾贤弟,你说……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他望向身边的顾旭,如是问道。

    “当然继续杀鬼呀,”顾旭一边在空旷的饭馆里踱来踱去,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们现在才解决了一屋子的恶鬼。周围还有上百间屋子,还有千千万万的恶鬼需要我们去解决。”

    说话的同时,顾旭还低下头,扫视了一圈地上散落的各种厨具。

    “马兄,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一名刀修?”沉默片刻后,顾旭又开口问道。

    “没错,”马钦点了点头,回答道,“我现在手上没有刀,只能发挥出平时五成的实力。”

    这是一句谎言。

    马钦在没有刀的情况下,实际上是能发挥出平日里七成的战斗力的。

    但他是个爱面子的人。

    堂堂第二境修士,竟然被鬼怪用臭鸡蛋砸中,变成这副惨兮兮的模样——这种事情说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过,只要在言语中稍稍夸大武器对自己的重要性——

    那就不是我的水平菜,而是没有武器限制了我的发挥!

    听到这话,顾旭笑了笑,没有开口质疑。

    他蹲下身子,开始在地上的一堆厨具里挑挑拣拣,同时对马钦说道:“那马兄,你平时习惯用的是什么刀呢?菜刀?水果刀?剔骨刀?或者我去趟厨房,帮你找把店老板那样的杀猪刀?”

    马钦沉默两秒,有些无语地回答:“……我平时用的是雁翅刀。”

    雁翅刀是一种特殊的步战用刀——刀背厚,刀头宽大,刀体重;刀背有小孔,孔内穿有铜环;挥动时,环击刀背,连连作响,声似雁鸣。

    马钦觉得,把自己的宝贝雁翅刀跟菜刀水果刀这些杂七杂八的刀相提并论,简直就是对它的侮辱。

    “但是,马兄,这里没有雁翅刀呀!要不将就一下?”顾旭双手一摊,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作为一个弱小无助的第一境修士,我的真元已经所剩无几了,待会儿还得依仗马兄去对付那些鬼怪呢!”

    马钦冷哼一声。

    虽然对于任何一个第一境修士来说,在杀死一屋子的鬼怪后耗尽真元、失去战斗能力,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马钦总在冥冥中感觉,顾旭这小子身上还藏着很多很多底牌,说不定再过一会儿,又能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那我就拿这破菜刀将就一下吧!”马钦弯下腰,不情不愿地捡起刚才鬼怪们使用过的菜刀。

    “马兄,等等!”就在这时候,顾旭突然叫住他,“你跟我说一下,你的雁翅刀像什么模样。”

    马钦有些困惑,不知顾旭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但他还是抬起下巴,用骄傲的口吻,把自己心爱的佩刀详详细细地描述了一遍。

    顾旭认真听着,把他这番话牢牢地记在脑子里。

    然后他捡起一个残破的盘子,用一根筷子蘸着泼洒在地上的酱料,竟自顾自地开始在那盘子上画起符来!

    马钦看不懂他画的那些复杂符文。

    但他却注意到顾旭那熟练自如的笔法,还有那随意而自信的神情。

    不像是画符。

    更像是在率性创作一张写意山水画。

    “好了。”片刻后,顾旭把残破的盘子递到马钦的手中。

    马钦接过盘子。

    起初他的神色有些狐疑,但很快就转变成惊愕。

    因为在他触碰到盘子的一瞬间,这盘子就变成了一把三尺长刀,在太阳的照耀下,焕发着金属光泽——

    竟与他那把视若珍宝的雁翅刀一模一样!

    他握住刀柄,轻轻挥动,只听见铜环碰撞刀背,发出清脆而熟悉的响声。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这把短刀的质量很轻,跟一个瓷盘子一样轻。

    这让马钦感到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总胜过没有武器。

    毕竟他练过十年的刀法。只要有刀在手,他心头就会更有底气。

    而此时马钦也已经明白,刚才顾旭提起“菜刀”、“杀猪刀”等等,是在故意逗他玩。

    但他却生不起气来了。

    因为眼前这个少年的符道造诣,已经到了需要他抬头仰望的程度。

    马钦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修行符道共有三重境界——器、术、道。

    “形而下者谓之器。”

    初学者用符,须以朱砂为墨,严格执行上香、请神、净心、祷告等步骤,把特定的符文严谨无误地画在黄纸上。

    稍后差错,符便不会生效。

    此乃“器”之境界。

    器,工具也。

    而一旦对符道的本质有所领悟,便能抛开黄纸朱墨的束缚,不再拘泥于形式。

    这时候,符可以是屏风上的一幅挥毫泼墨的画,可以是墙壁上的一首有感而发的诗,也可以是宣纸上的一行鸾翔凤翥的字。

    此乃“术”之境界。

    术,技巧也。

    倘若成为大齐国师那样的“符道宗师”,甚至能彻底摆脱笔墨,天地万物尽可成符。

    这便是“大道无形”的“道”之境界。

    顾旭修行符道不到三个月,就已经触摸到“术”的门槛。

    此等天赋,着实不凡。

    恐怕大齐九成以上的符师一辈子都望尘莫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