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虽然顾旭很顺利地地就完成4了这个杀鬼任务,虽然他的心头依然不存在一些疑虑。因为昨天早晨,他在卜卦中可以得到了“雷火丰”的卦象。“丰”乃盛大之意,但盛极必衰,失败的背后也暗藏玄机隐忧。这个任务中的隐忧,到底是什么呢?顾旭迅速就想起了答案。“昨天我彻底消灭了这槐因为今天早上,他在占卜中得到了“雷火丰”的卦象。。...

    虽然顾旭很顺利地就完成了这个杀鬼任务,但是他的心头仍然存在一些疑虑。

    因为今天早上,他在占卜中得到了“雷火丰”的卦象。

    “丰”乃盛大之意,但盛极必衰,成功的背后也暗藏隐忧。

    这个任务中的隐忧,究竟是什么呢?

    顾旭很快就想到了答案。

    “今天我消灭了这槐树树妖的一缕分魂,想必已经引起了它本体的注意,”顾旭在心头暗暗道,“它的本体可是货真价实的‘恶灵’级鬼怪。如果它想要报复我,以我现在的实力,跟它正面抗衡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我必须得抓紧时间修炼,尽快提升修为才行。”

    …………

    大约一刻钟后,顾旭和时小寒啃完了手中的冰糖葫芦,重新回到了驱魔司衙门。

    这时,看守大门的衙役告诉顾旭,沂水驱魔司知事陈济生已经办完事情,回到这里。

    “陈大人终于回来了?”顾旭心头暗暗惊喜。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陈济生基本上每天都在衙门里起早贪黑处理公务,很少离开。

    顾旭只要在修行过程中遇到困难,随时都可以在衙门大堂找到陈济生,向他请教。

    虽然顾旭熟读各类典籍,通晓理论知识。

    但常言“纸上得来终觉浅”。

    在实践中,他总会碰到些书本上没有提及的问题。

    而陈济生作为经验丰富的“过来人”,则能够及时地为顾旭答疑解惑。

    另外,每一次任务结束后,陈济生都会带领下属们进行“复盘”,指出下属们在任务过程中犯下的错误和疏漏之处。

    这也使得顾旭养成了严谨缜密的习惯,很少会被鬼怪们的阴招坑到。

    可以说,两人现在的关系,不是师徒,胜似师徒。

    正因如此,这几天陈济生突然离开衙门,令顾旭感到有些不太习惯。

    …………

    随后,顾旭和时小寒走进大堂,来到陈济生的身边。

    顾旭解下身上的玉佩,放在书桌上,准备汇报任务的完成情况。

    然而就在这时候,凭借强大的神识感知能力,顾旭意外地发现,陈济生身上的气息和以前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如果说陈济生以前的给他的感觉,是端庄严肃、不怒自威;

    那么现在,则若渊渟岳峙、静水流深。

    收敛了气势,多了些深沉。

    “陈大人,恭喜您突破第四境!”顾旭微微颔首,真诚地向自己的上司祝贺道。

    陈济生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最近修过强化神识的法术?”

    “陈大人果然明察秋毫!”顾旭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早就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在我面前拍马屁。我不吃这一套。”陈济生微微皱眉,佯装不满,但说话的语气中却不可避免地流露出骄傲的情绪。

    此时此刻,陈济生同样也能看得出来,顾旭现在的真元气息比以前浑厚了不少,显然已经走过生死天堑“鬼门关”,踏上蜿蜒曲折的“黄泉路”。

    不到一年,就从凡人变成第二境修士——

    顾旭这破境的速度,只能用“离谱”来形容。

    “晋入第二境,感觉如何?”沉默片刻后,陈济生接着问。

    “还不错,”顾旭微微笑道,“我现在感觉,自己身体内有着几乎用不完的真元,可以随意挥霍——不会再像第一境时那样,画完几张符,整个人就被掏空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会儿,又好奇地向陈济生问道:“陈大人,突破第四境又是怎样的感受?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顾旭以前在书籍里读到过,修行的第四个境界叫做【望乡台】。

    有诗云:“一天不吃人间饭,两天就过阴阳界,三天到达望乡台,望见亲人哭哀哀。”

    望乡台位于忘川彼岸,是一座供鬼魂眺望阳间亲人的高台。

    在神话传说中,逝去的亡魂在走过奈何桥后,尽管鬼卒严催怒斥,他们仍会坚持强登望乡台,最后遥望家乡一眼,大哭一声,才肯死心塌地前往阴曹地府。

    而对于修行者来说,在【望乡台】境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回首自己的初心。

    据说,望乡台之后的道路,弥漫着阴寒之雾。

    当修行者在超凡道路上愈行愈远,他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失去属于凡人的情感,被这个世界阴寒冷漠的本质所同化。

    这时候,他们就需要找到自己的凡心,作为锚点,避免自己在今后的道路上迷失方向。

    “不愧是你,顾旭,才刚刚晋入第二境,就在想着第四境的事情,”陈济生呵呵一笑,“我应该说你好高骛远,还是该说你有志气?”

    “我只是想早做准备。”顾旭脸上露出一丝乖巧的笑容。

    “你以前或许已经在书里读到过,第四境修士可以选择一件本命物,温养在自己的丹田之中——可以是刀,可以是剑,可以是任何形式的武器,”陈济生回答道,“本命物就像修士身体的一部分,可以用意念来直接控制它。

    “它会随着修士的修为增长而不断变强——一件下品法宝,经过修士长时间的温养锤炼后,可能会变成中品乃至于上品的法宝。

    “但与此同时,一旦本命物被摧毁,修士的修为也会大幅下跌,甚至可能影响到根基。”

    “陈大人,那些能够御剑飞行的剑修,依靠的就是本命物吗?”顾旭询问道。

    他想起了不久前足踏飞剑御风而行的楚凤歌。

    晋职考核那天,楚凤歌高呼一声“剑来”,就有一把剑凭空飞到了他的面前,载着他瞬间飞行数百里——想必只有温养在丹田中的本命剑,才能达到这种逼格拉满的效果。

    “没错。”听到顾旭的问题,陈济生一边回答,一边抬起右手。

    眨眼之间,一柄造型朴素的长剑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

    顾旭认出,这把剑就是陈济生以前寸步不离挂在腰上的佩剑。

    它没有华丽的装饰,看上去有些陈旧钝重,剑锋上还隐约能窥见一些锈迹。

    “它的名字叫做‘无愧’,原本是我的老上司郑誉郑大人的本命物,”陈济生轻叹一声,介绍道,“八年前,郑大人在‘九婴之祸’中为救几个孩童不幸牺牲后,这把剑就被留给了我。”

评论
评论内容: