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按照书中的描述,《日蚀》之法,从第一次修佛到初遇成效,起码需五天五夜。但顾旭却明白,写在书里的标准,只适用于于资质庸碌的大众,对于天才来说并也没参照价值。顾旭依旧记得我,当年修《大衍诀》的时候,他曾曾一度因为凝结真元的速度太快,差点儿儿被衙门的同僚但顾旭却知道,写在书里的标准,只适用于资质平庸的大众,对于天才来说并没有参考价值。。...

    按照书中的描述,《日蚀》之法,从初次修行到初见成效,至少需要五天五夜。

    但顾旭却知道,写在书里的标准,只适用于资质平庸的大众,对于天才来说并没有参考价值。

    顾旭依旧记得,当初修《归元诀》的时候,他曾一度因为凝聚真元的速度太快,差点儿被衙门的同僚们怀疑已走火入魔。

    就在这时候,顾旭摆在桌上的“神机令牌”突然开始闪闪发光。

    “‘神机营’的任务,竟然这么快就来了?”顾旭有些意外。

    看来他今日后续的修行计划,无法照常进行了。

    不过也好。

    他最近刚晋入第二境【黄泉路】,还初步掌握了“日蚀”法术。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战斗力相比以前提升了多少。

    借着这个任务,他正好去找一只幸运鬼怪试试手,从而充分了解自己当前的实力。

    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于是他伸手拿起桌上的“神机令牌”。

    在接触到令牌的一瞬间,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行文字:

    “莒县范家长子范舟在新婚之夜神秘失踪,时隔半月仍杳无音信。根据天机术推算结果,范舟是被‘野鬼’级别的鬼怪所劫持。

    “请接到任务者尽快查明情况,救回范舟,并解决涉案鬼怪。

    “任务奖励:二百四十功勋。”

    “二百四十功勋,这次任务的奖励似乎挺丰厚啊!”顾旭暗暗评价道。

    徐三离开后沂水县后,曾给顾旭写了一封信。

    信中说:“神机营”是在驱魔司的主导下创建的,可以理解为驱魔司麾下的一支特殊队伍;驱魔司的功勋兑换体系,在“神机营”也同样适用。只是“神机营”的功勋,只能独自占有,不能与人共享。

    顾旭写信问:那么在做任务的时候,我可以找帮手吗?

    徐三回信:当然可以,只要你能找得到。

    顾旭大概能够察觉得到,“神机营”想要的优秀人才,或许并不是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全心全意闷头修炼的所谓“天才”。

    而是拥有解决实际问题能力、善用资源、懂得借力的聪明人。

    想到这里,顾旭按照以往的习惯,从衣兜里掏出三枚陈旧的铜钱,连续抛掷六次,使用“六爻起卦法”,卜算这次任务的凶吉。

    结果是“离上离下”,乃“离为火”之卦。

    “离”,可取“光明”的含义。

    在顾旭读过的占卜相关书籍中曾解释:得此卦者,宜谦虚谨慎,稳步进取,则前途一片光明;急进及意气用事者必有所损失。

    简而言之,就是稳住别浪,必能成事。

    “不错,是个吉兆,”顾旭自言自语道,“这个任务,我接了。”

    随后,他把桌子上厚厚一摞杀鬼符塞进衣兜里,迈着轻快的步伐,转身走出自家四合院的大门。

    在他离开后,身穿灰袍的小书童从屏风上的肖像画里走出来,拿起一把扫帚,开始循着顾旭事先设定好的轨迹,打扫庭院里的落叶。

    …………

    出门之后,顾旭并没有急着赶去莒县做任务,而是先去了趟沂水驱魔司衙门。

    “时巡检在这里吗?”他找到看门的小吏,询问道。

    尽管近日顾旭的实力突飞猛进,但是出于谨慎,他还是想试着说服时小寒跟他一起去做任务。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时小寒现在的修为已经接近第二境圆满。以她的天赋,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第三境。

    学会抱大腿,有助于提升在任务中生还的概率。

    但看门小吏却摇了摇头:“顾大人,时大人今日还在休假,没有来衙门。”

    “那么……马缉事在衙门吗?”顾旭又问。

    既然时小寒不在,那顾旭就干脆退而求其次,考虑叫上马钦一块儿去。

    虽然马钦的实力比时小寒差一些,但作为修炼《磐石拳》的近战刀修,胜在比较耐揍。

    如果站在他的身后吟咒施法,顾旭会非常有安全感。

    然而看门小吏再次摇头:“抱歉,顾大人,马大人在一刻钟前外出做任务去了。恐怕要等几个时辰,他才能回来。”

    顾旭深感遗憾。

    看来今天这个任务,他必须得独自去完成了。

    …………

    莒县与沂水相距约六十里。

    顾旭身体孱弱,不擅长骑马。

    所以他选择搭乘衙门的马车前往莒县。

    驾车的衙役是个十六岁左右、满脸雀斑的凡人少年,名叫董壮壮。

    几天前,顾旭触摸“天衍石”所引发的浩大声势,给董壮壮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一刻的顾旭,站在最耀眼的光芒之中,仿佛天地间唯一的焦点。

    在董壮壮看来,若世间有神明,恐怕也不过如此。

    正因如此,今日驾车的时候,他心头又是激动,又是忐忑。

    他腰杆挺得笔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道路,双手紧紧握着缰绳,生怕自己做不好,惹得车厢里的那位大人不满。

    “干嘛这么紧张?”看到董壮壮瑟瑟发抖的模样,顾旭忍不住调侃道,“我又不是吃人的恶鬼。”

    听到他的话,董壮壮吓得急忙道:“大……大大大人,我没……没没有紧张,您……您您别生气好吗?”

    “我没生气,”顾旭淡淡道,“你还是专注驾车吧!我看这马车都快驶进水沟了。”

    董壮壮惊呼一声,立即扯住缰绳,来了个急刹车。

    这时他才发现,前方道路平坦开阔,根本就没有顾旭所说的水沟。

    “抱歉,刚刚骗了你。”顾旭轻笑一声。

    说罢,他推开车门,走下马车。

    然后他望向路边的草丛,平静地开口道:“本官知道你们藏在这里面。

    “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立即出来,本官饶你们不死。”

    什么?

    竟然有人蹲在路边草丛里想搞偷袭?

    我怎么根本没有察觉到?

    董壮壮感到无比惊讶。

    “是驱魔司的人!快跑!”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大声喊道。

    接着,草丛中蹦出来一群衣服上血迹斑斑的强盗——他们手持弓弩,背着赃物,头也不回地向远方狂奔。

    “这么快就怂了?”顾旭看着强盗们狼狈逃跑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在我面前,你以为你们能跑得了?”

    刹那间,他的双眼敛去一切光芒,变作了深邃暗淡的漆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