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此刻适逢辰时,恰恰太阳万道、天地间一片黑暗的时刻。虽然随之而来着“跳神”仪式的通过,在这零乱无序的鼓声之中,寻柳街附近区域竟不知不觉地腾起起灰黑色的雾霭,变的昏黄而朦朦胧胧。放佛夜幕提早降临到。过了一会儿,那昏倒的少妇突然伸出手扶着香案,缓缓地从地上爬起但是伴随着“跳神”仪式的进行,在这凌乱无序的鼓声之中,寻柳街附近区域竟不知不觉地升腾起灰黑色的雾霭,变得昏暗而朦胧。。...

    此刻恰逢辰时,正是太阳当空、天地间一片光明的时刻。

    但是伴随着“跳神”仪式的进行,在这凌乱无序的鼓声之中,寻柳街附近区域竟不知不觉地升腾起灰黑色的雾霭,变得昏暗而朦胧。

    仿佛夜幕提前降临。

    过了一会儿,那晕倒的少妇突然伸手扶着香案,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她的动作格外僵硬,像是一个在床上瘫痪多年的病人,大病初愈后艰难地下床行走。

    她的脸上毫无血色,宛如一具冰冷的死尸。

    而她的眼睛——不论是眼珠还是眼白,都统统变成了黯淡无光的黑色,仿佛苍白大理石上两个深深凹陷的窟窿。

    “这就是老祖宗亡魂附身的模样吗?”

    看到这诡异的场景,周围人都感到有些紧张,不由自主心弦紧绷。

    他们举行“跳神”仪式的目的,是为了请回祖宗亡灵。

    可是少妇此时的模样,看上去更像是吃人的恶鬼。

    有一个小孩甚至忍不住开口问道:“爹爹,伯母的样子看上去好可怕……”

    被称作“爹爹”的男人也被吓得冒出一身冷汗。

    但他深吸一口气,仍然故作淡定地安慰儿子道:“乖,别害怕,那只是老祖宗借助你伯母的身体重新返回人间,跟我们这些子孙后代见个面。”

    “可是,爹爹,老祖宗的眼神好吓人,我感觉她想吃了我……”小孩依旧脸色惨白,躲到自己父亲的身后,不敢再看香案旁边的少妇。

    “休要对祖宗不敬。”男人紧紧握住儿子的手。

    这时候,被亡灵附体的少妇抬起头来,环视四周。

    “狗蛋,在吗?”她用冷冰冰的口吻问道。

    狗蛋?

    谁是狗蛋?

    在场众人都一脸茫然。

    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身穿棉袍的老人向前一步,在少妇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老祖宗,我就是狗蛋。”

    白发老人名叫白擎宇,是这个家族的族长——他辈分极高,颇具威望,平日里在族中说一不二,没有人敢冒犯他。

    可众人都万万没想到,族长大人竟然有一个叫做“狗蛋”的乳名!

    于是这一瞬间,在众人的心目中,族长大人威风凛凛的人设崩塌了。

    “囡囡也在这里吗?”少妇又用淡漠的口吻接着问道。

    一个身披鹤氅、面目端庄的老太太也朝前一步,低头躬身道:“囡囡见过老祖宗。”

    老太太是这个家族的主母,也是被附身少妇的婆婆。

    别看她平日里笑容慈祥、和和气气,但家庭地位却很高,不仅掌管着家族中的财政大权,有时就连族长白擎宇也要惧她三分。

    然而此时此刻,面对被召唤回来的祖宗亡魂,她也变成了一个低眉顺眼的晚辈。

    …………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少妇把族中老人的乳名统统喊了一遍。

    平日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在她面前都全部以晚辈自居,表现得毕恭毕敬。

    与此同时,众人心中畏惧的情绪也渐渐消散了——

    既然“少妇”能够轻轻松松地喊出族中老人们鲜为人知的乳名,那么这显然证明,附身在少妇身上的,确确实实是老祖宗的灵魂,而不是什么邪魔鬼祟。

    想到这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陆陆续续地走到“少妇”地面前,朝她躬身行礼,向她问长问短。

    “少妇”用沙哑冷漠的嗓音,一一作答。

    好一副祖孙和睦、其乐融融的景象!

    同时众人也惊讶地发现,就算面对再棘手的问题,“少妇”也能轻松解答,说出他们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这就是老祖宗的智慧吗?”他们情不自禁地暗暗感慨道。

    唯有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孩,仍然蜷缩在自己父亲的背后,迟迟不敢上前去见“老祖宗”。

    他总觉得,“老祖宗”看向众人的眼神,像是在看满满一餐桌的美味佳肴。

    …………

    几分钟后,变故发生了。

    “少妇”突然注意到小男孩那充满恐惧与怀疑的眼神。

    于是她伸手指着男孩,嗓音嘶哑地说道:“他对我不敬。”

    小男孩的父亲立即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说道:“小孩子不懂事,希望老祖宗谅解。”

    “让他来我的面前。”“少妇”面无表情地说道。

    小男孩打了个哆嗦,又往后退了几步。

    “少妇”的脸上终于有了淡淡的怒意。

    她动作僵硬地抬起双手。

    从这一刻起,她的手臂开始不断变长,由血肉之躯变成植物枝干,枝干上又长出层层叠叠的绿叶,像两条墨绿色的毒蛇,朝着小男孩的脖颈延伸而去。

    在她的脚下,也迅速生长出交错纵横的树根,刺破坚实的青石板路面,如同无数条蠕动的蚯蚓,试图缠住小男孩的双足。

    而在她苍白的脸颊上、鼻尖上、眼睛里、耳朵里,则长出一片片白色的花瓣,花瓣中间又长出一簇簇娇嫩的淡黄色花蕊。

    每一朵小白花,都像是一张小嘴。

    花瓣为唇,花蕊为齿,花蜜为涎。

    隐隐约约间,众人仿佛能听见这些张开的小嘴在齐声哀鸣。

    “饿……”

    “她不是老祖宗!”有人惊恐万分地喊道,“她是妖怪!”

    但现在才发现异状,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小男孩已经被枝条完完全全缠住,随即被拎到半空中,眼看就要变成这树妖的腹中美餐。

    男孩的父亲踉跄上前,试图阻止树妖吃掉自己的儿子,却被一根枝条直接贯穿肩膀,鲜血汩汩流下。

    毫无反抗之力。

    在场众人瞬间陷入绝望之中。

    这就是凡人在妖魔鬼怪面前的现状。

    仿佛鱼肉面对刀俎,羔羊遇上恶狼。

    …………

    与此同时。

    在树妖现出原型的瞬间,顾旭凭借强大的神识感知,捕捉到远处一阵突然爆发的阴煞气息。

    仿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突然亮起了一盏指路的明灯。

    “我知道鬼怪在哪里了,”他对身边的时小寒说道,“快跟我来。”

    说罢,他便使用最近刚学会的“流星走月”身法,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时小寒看着他留下的残影,愣了一秒。

    “顾旭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