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顾旭花了足足两天两夜的时间,把《赤火真诀》专研更透彻,并按照这门修佛功法的经脉路线,吸聚阴气,淬练真元。在他的确,修佛功法某种程度上与符篆极为十分相似。符篆的笔画排列成相同,便会有相同的效果作用。修佛功法的经脉路径相同,也会不会产生相同属性的真元。这是在他看来,修行功法某种程度上与符篆颇为相似。。...

    顾旭花了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把《赤炎真诀》钻研透彻,并按照这门修行功法的经脉路线,吸纳阴气,淬炼真元。

    在他看来,修行功法某种程度上与符篆颇为相似。

    符篆的笔画排列不同,就会有不同的效果作用。

    修行功法的经脉路径不同,也会产生不同属性的真元。

    这是一个玄妙而危险的过程。

    顾旭必须保证自己全程精神专注,绝不能分心——稍有差错,就会功亏一篑,甚至会被阴气吞噬魂魄。

    修炼《赤炎真诀》的感觉也与修炼《归元诀》不太一样。

    《归元诀》的真元像是山涧中的冰凉泉水——当它在体内流淌时,会给人带来清爽舒畅的感受。

    但《赤炎真诀》的真元却像是滚烫的熔岩,令顾旭感到灼烧般的疼痛。

    对于这样的变化,顾旭起初不太习惯。

    他不得不紧咬牙关忍耐痛苦,脸色也变得格外苍白。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疼痛,甚至还从疼痛中体会到令人愉悦的成就感。

    就好比前世去健身房撸铁。

    尽管训练后常常浑身酸痛。

    但他也会因此产生“我正在变成肌肉猛男”的快乐错觉。

    “凡是杀不死我的痛苦,必将使我更加强大。”他在脑海中反复给自己心理暗示。

    时间静悄悄地流逝。

    清凉的微风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

    不知不觉,东方的天际露出淡淡的鱼肚白。

    又到了新一天的黎明。

    …………

    顾旭家的宅院,位于沂水县平安巷十七号。

    而在他家隔壁的平安巷十六号,住着一个姓梁的秀才和他的妻子儿女。

    这天清晨,梁秀才与往常一样,被刚满周岁的儿子的哭声吵醒。

    “唉,这该死的臭小子估计又尿床了。”

    梁秀才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心情烦闷地想道。

    梁秀才家境清贫,没钱请仆人。

    而他的妻子最近也卧病在床、体虚无力。

    因此,梁秀才在苦读经书之余,被迫成为“奶爸”,承担起照顾婴儿的责任。

    这使得他每一天都心力憔悴。

    就在这个时候,梁秀才突然注意到,卧室火炉里的木炭已经烧完了。

    今天的日期是十月十七。

    十多天前,就已经立冬,天气日渐寒冷。

    梁秀才不是修行者,无法利用真元来抵御严寒。

    火炉与棉袄,是他冬天赖以生存的命根子。

    然而此时此刻,在炭火烧尽的情况下,梁秀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气温突如其来转暖,令他颇感诧异。

    仿佛酷寒的冬季已经过去,温暖宜人的春天提前到来。

    梁秀才并不知道气温为何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

    但他非常喜欢这暖意融融的感觉——

    因为这意味着,他能够减少木炭的消耗,节约不少银子,给妻子买些草药,给孩子买一些糖果。

    “这是上苍同情我的悲惨生活,特意赐予我一个温暖的冬天吗?”梁秀才抬头望着天空,默默地在心中感慨道。

    …………

    不仅仅是梁秀才。

    这一天,几乎所有住在平安巷的百姓,都感受到了天气的突然变暖。

    他们并不知道,这是顾旭刚刚修成《赤炎真诀》后,真元气息向外扩散所导致的结果。

    他们只以为,这是九天之上的神仙体恤他们的艰苦生活,特意在这寒冷的日子里给他们送来温暖。

    于是,他们纷纷在上苍的神位面前献上供品,烧香祭拜,虔诚地感谢上苍的赐福……

    …………

    当清晨的太阳爬上树梢后,顾旭终于睁开眼睛,结束修炼。

    时小寒之前送他的“长明丹”,他已经全部用尽。

    如果他要继续修炼,他必须得再去驱魔司衙门接任务,赚取功勋,兑换新的丹药。

    在这个氪金才能变强的世界里,贫穷严重限制了他的修炼速度。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随后他缓缓起身,走到房间侧边的铜镜前。

    镜子倒映出少年瘦弱的身躯,标致的五官,以及隽秀的面庞。

    鼻梁高挺,眉毛浓密,目光清冽。

    或许是因为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或许是因为长期的凝神思索,他脸上的稚气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渐渐褪去,棱角悄然显现出来。

    此时此刻,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在他的身体内有强大的力量在涌动——仿佛流淌在他血管中的,不是血液,而是奔腾咆哮的炙热岩浆。

    他伸出一根手指,从铜镜光滑的表面上轻轻划过。

    铜镜表面上凡是被他触碰到的地方,都迅速凹陷、变软,冒着金色的火星,熔化作橙红色的、缓慢流淌的液体。

    乍一眼看上去,有点像在烈日下渐渐融化的巧克力。

    但顾旭知道,这块“巧克力”的温度高达上千摄氏度——凡人如果触碰到它,会被瞬间烧伤,并留下难以愈合的疤痕。

    “中品功法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看到这样一幕,顾旭不禁在心头感慨道,“也不知传说中那些上品功法,又有何等强大的效用。”

    此时他又一次深深体会到,寒门修士与门阀子弟在修行资源上的巨大差距。

    他目前努力追求的一切,或许只是别人的起跑线罢了。

    片刻后,他收回右手。

    铜镜上流淌的液体瞬间凝固。

    这时,他望着凹凸不平的镜面,突然之间有些心疼——

    毕竟这是他自己花钱买的镜子。

    “唉,冲动了。”他轻轻摇了摇头。

    还好他是个修行者。

    修好一面镜子,对他来说难度不大。

    想到这里,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符纸,将其贴在铜镜上。

    铜镜表面瞬间恢复得光滑如初。

    …………

    “实验时间:天行二十三年十月十七;

    “实验内容:初次测试中品功法《赤炎真诀》的威力;

    “实验工具:一面铜镜;

    “实验结论:通过《赤炎真诀》修炼出来的真元具备一千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可以瞬间使铜熔化;

    “备注:以后在家修炼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千万不能把自家房子烧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