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几分钟后,顾旭穿上“玄冥服”,戴上乌纱帽,回到了沂水县驱魔司衙门。他的丹药了耗光。的话他要再次修练,就要接新的任务,挣取功勋,可兑换丹药。便他回到了任务公告栏处。自从他成功进行提职考核、成了驱魔司八品经历过后,他毫无疑问能接触到到难度更高、奖他的丹药已经耗尽。。...

    几分钟后,顾旭穿上“七曜服”,戴上乌纱帽,来到了沂水县驱魔司衙门。

    他的丹药已经耗尽。

    如果他要继续修炼,就必须接新的任务,赚取功勋,兑换丹药。

    于是他来到了任务公告栏处。

    自从他成功通过晋职考核、成为驱魔司八品经历后,他无疑能够接触到难度更高、奖励更加丰厚的任务。

    现在,奖励低于一百功勋的任务他已经瞧不上眼了。

    他的目光主要落在奖励两百功勋以上的任务上——这种级别的任务,他以前必须得抱住时小寒的大腿,才能够蹭到。

    但现在,他已经拥有了独立执行的能力。

    很快,一条奖励三百功勋的任务吸引了顾旭的注意力:

    “沂水县寻柳街附近阴气浓郁,疑似有人被鬼祟附身。请尽快查明情况,并处理涉案鬼物。”

    “寻柳街?那不是沂水县的商业区吗?怎么连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都会出现鬼怪?”顾旭对此感到有些奇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

    顾旭觉得,这个任务肯定不会像公告栏上描述的这么简单。

    不过,三百功勋的奖励对他来说太具诱惑力。

    这使得他忍不住从衣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三枚铜钱,连续抛起六次,熟练地利用“六爻占卜法”,尝试预测这个任务的凶吉。

    结果是“震上离下”,乃“雷火丰”之卦。

    按照他记忆中的解释,“丰”是盛大的意思,本应是个吉兆,但是盛极必衰,丰盛中也藏着隐忧,需要格外小心谨慎。

    于是顾旭犹豫了。

    他虽然很馋这三百功勋功勋,但并不想把自己置身险境——哪怕他只有很小的可能性会遭遇危险。

    正当他凝神思索之际,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轻灵悦耳的声音——

    “顾旭,你今天终于肯来衙门了!”

    顾旭抬起头,一眼便看到时小寒那娇小玲珑的身影。

    她正从屋内笑嘻嘻地朝他走来。

    尽管她背着沉重的“昆吾刀”,但走起路来却格外轻盈,一蹦一跳地,像是一只愉快觅食的小麻雀。

    在阳光的照耀下,她白皙的面庞泛着莹润的光泽,仿佛白瓷一般光滑清透。

    “时女侠,几天不见,我以为你已经去闭关破境了。”顾旭看着她那张笑靥如花的鹅蛋脸,微笑着说道。

    “陈大人还没有回来,我现在还没法申请进入‘明志堂’,”时小寒耸了耸肩,回应道,“另外,突破第三境‘奈何桥’要比我想象中困难许多,我现在还有些没有头绪。”

    “你很希望在破境的时候获得一个强大的神通吗?”顾旭通读修行典籍,很轻松地就猜到了她遇到的烦恼。

    “没错,”时小寒点了点头,“我家族中的长辈们在修行笔记中写过,‘神通是精神意志的体现,也是每个人的神魂在绝境中绽放出的花‘。

    “他们说,想要觉醒神通,不仅需要天赋异禀、意志坚定,还需要强烈的情绪刺激。

    “可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去寻找所谓的强烈情绪刺激,总不能找个借口去跟我父亲吵一架吧……

    “顾旭,我知道你读过很多书。对于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思路吗?”

    顾旭思索片刻,回答道:“比如……你在历经艰难险阻之后,完成了一个奖励丰厚的任务,体会到强烈的成就感?”

    “你这家伙,果然满脑子都是任务和奖励——还有什么别的建议吗?”

    “比如一夜暴富?”

    “我对钱不感兴趣。你再想一个。”

    “那我再想想啊……假如你满怀期待地来到飘香楼,想要美餐一顿,品尝那里的糖醋鲤鱼和黄焖鸡,却意外地发现飘香楼倒闭了,老板带着老板娘连夜卷钱跑路……”

    听到他这话,时小寒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代入感实在太强,她已经开始生气了。

    “那我宁可不破境了!”她撅起嘴,忿忿地握紧拳头,宛若一只炸毛的雏鸟。

    看到她这模样,顾旭心头不自觉地萌生出一种冲动,想要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脑袋,像撸猫一样把她微乱的鬓发理顺。

    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这个念头。

    时小寒的身高大约只有一米五。

    她一直为此深感苦恼。

    她很害怕被人摸了脑袋后,自己更长不高了。

    因此,凡是想摸她脑袋的人,比如崔天佑,比如时家大宅的管家,都挨过她的一顿毒打。

    顾旭是个珍爱生命的人。他可不敢以身涉险。

    …………

    “对了,顾旭,你现在是不是打算接个新的任务?”片刻后,时小寒看着前方的公告栏,向顾旭问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最近好几天没有杀鬼,我背上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顾旭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好呀!”他不假思索地笑道。

    刚才的占卜结果告诉他,这个任务或许存在一些隐忧。

    但是,如果有时小寒这个几乎半只脚踏入第三境的修行者一同前去,就算面对突发的危机,他心头也能多几分底气。

    听到他的话,时小寒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容。

    她踮起脚尖,伸手拍了拍顾旭的肩膀:“我知道你现在很缺功勋。这一回,奖励全部算你的,我就不跟你平分了。”

    顾旭心头一暖,但嘴上仍硬气地说:“但我也不能让你白干活啊……”

    “任务结束后,你再带我去你家吃顿饭就行!”时小寒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摸着下巴,颇有大姐大风范地说道。

    只可惜,由于身高的缘故,她这个姿势看上去并不显威风,只显得可爱。

    “那好吧。”顾旭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

    于是,两人当即便离开驱魔司,沿着青石板铺成的街道,肩并肩朝着任务的目的地——寻柳街走去。

    行走的过程中,时小寒看似抬头挺胸、正视前方,实际上却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向身边少年俊朗的侧颜——

    清晨的阳光给他面庞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使他看上去比以往更加耀眼夺目。

    不过,一旦顾旭有转过头来看她的迹象,她就会立即收回目光,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甚至有些冷酷的样子。

    “小寒,你今天好像很开心啊!”顾旭突然开口道。

    “没有啊!”时小寒立即否认,“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我看你走路一蹦一跳,也不低头看看脚下。马上就要踩到马粪,你都没有发现。”

    “啊——”

    听到他的话,时小寒低头一看,顿时发出一声惊叫。

    只见她那精致干净的绣鞋,距离一堆臭哄哄的马粪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

    她立即吓得把脚收了回来。

    “顾旭,你竟然不早点提醒我!”

    “我以为,时女侠作为第二境修士,凭借你强大的神识,应该早发现了——”

    “——不许笑!”

    “我没笑,我没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