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为何而修佛……”毕竟是为了斩尽天下妖魔鬼怪、做为民除害的大侠啦!看见这一行字,时大寒在脑海中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自时大寒的曾祖父辈起,时家基本上世世代代在驱魔司作官。也许是安全的考虑家族的影响,时大寒始终把“杀鬼”这件事情当做是自己的使命——她可以享受自时小寒的曾祖父辈起,时家几乎世世代代在驱魔司做官。。...

    “为何而修行……”

    当然是为了斩尽天下妖魔鬼怪、做为民除害的大侠啦!

    看到这一行字,时小寒在脑海中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自时小寒的曾祖父辈起,时家几乎世世代代在驱魔司做官。

    或许是出于家族的影响,时小寒一直把“杀鬼”这件事情当作是自己的使命——她享受着把鬼怪一刀砍成灰烬的成就感,享受着百姓们的崇拜与感激,享受着他人的夸赞与吹捧。

    这就是她修行的动机。

    听上去简单、稚嫩,甚至有些肤浅。

    但对于一个沉浸在幻想中的十七岁少女来说,却又显得很真实。

    随后,时小寒把小册子往后翻了一页。

    这一页是她的祖父很多年前写下的笔记。

    时小寒的祖父名叫时青松,曾在三十五岁那年突破第三境“奈何桥”,同时觉醒神通“灵犀”——

    这个神通能够大幅度提高他对武学的领悟能力。

    只要有名师指点,就能“心有灵犀,一点即通”。

    而时小寒的祖母,来自幽州赵氏的赵蝉衣,则获得了神通“金蝉脱壳”——凭借这个神通,她能够在战斗中制造一个幻像替身,替自己抵挡敌人一次致命的攻击。

    至于时小寒的父亲时磊……

    很遗憾,他没能在破境的时候获得任何神通。

    因此他一直被调侃为家族的“废物”。

    时小寒自然不想成为跟做跟自己父亲一样的“废物”。

    所以,对于破境这件事情,她既是期待,又是紧张。

    “……明确的目标,一往无前的勇气……这些我应该都不缺……”

    “只是,我要去哪里寻找‘强烈的情绪冲击’?”

    “难不成我晋升前,还要找个借口去跟我父亲吵一架?”

    她突然感到有些茫然无措。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顾旭一直静静待在屋子里修炼。

    时小寒这次带来的“长明丹”,足够他使用很多天。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全神贯注投入到修行之中,不必整天为了功勋四处奔波做任务。

    与此同时,他也没忘记继续改进“杀鬼符”和“日蚀”法术。

    在他晋入第二境后,他一直在尝试对“杀鬼符”的符文进行细微的修改,使其能够容纳更多的真元,瞬间爆发出更加磅礴的能量。

    他也一直在用“日蚀”之法反复锤炼自己的神识,从而解决精神力量消耗过快的问题。

    时间过得飞快。

    金色的阳光在黎明时钻进狭窄的小院,又在黄昏时悄悄溜走。

    在萧瑟的秋风里,院子里那棵银杏树又被悄无声息地剃了个秃头。

    树叶落在地上,铺成黄澄澄的地毯。

    不知不觉间,三天过去了。

    十月十五终于到来。

    …………

    传说中,仙界有天、地、水三位神仙,唤作“三官”。

    正月十五天官赐福,七月十五地官赦罪,十月十五水官解厄。

    于是,在十月十五下元节这天,大齐官民会设斋建醮,祭祀先人,并祈求水官排忧解难。

    在这些祭拜祈福活动中,胶东的百姓尤其虔诚。

    毕竟胶东一直是个多灾多难的行省。

    天行元年,莱州府崂山附近的几座村庄居民全部被屠,无一生还,凶手至今下落不明。

    而在天行八年到天行十一年期间,青州府区域又发生了一场大旱。

    整整三年,滴雨不降,稻田干涸,民不聊生。

    待到胶东百姓好不容易从旱灾中缓过神来,九婴蛇妖又开始四处为害,搞得无数民众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在天灾与恶鬼的面前,凡人毫无抵抗能力。

    所以他们才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仙身上。

    不过,对于顾旭来说,十月十五日这天意味着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神机营“论道之境”的开启。

    他的晋职考核主考官楚凤歌曾经对他说过,“论道之境”是大齐王朝的圣人级强者们以惊天伟力构建出来的玄妙幻境,能够把远在天南地北的两个修士匹配在一起,进行友好的切磋交流,并根据胜负进行排名。

    每个季度排名靠前的修士,可以获得额外的奖励。

    听说驱魔司总部有很多好东西。

    所以对于这些奖励,顾旭非常期待。

    于是,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顾旭就手握“神机令牌”,盘膝坐在竹席上,闭上眼睛。

    他的意识渐渐地沉入一片黑暗。

    而在他的耳边,则响起一个清冷响亮、雌雄莫辨的声音——

    “欢迎来到论道之境!”

    …………

    与此同时。

    洛京城,驱魔司总部,静修室。

    上官槿正静静坐在一个蒲团上,双眼紧闭,手中紧紧地攥着自己的“神机令牌”,等待着“论道之境”的匹配结果。

    一刻钟后,她的视野中浮现出一行文字——

    【当前“论道之境”暂无其余第四境修士参与匹配。请问阁下是否愿意自封真元,与第二境修士进行比试?】

    上官槿愣了两秒。

    她知道“神机营”目前尚处在筹建阶段,人数还不多。

    但她却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连个同境界的对手都匹配不到。

    这一瞬间,她仿佛体会到了无敌的寂寞。

    “我愿意。”

    她盯着这行文字,不假思索地回应道。

    跟第二境修士切磋,无疑是她占便宜。

    就算她需要自封修为,她也觉得,自己能够凭借手法和经验,轻松压制第二境的菜鸟。

    这一次比试,简直就是白送给她的福利。

    随后,黑暗之中浮现出一座造型古朴的擂台。

    它看上去孤零零的,仿佛飘荡在无垠的星空之中。

    而在擂台旁边的台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刀、剑、匕首、弓弩、纸笔等武器。

    与“温故壶”一样,“论道之境”也是一个只容许神识进入的幻境,修士们是无法把自己的武器从外界带进来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圣人们非常贴心地在幻境中准备了替代品,以供修士们在比试时使用。

    当然,这些兵器只是凡兵俗铁,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属性或效用。

    但拿来切磋,已经足够。

    …………

    此时此刻,上官槿在擂台的侧壁上看见了自己对手的代号——

    “朱雀”。

    “真是个倒霉蛋啊!”她轻捋长发,在心头感叹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